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带着这样的疑惑,苏紫很想不管不顾继续她的探索,可身下人此刻的模样又令她无法视而不见。
    她呼吸快而凌乱,细柔的金发散乱在枕榻上面,美丽的俏脸在几绺发丝的承托下显的又小又尖,脸颊上晕开了浓艳的绯红,娇挺的酥胸在她目光下急促的起伏着,如雪肌肤甚至因隐忍欲念窜出一身细密的汗珠,掌下平坦的小腹则因为紧张而一抖一抖的,浑身似火炉般滚烫……
    对上她眼中的恳求、窘迫和急切的渴望时,苏紫真是有点于心不忍。
    可越是这般叫人怜惜,越是贪图于她的美色更加停不下来,怎么办呢?
    犹豫片刻后,苏紫挑起唇角,先献媚的一笑。
    这一笑直若春花绽放,可爱到不行,在青幻惊艳的看直了眼时,苏紫跪趴着往前挪了挪。
    拂开青幻颊边汗湿的发,捧起她的脸颊,苏紫清了清声,柔情万种的说道:“青幻,很难受吗?你别紧张,放松点,凡事都有第一次……”
    “你——阿~~紫~~~!”青幻嗓音一提,却尾音颤颤。
    苏紫这话调戏的意味太浓,青幻原本便已羞燥难堪,再任她说下去,不如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听到青幻毫无威慑力的警告,苏紫也发现自己言有不妥,不过话已出口,索性厚着脸皮继续胡搅蛮缠:“那个,让我试试嘛...好不好?就一次,一次!你就让我试一次嘛,青幻~~”说话的功夫,她扭动腰肢在青幻身上蹭呀蹭,凑到她脸上啾啾的亲。
    “不行!唔~~阿紫,吾乃爵皇...”青幻被苏紫亲的闷声哼哼,实在有些招架不住她的热情,可若此时松口,不难想像将要面临什么下场。
    “爵皇怎么了,爵皇不也是女人吗?难道你就没有需要?”苏紫早有准备,不慌不忙的堵回去:“这里就我们两人,又不会有别人知道。再说只是亲热罢了,只要你我不反对,便是神灵也管不着!也许呆会儿你就会喜欢上呢?这样,如果你不舒服我就停下来……”
    听她说的有条不絮,思路清晰,青幻将头一偏躲开她,面红耳赤的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苏紫微微一愣,这种想法怎么了?喜欢一个人,想要拥有她不是天经地义的嘛!青幻干嘛这么看着她?
    而青幻想的却是,苏紫从前性子软,哪里会有这等子念头。这次相见,她能明显感觉到苏紫性情上的一些细微变化,换作以前,她纵有许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却绝无此胆,莫不是被言芷枫那厮给带歪了?不过,她体内并没有枫大人的标记,这点青幻能够肯定。这也让她陡升的戾气缓和了下来,想了想也就暂且不再胡乱揣测。
    当然,对于苏紫想睡她这事,青幻心底其实是喜悦胜过羞射的,这无疑说明阿紫也是真心喜爱着她的。可这样违背常理的事,世上也没有哪个爵贵会乐意在榻上完全被君贵所控制,包括青幻。
    青幻又尝试着想坐起来,发觉苏紫特小人的死死压牢着她,本便没多少力气这会儿手臂都被压的有些微微发麻了,只得轻喘着重复道:“乖,先让我起身。”
    “不要!”想也不想,苏紫便断然拒绝,执拗的紧盯着她。
    望着小丫头那副势在必得的表情,青幻居然莫名想笑。那双幽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瞪着她,眼神显得特别的深,活像要将她给吞下去。这哪里有半点像要征求她意见的样子,简直是霸王硬上弓!青幻素来纵容她惯了,此时虽然万分纠结却也不忍拂了她的意,有心想想出一个折中的法子,可一时也想不出来。只好安慰自己,阿紫是她的妻,自己的身体也同样属于她,且忍一忍就过了,反正身为君贵,她也弄不出什么明堂来。叹息一声后,青幻颇为无奈的闭上眼,默许了。
    见青幻不再言语,微微侧首,酡红着一张俏脸似在等着她做点什么,苏紫愣了一秒,刹时只觉浑身血液都沸腾了!
