第一百六十四章

      屋里就娜乌一人,不过门外还站着几个青幻的手下。苏紫没什么表情的看了看乌娜,便把眼转开了,倒也没想要告她的黑状。这一转头,便见着摆了一桌的菜肴,有鱼有肉,墨眸刷地一亮,顿觉饥肠辘辘。
    哪能不饿啊。原本便无肉不欢的她,连着啃了好几天的干粮,现在光闻着这肉香都觉得人生好幸福。
    苏紫在桌边坐了下来,先夹了一大块牛肉塞进嘴里,边嚼边听着青幻在她身后吩咐着什么。只听她语调平平的说道:“适才暗算我们之人并非单独行事,城中尚潜伏有通异能之人,把那些人找出来,查清楚是受何人指使。”
    “是。”娜乌应了一声,低声又请示道:“主子,那广场那边?”
    “让小妮处理,下去吧。”青幻不欲多说,简单吩咐了两句后,挥退属下。
    绕到苏紫身边坐下,见她吃的津津有味,青幻微微一笑,执了筷子帮她剔起鱼骨来。
    “阿紫,在想什么?”
    苏紫看了看她,忍不住疑惑地问道:“青幻,今晚我们难道就在这里过夜吗?不走了?”这里离广场也就几条街,刚才闹的那么厉害,如果那些人闯过来怎么办?
    “嗯。睡一宿,明日再走。”青幻柔柔的看着她,像是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阿紫,幻在这里,这些小事用不着你操心。”
    苏紫眨巴几下眼,随后用力的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说出这句话时,苏紫才真正觉得安心。是呀,青幻来了,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交由青幻去处理,这种感觉真好。
    彻底放松下来,她甜甜一笑,埋头专心致致的吃起饭来。
    此时约莫子时,早已过了晚膳时点,担心苏紫吃多了积食,青幻陪着她吃了些,又喂了她一小碗蛋羹,便命人将饭菜撤了下去。这客栈里都是她的人,确切的说整条街都被严密封锁,四下里很是安静。青幻出去与属下交谈了一会儿,再推门而入时,没见着苏紫的身影。再一瞧,人已进了里屋摸上了榻,裹着被子蜷缩在床榻里侧昏昏欲睡。
    只见她的两只布鞋一左一右甩的离榻老远,许是觉得自己脏,苏紫连巫衣都没脱,一起裹在身上,像只蚕蛹一般缩在被子里只露了个头顶出来。青幻立在床头看了她一会,俯下身来轻唤道:“阿紫,醒醒,你几天没洗过身子,漱洗过再睡。”
    “困,不洗了,明儿洗。”苏紫实在撑不开眼,困乏的紧。
    青幻亦知她连日奔波,身心俱疲,毕竟她跟踪了她多日,这丫头连睡觉都带着一分警醒,她只得每晚远远地守着。不过,想到小丫头身上属实太脏了,这么睡定然也不舒服,青幻干脆掀开她的被子将她打横抱起:“那你睡吧,我抱你去洗。”
    命人送上热水毛巾等物后,青幻走入屏风后。
    与从前苏紫无知无觉不同,这次青幻并没有压抑她的神智。
    坐在浴桶旁的一个小凳子上,青幻把苏紫置在膝上,不紧不慢的褪起她的衣物来。
    房间里安安静静,雾气氤氲,虽然苏紫身上只穿了一件束胸和一条薄薄的细麻裙,在青幻解开时还是发出些西西索索的声音。
    这点丝微的声响钻入耳中,苏紫迷迷蒙蒙地脑子被动的慢慢清醒了过来,只觉一股熟悉的清幽兰香弥散在自己的鼻息之间,胸口有点凉。
    虽不曾睁开眼,她的脸蛋却迅速浮出一片嫣红,心怦怦的跳得飞快,立刻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但她没有想要阻止,毕竟,早就有此打算。
    青幻的旧疾不能再拖,即使没有这层因素在内,对青幻,她自问,其实早已情动难抑。
    喜欢她,喜欢青幻,她也想要她——
    就在苏紫为今晚可以预见的火热缠绵做着心理建设时,忽然间,青幻手中的动作一顿,发出一声轻轻地:“咦?”
