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房帮你吸奶

      结果刘映映没有找到卫生间,胸口实在难受,好像被泼了水一样,她看了看周围,佘泽去忙他自己的了,暂时不会来这里。
    刘映映脱掉了上衣,露出里面的内衣,浅淡的蕾丝和纯棉质料,她的胸部底围是圆弧形,侧面看乳量浑圆立体,很罕见的柔圆丰挺胸型,不穿内衣胸型也极其好看,水水嫩嫩,奶子白皙,乳晕娇粉偏红。
    但因为丰满,只能穿覆盖面较小包裹舒适的清凉款,否则天气一旦热点就很闷。
    内衣薄,前面洇湿很明显,一股淡淡甜甜的气息散发出来,刘映映脱了内衣,用外衣擦干胸口,却依然缓解不了乳尖一阵一阵发胀交织空虚。
    如果要缓解,就必须把涨满的奶水吸出来才行。
    魏优就可以帮她直接吸出来,现在只能她自己动手挤了。
    刘映映犹豫着握住一边乳肉,轻轻捏了捏,顿时“咝——”地抽冷气,用舌头从乳眼温柔地吸出来和用手挤是不一样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用手会很疼。
    “嗯,在书房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一个悦耳低磁的声音响起。
    刘映映抬头就看见佘泽站在门边,挑眉望向她,唇角笑吟吟的,眼睛却深得雾蒙蒙的,看不清楚,让人有点隐约的压迫感。
    刘映映先是一阵尴尬,但之前也和佘泽肌肤接触过了,不想矫情,直接大大方方承认:“抱歉,我这里流得太多了,必须处理一下……”
    佘泽眼睛暗了暗,手向后随手锁了门,朝她走了过来:“这里是哪里?”
    他问了一个不必要的问题,目光落在刘映映脸上,又落在了她白皙娇嫩的奶子上,两团奶子的乳首都湿哒哒的,迎着书房柔和的阳光,有涓涓细细的水痕不断从乳尖流下,这明明是很涩欲的画面,却莫名美好得形容不出。
    佘泽身材高大修长,很有少年感,像个纸片人,这么走过来,刘映映又是坐着看他,感受到的压迫感更强了,她抬头仰望佘泽,不自觉向后退了退,佘泽手揣兜里转身向后一坐,坐到了她旁边。
    佘泽收了微笑,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唔,刚好我现在口渴了。”
    刘映映看着他。
    佘泽十分礼貌并且真诚地望着她:“可以吗?”
    刘映映想了想,有点无奈又堤防地说:“那你轻点……”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佘泽看似清凌凌毫无攻击性,却是那种背地里会玩dom和sub游戏的人。
    佘泽眼角微弯:“嗯,我会非常‘温柔’的。”
    数十秒后,刘映映躺在沙发上,枕着一个垫子,手指抓着垫子边缘,慢慢绞紧,竭力不想发出轻哼,佘泽末梢微卷的浅发划过了她的胸部,脸埋在她胸口,像小兽一样非常急促的,一口接一口,密密实实地吸她的奶子。
    刘映映的感官被冲击得酥麻战栗,乳尖扩散开的电流直接蔓延开,冲上肩膀和脖子,佘泽的口腔烫得她发麻,全身都软软得没有力气,能感觉到他的牙齿轻轻咬弄她的奶头,柔软湿润的舌头像蛇绞杀猎物一样,绞住她的乳晕,反复戏扫玩弄,唇舌上的动作竟没有一样是重复的,娴熟放纵。
    有种没断奶小兽的纯洁,和成年雄兽的凶猛发情,混在了一起的荒谬感。
    最让她在意的是,佘泽的节奏看似急促,实际上这是经过他控制的,他是故意的,明明很悠哉,却把她的敏感点一次又一次激烈回旋推上去,不让她有一丝喘息平复的机会,所以刘映映竭力不想发出声音,让佘泽遂愿。
    哪怕她觉得自己都要疯了,下一秒叫得让她自己脸红都不奇怪。
    不过佘泽这样的吸法,让她奶子先前的涨疼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释放而出的轻松,还有更绵厚而难以启齿的舒服感觉,像海浪温柔地冲刷她的奶子和身体。
    佘泽吸着刘映映左边的奶子,唇时而张开,舌头拨弄着乳豆,像在和她的乳尖接吻一样,从刘映映的视角看下去,他稀朗朗的长睫毛落下,高挺的鼻梁压在她奶子上,鼻尖是凉的,嘴唇是软温温的,舌头和口腔却很烫,牙齿很白很好看,让人想起齿如编贝唇红齿白这一类形容。
    不管怎样,佘泽本人是极其好看的,这样好看得好像纸片人活过来的异性,毫不掩饰地大大方方吸她的奶,吸奶时也一点不藏着想要操她的欲念,修长光洁的手一直包住她另一只奶子肆意玩弄,把她奶子都rua红了。
    刘映映躺着,佘泽在她身上压着她,刘映映清楚地感到了他下身隔着薄软的家居裤,一根坚硬硕长的肉棒完全翘起,懒洋洋地压在她大腿根上,又大又烫,和他小白脸的长相完全不符合。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