    神念清楚地探见苏紫一幅猴急样,兴奋的在她胸前又捏又摸,小手贪婪的在自己身上四处点火,青幻无语到了极点,头一次懊悔起当初契约之事。心里默默发誓,此生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她真担心自己会被憋出内伤来。
    苏紫却觉得人生各种美好,百无禁忌!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此刻正躺在身下,任她予取予求,真是做梦都要笑醒呀!早在当初青幻冒充子君色诱她时,她就幻想过这一刻,今天终于可以一偿夙愿。如果今次服务的好,幻大人食髓知味,日后新世界的大门为她敞开,只是想一想,苏紫就觉得未来的生活是充满光明的!
    她埋头开始攻城略地,挑中哪里亲哪里,唇舌不断的绕着柔嫩的肌肤打转,这种一寸寸抚摸一点点占有的感觉实在太美好,她都有些沉迷着拔不出来了。难怪她们一个个的兴奋起来,总是没完没了,原来滋味这般好。想到这里,视线往下移,她深吸一口气,虎着胆子往青幻那地儿摸索了过去——
    孰料,指尖堪堪碰触到了一点,那本是微张的双腿陡然条件反射的并拢,前方传来青幻沉闷地低哼声,紧张到微微有点尖锐的声音传来:“阿紫,别……我,我要忍不住了……”
    “呃?”苏紫略感疑惑,不以为意地笑道:“那就不要忍啊。”
    “不是的……我,我会伤身的……”置在身侧的手抓紧了被褥,青幻咬牙道。
    苏紫才不信呢,都到了这一步,停下来才会伤身哩!
    扬起嘴角,苏紫伸手就去掰青幻紧阖的腿,然而,使力了半晌居然没能顺利掰开。苏紫蹙了蹙眉,又加大力道,却依然纹丝不动。纵然有契约力的压制,青幻紧张时的肌肉力量也妥妥地完胜于她。
    这下苏紫郁恼了,她愤愤然的抬眼瞪向青幻,嚷道:“你张开!”
    见她两腮鼓起,一脸娇蛮,青幻直欲吐血!她原本想强忍着渡过的,可这种刺激太过难熬,满屋子馥郁香甜的信息素以及阿紫那生涩的挑逗已彻底催发了她的情欲,身体里那股火焰已折磨的她感到了浑身紧绷的疼痛,只想尽快的占有甚至蹂躏那娇纵的小东西。
    可大姑娘上了花轿,这一遭就当是历劫她也得忍过去。答应了的事,青幻也不想食言。横竖就这一次,再坚持一会儿,先满足了这小女子,再来狠狠地满足自己。努力催眠了自己一番,青幻咬紧牙根,闭上双眼,忍受体内煎熬的欲火,放松身体徐徐地,徐徐地分开了腿......
    哗——
    眼前的景色直令苏紫闪花了眼!
    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被深深诱惑,克制不住欲望冲动的感觉。
    她屏住了呼吸,仿佛石化了般一动不动,不住地盯着青幻最神秘美妙的地方细细打量。看着看着,只觉得连耳根子都灼烫了起来,还有些口干舌燥。
    那莹白的腿心间青涩万千,偏那一处泛粉带娇,疏浅的毛发软软,还是淡金色的,水嫩的蜜处如一朵小小的花骨朵般紧闭,恍如待人采摘的睡莲,圣洁又淫靡。说实在的,先前她还隐隐有点担心,毕竟没什么经验。就怕像初中在同学家里第一次看限制级小电影时,伴随着屏幕里那‘雅咩蝶’的叫声,心头升起的却是厌恶和反感。然而此时此刻,苏紫却觉得那含羞待放的景致真是销魂聂魄,简直可爱到爆!