    蓝眸惊异的打量着她白嫩的大腿间,那小小的白色布料,青幻眨了眨眼,指尖在布料的边缘来回磨蹭。
    苏紫虚睁了一条缝,见她对着自己自制的内裤打量个不休,不由又羞又窘,索性眼睛一闭装死到底。
    可她指尖碰着的地方是敏感地带,再加上苏紫因为紧张,小腹绷的紧紧的,那来自肌肉的紧张和颤抖,便悉数传达给了青幻。
    研究了一会,红唇扬起一抹笑意,抬头看了看她。见她抿着下唇,长长地睫毛不停的扑闪着,小脸上分明是一片羞红,却又强装未曾醒来。这种害羞和怯意,令她看起来十分可口,青幻笑意更浓,喉头艰难地吞咽一下,扯起小裤头,慢慢地、慢慢地滑了下了去。
    感觉到温热的水流漫过肩头,苏紫那张红的快滴血的小脸才算找到了地方躲藏。她朝水里沉了沉,却很快被青幻拎出了水面,让她背靠着桶沿,勺水为她清洗起秀发来。
    苏紫的脸一直滚烫滚烫的,心情也在紧张和期待中徘徊,不过,水温很蒸人,加之又有人悉心伺候,头皮被按揉的很舒服,不知不觉中,她居然又有些恹恹欲睡了。
    这时,哗啦啦的水花声响起,青幻往桶里添加了热水,一双纤纤素手落到她身上,从纤细的粉颈间一点点揉搓着往下摩挲,直到抵达软绵绵的腰腹,再细致的来回搓洗起来。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侵略气息,迅速充斥在狭小的耳房里。
    苏紫刚刚养出的瞌睡虫咻的一下全被惊跑了,她还以为青幻不会在浴间
    心跳骤然加快,那双手来到了腋下,将她往上提了提,便顺着肋间往身前搓去。水波轻漾中,灼热的呼吸打在她的侧脸,耳畔边,细柔的发丝垂了下来,被水润湿粘在肌肤上轻扫,让人浑身酥软的气息正全方位将她围绕,犹如一张密密实实的网般牢牢笼罩着她,苏紫觉得呼吸有点艰难。
    这般浓郁的信息素,鬼都知道身后的人已是彻底情动,可那双手却谨守本分,仅仅绕着她胸前起伏的丰盈打转,偏不肯碰上一碰。
    苏紫是真的有被气到。为青幻此时此刻尚且保持着理智,努力克制着自己给逼出了一分恼意。在第N次感觉到那轻柔的指尖将将要避开,从中间抚上去时,她不怕死的侧了下身子,将胸前的小白兔主动送入了青幻的手心。
    “呃”一声短促的低吟在屋里响起,却是出自青幻。
    小小的笋尖顶在掌心,入手的饱满弹性令她脑子里嗡地一声,一股热血上涌,前一刻想要挑逗小丫头或仅存的一丝自制力就此荡然无存。
    青幻有些急切的揉捏了两下,感觉到手心那美好的触感后,便放轻了力气,小心翼翼的将送上门的雪球儿捧在掌中缓缓怜爱,另一只手也不甘示弱的覆上另一边,头微微侧过,贴上了粉颊轻轻啄吻起来。
    苏紫被刺激的难耐的动了动身子,没办法再继续装睡下去。青幻那难以忽视的抚触就在乳尖细细撩拨,激烈的求爱信息已令她浑身发软,又热又胀的感觉从后颈传来,她往后缩了缩身子,溺爱的亲吻便落在了光洁的肩头。
    经山洞中那一夜,对千旋的遗憾让苏紫痛定思痛,她希望青幻好好的,也害怕若是今后两人再度分开,为此,今夜得把握机会,无论青幻想做什么她都会尽量积极的配合。
    可青幻的手法也太折磨人了
    苏紫只觉自己胸前两边的尖端都被轻微的拉扯捻转,那缕缕酥麻的感觉,刺激的身下某个地方不住的收缩,还有那时不时溢出口的娇吟,自己听着都颇觉羞燥。
    “阿紫,可以吗?”伴随着耳畔的低语,苏紫如畏惧般的全身肌肉紧绷了一下。青幻已一手滑到了两腿之间,指尖轻蔓的从中滑过,水波轻漾中,寻到了她的最敏感处,按压了下去。
    苏紫倏然睁开眼,腰肢往前弓挺,脱口便是断断续续的娇吟:“青啊青幻呃啊~~”
    “阿紫,幻忍不住了,好想要”青幻唔哝的低喃,似撒娇,又似倍受煎熬般滋沉沙哑。
    你——
    你要就要啊!还问她做什么?!
    “呃~唔给青幻”
    我同意了!我同意了!苏紫咬牙在心里咆哮,只得勉强抽回一丝清明来回应。水面下的指掌,正轻蹭慢捻细细折腾,忽尔又似拨弄琴弦般轻挑,整个身子已随着她弹奏的频率难耐的颤动着。
    “阿紫”青幻的喘息声愈发粗重,往后撤了撤,偏过头埋进她颈窝。
    后颈的小肉球,被暖暖的舌尖蜻蜓点水般舔舐一口,苏紫猛地一抖,像被电流穿过全身,霎时软的险些滑进了水里。
    “呃~!”身体被青幻扶住,苏紫立刻挣扎着坐直,飞快的转身双手勾住她的脖梗,呜咽着说道:“青幻,别闹了你快些……”
    不是正要那个嘛。
    青幻低头看着她,口中促催,身子却又闪躲,心口不一的小家伙。
    忍不住扬起一抹轻笑,想逗逗她:“阿紫,你看。”
    看?看什么?
    苏紫眨眨眼,慢半拍的低下头,傻乎乎地寻着青幻的目光看向浴桶中。
    屋内的烛火微暗,雾气氤氲,本应瞧不清楚的木桶内却似安装了一组水下照明灯般,晕化着一片淡淡的柔光。那柔光环绕着她娇裸的胴体,且不论是沉在水中的腰身、双腿,还是半掩于水面上的小胸脯,皆被那神赐的光晕映照的一清二楚!
    这,这神光怎么还在?
    月神的赐福不应该是她答应和青幻在一起后,就该消失吗?
    然而比苏紫的疑惑更过份的是,以她此时侧身半坐在桶中的姿态,视线一往下望去,便堪堪对上在她腿间使坏的纤长指掌。虽然垂落的发丝遮挡了一点点视线,但不妨碍她看清那玉指正分开她的花瓣,准确的揪住同样发着光的小小蒂核,轻轻的旋转逗弄。
    靠,还要不要人活?!
    被眼前的画面刺激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苏紫狠狠地哆嗦了一下,顿时惊羞的欲并腿起身。可这一动之下才发觉,身体居然不听使唤?不仅无法站起,她连抬头都做不到!
    束缚术?青幻对她施了束缚术?!
    苏紫难以置信,感觉到青幻将她双手拉下,从背后一手环过她的腰身,微微提起,另一手故意的在她大睁眸子的注视下,于双腿之间一再来回地研磨挑逗。
    “阿紫,乖,别怕。你看,它好漂亮。别闭眼,好好看着,幻是怎么要你的。”
    听到青幻的话语和来自身下的刺激,苏紫闭紧双眼烧的全身绯红,哪里还敢再看:“不要~青幻,我不要这样~~”太坏了她!