    木愣愣的看了好一会,苏紫才强压下如擂鼓般的心跳声,在连咽了好几口唾沫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触碰。
    “唔——!!”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在那微凉的指腹触摸上时,青幻身子蓦地一震,猛然睁开了眼。
    一阵陌生的战栗感以及从未感受过的剧烈刺激令她头皮发麻、微微弓起了背脊,全身所有感观全集中在了身体最敏感细致的地方,过于夸张的情欲冲击连青幻自己也始料未及,整个神经都崩成了一根脆弱的弦,且随着苏紫的触碰愈绷愈紧,愈来愈细......
    爵皇之身哪堪这般挑逗,转瞬间青幻的眼神便骤然一变,黯蓝的瞳孔紧缩,唇间溢出难以自持的粗重喘息声,情动到了极致,连法力都有些失控。
    一簇簇危险地火苗在蓝眸中跃动,原本便躁动不已的爵皇信息素刹时暴烈蔓延,空荡的屋子里似刮起了一股无形的旋风,扑天盖地往身上的人席卷而来。
    苏紫的反应则略显迟顿。
    她正全神贯注的眯缝着大眼,半俯下身去在她两腿之间,指尖轻轻的压住柔软的花唇往两边分开,仔细欣赏着内里的风景。
    之前盘亘在她心里的那些个好奇和探究,早抛到了九宵云外,光是看着,苏紫便是一阵情动。手指无法控制的抚摸了上去,看着那向自己绽开的娇艳、微颤的可爱花珠,内心不禁生出一阵邪恶的想要逗弄它的冲动,想听听青幻难耐的吟哦和哀求。果然,人性中的劣根性是人都有,苏紫也不例外。食色,食色……什么来着?不管了。指腹摸索着停留,在那处水嫩又小小的腺口边轻轻地刮弄了两下,便觉得眼前娇翘的小臀狠狠地颤抖起来,真是敏感呢,她歪着头娇笑问道:“是这里吗?”
    话音未落,她却突然诧异地“咦?”了一声。
    后知后觉的感觉到那股强悍霸道的气息如乌云罩顶而来,身体已被束缚的难以动弹,苏紫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却惊见青幻身上掠过几道刺眼的雷闪电芒。噼啪作响间,四周的床柱和帐幔齐齐焚化成灰,飘散开去,两人身下的被褥面子也被灼焦了一大片。
    好在,这些失控的能量并非多么强大,又因苏紫的法术根源来自于青幻,身体也对雷电元素有了一定的亲和力,这才没有受到伤害。她只觉浑身一阵酥麻发软,像被强力静电给电了几下,跟着,对青幻的契约压制也自然而然的松懈开来。青幻刷地一下挺身坐起,双手将她一搂,便将软倒的人儿箍在了怀里。
    于是乎,形势急转,苏紫一个不察便尽失好不容易得来的‘江山’,纵然反骨依然,奈何情势已不容更改。
    探过怀里的宝贝疙瘩没事后,青幻心中一安,两秒钟后,灸热的唇便迫不及待地覆了上去。
    娇嫩的口腔整个被侵占,意志力也随着强而有力的吸吮纠缠而逐渐瓦解,苏紫只能发出呜呜的可怜声,努力挽救着自己发麻作疼的舌尖。
    几乎在她快被亲的窒息时,青幻才放开了她。
    蓝眸中尚沉浮着些许混沌和恍惚,她毫不费力的压制住了苏紫惊惶的动弹,凑上去在她耳边和颈侧不断嗅闻着,发稍轻轻扫动,舌尖在细嫩的肌肤上舔吻了几下,然后张嘴含住苏紫的耳垂,双手也急切地在她滑如凝脂的裸背上,上下游抚。
    尽管苏紫一向十分的识实务,尤其青幻此时的气息强势到叫她不敢再胡作非为,也明白自己大局已去的事实,心底却或多或少有点子不甘心。
    刚才看到摸到的景致尚在脑海徘徊,就差一点点,一点点......那软软的触感,粉粉嫩嫩的色泽......差一点就能让青幻为她疯狂了......
    啊——!!!
    好想要,真的好想要青幻!!!!