    “为何?阿紫是不想要幻吗?”青幻故作失望地问了一句,柔唇含住了她的耳廓。
    “嗯不是嗯”为什么大人们都有那么强烈的掌控欲?连一向温柔的青幻也不例外!苏紫躲又躲不开,恼又恼不起来,只能认命的任凭她摆布。感觉到腿间的指掌专挑着最敏感的地方打圈圈,快感已是无可抗拒的袭来。
    忽然间,脸颊被一只手抬起,双唇霎时被对方深深吻住。
    这一吻可谓尽释了彼此浓烈的思念,在青幻稍稍后彻时,苏紫甚至意犹未尽的想追过去,尝不够青幻的唇瓣,好香好软好甜,迷茫的眼望着面前那双灿亮的惊人的湛蓝眸子,丝毫没意识到接下来的危险。
    “放松点,阿紫。”将苏紫揽坐在浴桶边沿,调整了下姿势后,青幻在她胸前可爱的小兔上揉了揉,便毫不犹豫地低头含住了她后颈那散发着浓郁甜蜜的腺口。
    一股激烈的占有信息素陡然冲了进来,迅速填满了她体内的每一处,虽然只是浅度标记却是以一种绝对占有的姿态狂嚣而入,苏紫脑子一空,瞬间便被抛入情欲的浪涛中。
    屋外,夜色正浓。
    屋内,细碎甜腻的呻吟索绕不去。
    两人初次的标记,是在青幻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发生的,每当回忆起来青幻心中总是有着太多的懊恼和自责。
    而这一次,虽然她想要慢慢来,但在这种时候,慢下来,对爵皇而言无疑是种要命的折磨。
    竭力从情欲中拉回了一点理智,青幻分心留意起苏紫的反应。小姑娘大张着双腿低头蜷缩在她怀里,小声的喘气带着她特有的娇媚,身体软的像块棉花般完全依靠着她。
    似是不满甜美嗓音里的那丝压抑,青幻下意识的想要她更加投入——
    转眼间,腰肢上环绕的手臂更紧的勒住,耳中似乎听到沽湫的水声。苏紫忍不住睁开眼,便见到透明的清液自体内潺潺流出,将翻绞勾动的手指整个沁湿,再一滴滴溅入水面,晕出小小的水花。
    低着头避无可避,苏紫只能直愣愣地观赏着青幻一手将自己的花瓣完全撑开,另一手并起叁指,轻柔的反复的拍打起红肿的花核来。不得不说青幻的力度把握的十分精准,轻微的刺痛传来,更多的是心理和生理那令人发疯的羞耻和刺激感。那近乎尖锐的快感猛烈冲刷着她的神经,仅仅轻拍了五六下,一股极致的欢愉便猝然爆发,直冲后脑丘体。
    “啊——”无法控制的,苏紫尖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剧烈的痉挛颤抖起来,许久许久,才变成轻微的哆嗦
    然而,在一轮浅度标记结束后,今夜似乎才拉开序幕。
    放过了那被折磨到红肿的小蒂,青幻徐徐将指尖探入早已湿润到不行的娇软穴口,一边在内轻探摸索着,一边站直身子,托起苏紫慢步走向了床榻。
    被仰放在软软的被褥中,苏紫嘤咛了一声,微微倦缩起身体,显然还未从惊人的欢愉中缓过神来。待眸色清醒了一点时,发觉青幻埋首在曲起的双腿间,灸热的视线近距离的盯着那里,好像想要吻上去
    束缚术不知何时解开的,苏紫瑟缩了一下,气喘嘘嘘的挣扎起身,抗议的推抵着她的肩:“青幻,别,不要你,你还穿着衣服!”
    本来是想叫她不要亲的,苏紫抬头却注意到她衣衫齐整,而自己却一丝不挂,便立刻转移了抗议的焦点。
    青幻愣了下,随之眉眸一弯,笑意熏然。
    她清妩的笑容中满藏情欲的气息,不自觉的便散发出要命的魅惑风情,五官精致,红唇艳艳,苏紫被迷惑的晃了神,冷不丁的一边腿弯被勾住,掌一托,就被分开腿拉坐在了青幻的腿上。
    青幻啄吻着她微张的粉唇,嗓音黯哑的喃喃道:“我要阿紫帮我脱。”
    “啊?”苏紫浑身乏力,闻言却也卯足了力气坐直身,重新振作起精神,曲起腿跪坐在青幻身前,满脑子想着要把青幻也剥光光。
    “阿紫,你体内尚有曦大人的标记。”
    “……?!”苏紫呼吸一顿,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见她睁大眼,青幻又是浅浅一笑,呼吸之气就洒在她的颊边:“有一种药,可以洗去深标印记,只是会有些疼。”
    她的话传入耳中,苏紫的表情一下就僵了,手中扯着脱到一半的兜胸,忘记放下。
    苏紫的心乱了,脑子里回荡的是——如果洗掉标记,她和曦就再无牵扯,也许从今往后就
    下过决心又如何,真到了这时候,让她洗去标记就如同要抢走她最宝贝的东西般,苏紫如何能肯。
    可是……
    是她要求青幻不要去争去抢,是她自己选择了青幻,她应该为自己的决择做出些取舍。
    心里一阵无法言喻的疼痛,疼的那般明显,仿佛要割她的肉一般难受……可是洗去标记也好,逼迫自己断了念想,从此以后便收了心思,好好的和青幻在一起。
    青幻静静的审视着她,蓝眸中没有半点催促或失望,在苏紫心虚犹豫不已地回视下,青幻笑了笑说道:“算了,阿紫体弱,等我找到不会伤身的方子再给你服用。”
    啊?
    近乎下意识的,苏紫轻吁了一口气。看到她这明显的放松,青幻的嘴角又是一扯。
    将眸底复杂的神色掩藏住,青幻压着她躺下,再快手快脚的除去自己的衣物,掀起被褥盖在了两人身上。
    由于间中分了心,苏紫一时半会没那么快尽情的投入到欢爱中去,尽管也张开小嘴回吻着青幻,可指尖下那可爱的花瓣却微微收缩着,甚至原本的粘湿都变得有些干涩起来。
    青幻终于忍不住瞥了她一眼,顶着棉被郁结的说道:“阿紫可真不会隐藏情绪!”
    “我又不想的,还不是怪你。”苏紫嘟起小嘴,心里也委屈,要不是青幻的试探,自己明明开了口的腺体怎么会这么快便偃旗息鼓了。
    但苏紫亦知爵皇之身一旦兴奋起来,要灭火谈何容易,看着那张秀美的容颜上布满了细小的汗珠,不忍她憋的难受,苏紫主动搂住她的腰,放软身子在她身上蹭啊蹭。
    过了会,终于在自己的努力和青幻的挑弄下又蹭出了感觉,甜美的信息素溢出了深度腺口,青幻匆促的吻了吻她,便迫不及待的往被窝里钻。
    苏紫扭动着哼哼了两声,张开腿准备享受千金一刻,思绪渐渐飞散之际,不知不觉间心里盘亘了许久的问题便贸贸然问出了口:“青幻,呃你知道在平城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青幻僵住
    磨了磨后槽牙,满含怨念的声音从被窝里幽幽的飘出:“阿紫想知道什么?”
    她最想知道的不外乎是千旋的消息咯……
    苏紫有点过意不去,但话已出口,只有小声的硬着头皮续道:“我听说,平城的战事没有打起来,你知道原因吗?”
    沉默须臾,青幻头一低,把脸埋入她的胸口,勉强说道:“此事说来话长。”
    苏紫掀起被褥,从那隆起的洞口往里瞅,可怜巴巴的说道:“我想知道……”
    青幻脸色发黑,不甘心的啜了口近在眼前的粉红顶端,心不在焉的回道:“我知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昊焱的人手正在满世界的寻找千旋,她应该无事。”
    什么?
    苏紫一惊,半撑起身来:“那千旋去了哪里?”
    “既然为寻你而来,得知你的去向,她便没有必要再留在昊焱身边。”
    “你是说”苏紫想了想,有些心慌的道:“她会回夷人山谷找我?”