    苏紫沉浸在爆发性的情绪当中,满脑子都是占夺的渴望,下一刻,却突然感觉到整个身体被青幻抬了起来。她微微曲起腿,让苏紫跨坐其上方便她摆弄,修长白皙的手抚向了苏紫的后颈腺体,另一手也往下探去。
    很快,苏紫便只剩下靠在她怀里气喘嘘嘘地份,暗哑的嗓音在她耳畔关怀地问道:“阿紫,会冷吗?”
    时间拖的有点久,窗外虽有暖阳,但北海的天气仍是寒气逼人,青幻在这些方面尤为细心。
    “还,还好......”苏紫诺诺的回答过后,猛然反应过来,青幻的意识分明清醒着呢,害她还以为她又陷入那种状态中。于是立即抬眼瞪向她:“青幻,你...你说话不算话!”
    她哪有许诺过什么......
    青幻无奈地看看她,却也没有反驳,开口道:“爵贵的身体与君贵不同,爵皇的欲求则更甚。幻不是不想给你,而是我办不到,实无法忍。”她在苏紫扁着的小嘴上啄了一口,低吟道:“况且,你又能做什么?”
    “你能做的我都能做!”苏紫大言不惭。
    青幻轻笑了笑,问道:“阿紫能标记幻吗?”
    “我,嗯~~我,啊~~也能,嗯,满足你……”苏紫自信满满的回答,却被下腹一阵急促的收缩击的凌碎,螓首无力地抵上她的肩,声音甜腻极了。
    “嗯,我知道。”青幻大方的对她的能力予以肯定,感觉到手心的湿滑,便侧首在她潮红的脸蛋上吻了吻:“如此亦是满足我。”
    “啊?呀...等等!”感觉到身下的指尖又要开始新一轮,苏紫急急忙忙的往后仰躲,最后挣扎道:“不一定非要标记才算数的呀,只要过程能舒服就可以了嘛。明明爵贵和爵贵之间都行,凭什么君贵就不行?”
    苏紫这话说的异常气愤,青幻正扣住她后脑勺往怀里带的动作一顿,思绪转圜间,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似是听出点什么不寻常的端倪来。
    见她敛下蓝眸,若有所思的端详起自己,苏紫一脸呆萌地眨眨眼,而后飞快地反应过来青幻想岔了!她绝非因为想知道昊焱能对千旋做什么,才对青幻有想法的!
    绝不是!不是!真不是......她只是想知道爵贵的身体有什么不一样?......不不不,这话也不能讲。
    再说以前和言芷枫在一时,枫也有过这种需求。
    啊——!挂着一脑门子的黑线,苏紫被自个乱七八糟的想法打败了,怎么解释好像都会越描越黑......而且这个时候再要硬说些什么,反而显得欲盖弥彰。
    表情僵硬地承受着青幻研判的目光,作为她肚里的蛔虫,青幻对她的了解让苏紫想往回找补都难。
    思考了很久,青幻似乎才跳出那个黑暗的泥沼漩涡,神色郁郁地紧盯着她,委屈地不吭声。
    就在这时,却见青幻突然仰起头,双目一凛,定定的盯向斜上方的屋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怎么...?”下意识的,苏紫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初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刚这么想来时,她好像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咯哒’,像是瓦片松动的声音。
    不对!屋顶有人!
    是谁这么大胆?屋外不都全都是青幻的人手吗?
    这里是客栈叁楼,也就是顶层,来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到了这里,一定身手不凡。
    来者莫不是位大人?
    见青幻沉着不动,苏紫慌张地抬头扫视周围,想找件衣物敝体。这时,青幻手腕一翻,那床焦黑的被褥便兜头罩了过来,将苏紫捂得严实,随即便听到一声破空声响疾去。
    “哎呀——!”随着一声女子的尖叫,伴着砰砰碰碰的声音,有物从上方坠落下来。
    听声音很是熟悉,苏紫奋力挣扎着从被子里钻出脑袋,惊愕的抬头看去。只见屋顶破了个大洞,碎瓦灰尘仍在往下落,而厅堂中央正稳稳站立着一个身量娇小的灰袍女子,她手中横抱着一人,却是惊魂未定的书柔。
    抬起头来,女子镇定的表情中流露出一丝被抓包的尴尬:“皇姐……”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