    “不会,她定然获知你已离去。”青幻彻底被她打败,金色的脑袋拱了出来,搂过她旋身躺下,正色道:“阿紫,你的行踪在大人眼中并不难探知,旋大人亦不像你所以为的那般寡弱,我猜她当务之急,是想方设法恢复自己的力量,寻到一个方法制肘于昊焱。再说一年之期就快到了,届时千旋恢复了所有能力,该头疼的就是昊焱了。”说到这里,青幻的眸色沉了沉。
    苏紫一愣,转眼都一年了吗?时间竟然过的这么快……
    “还有,”青幻有意把苏紫的思绪引开:“你不可太相信尤星此人。”
    怎么突然就提起尤星来了?苏紫纳闷的看着她。
    刚才吃饭的时候,苏紫与她聊起分开后的经历,其中便有提及尤星。当然,提到尤星,苏紫有一大把的话可讲,期间便兴高彩烈的吹捧她的小老乡会大变别墅,又教会她变身成为小动物,大大的帮了她一把等等。难道就因为这个,青幻便又多了个假想敌?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青幻伸指在她脑门上戳了戳,轻轻说道:“他年纪虽轻,却手段超然,西疆祭司殿在民众心中神圣之极,又能者众多,而今却已俨然是听他号令,在我未查明他接近你意图时,万不能再与其接触。”
    苏紫眨眨眼,有些不解。尤星是西疆的爵皇,那里本就归他管啊,不听他的听谁的?
    听完苏紫的疑惑后,青幻偏了偏头。
    苏紫这才发觉压着她头发了,忙撑着胳膊往旁边挪了挪,又被青幻一手揽回,徐徐的说道:“西疆自古以来都与别处大陆不同,权柄一向握在祭司殿手中。便是爵皇,亦非上天指定,而是由大祭司求得神预之后再由族人中挑选出适合的孕育者。遽,西疆历代的爵皇都脱不出祭司殿的掌控。尤星能做到这步,其能力自是不凡,也必定是一个对权利有着极为强烈欲望之人。这样的人,又怎会单纯的接近你而不含任何目地?这次怒族举全族之力攻打南蛮,我怀疑,他是与族中老长做了某种妥协,又或者,是他与曦大人有了什么协定。”否则,用兵怎敢如此大胆,不计后果。
    尤星与曦有协定?怎么可能,他可是用‘日本人’来形容中州军队的啊!
    见苏紫凝眉思索,青幻凑过去在她嘴唇上啄了啄。苏紫没什么反应,她又啄了口。而后便在幼嫩的脸蛋下巴上到处亲,一连亲了十几下后,便埋入她的颈间又吸又吮,苏紫这才困倦的打了一个哈欠,一边笑着说痒一边偏头躲了开去。
    搂紧青幻的细腰,苏紫往下缩了缩身子,反将自己的小脑袋向青幻的颈窝挪去。调整了半天后,她终于心满意足的把自己的脸埋在其中,手脚也尽扒拉在青幻身上。见她这就不欲动弹了,青幻嘴一扁,正要再说什么时,苏紫嘟囔道:“我知道了,我会提防着他的。幻,千旋身上有伤,你还是让你的人找找她好吗?”
    青幻呼吸一顿,又粗重的喘了口气,半晌才无奈的说道:“应允过你的事,幻不会食言,我会让人加紧打听旋大人的消息阿紫,你这就要睡了?”
    “嗯。”苏紫舒服的呼噜了声,压着青幻温热的身躯简直不要太美,意识已有些模糊。
    “阿紫一点也不疼我。”
    青幻委屈的抱怨声传来,声音低哝,当真是委屈至极。苏紫是有点好笑的,可她实在太乏,感觉到青幻的手在她赤倮的腰臀间摸索,便反手过去轻拍了两下,然后又重新摸索到青幻胸前,将那一团软乎扣在掌中,困顿的嘟囔道:“明天青幻,乖”
    青幻无语望向床顶,一脸的生无可恋。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