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快散架了(H) г𝖔цs𝓮𝔴ц.цк

      “不要你的奖励了?”
    “要呀。”
    康映柔的指尖在她胸口的皮肤微微摩挲,她稍显稚嫩的脸蛋因为情欲洗礼,多了成熟的魅惑,微微弯起的眼角让她看起来像只发情的猫科动物。
    她用舌头舔他下巴,让男人笑了,她认真要求他:“等你射完了,你要好好兑现我的奖励。”
    “当然会奖励你,舔到你被我抽干为止!”
    时伯宜抱她到床上,他站在床边撕开安全套,康映柔握住他的手,轻声说:“让我试试。”
    她学着他戴套的样子,把那片压扁平的乳胶套慢慢套上他阴茎。小小一个安全套被他粗大的分身撑开到几乎透明,虬曲的血管清晰可见。看圕請到首發䒽詀:r𝔦r𝔦щ𝖊𝖓.c𝓸𝓶
    她的手指不断在刮弄茎身,时伯宜已经受不了,沉声呼吸着,催促她:“宝贝,快点!”
    “谁叫你这么大嘛,真的好难套进去哦。”
    时伯宜捏她的脸,笑她:“我要是不大,你会在那些男人里选择给我发私信吗?”
    “所以你有点耐心啊,我第一次给你戴哎。”
    她跪坐在床上,他站着,那根嚣张勃起的分身正对着她的脸戳挺着。康映柔往下撸动着安全套,看到戳在自己面前的分身,忽然口中变得湿润,她张开檀口,含住了那根肉棍的顶端。
    “该死……”他被她含得说不出话。
    康映柔不会什么技巧,只是口腔被胀得太满,舌头总是不知道该放哪里好,四处乱动的小舌头不断地舔到他的顶端,隔着安全套,都能感觉到她口腔里的热。
    “唔……”
    口腔里的津液泛滥,顺着她的唇溢出来,她微微眯起眼,轻轻吸了一下,淫靡的水声和顶端被吮吸的快感,让时伯宜握住了床头的木栏杆。
    他紧咬双齿,克制住想要把这个巨物捅进她喉咙里的冲动。
    “别折磨我,康康,快一点!”
    “嗯……”
    她栗色的头发微卷,很像只德文小猫,声音也像猫一样哼唧着,手指努力把套一点点翻到裹住他的分身。
    终于戴好安全套,她的舌头才把含住的顶端送出来,踩上床的男人已经欺身将她压在下面。他的气息笼罩上来,康映柔捂住他的唇,轻声说:“让我在上面,试试好不好?”
    “你要在上面?”
    时伯宜倒不拒绝她的勇于尝试,甚至就刚才来看,自己好像还能从中获些别的什么……他抱着她翻个身,康映柔从他身上坐起来,分膝跪在他上面。
    时伯宜会意地握住那根肉棍,看她慢慢放下身体,用湿泞的小穴顺利吞入一直到底,粉唇间发出春意迷离的喟叹声。
    被紧致的、彻底的吸入,让时伯宜也陷入一瞬空白,她的软肉紧紧包裹着分身每一寸,即便什么都不做,就有一种直冲大脑的爽感。
    “嗯……”
    康映柔双手撑着他跨侧,让身体上下摆动。淫靡湿润的蜜穴不需要任何润滑,已经能顺利接纳他并且抽插。
    刚开始的几下很慢,每一次抽离和下沉,她都吞吐到极致,小穴里的软肉不断经历着被胀到最大,又瞬间挤压缩回,不断反复的胀满和空虚,让性爱的刺激到达高峰,身体起伏的动作,随着情潮到来越来越快……
    时伯宜第一次看她骑在自己身上,他仰视着她,看她随着自己的情欲掌握性爱节奏,热烈而可爱。
    她的双乳在上下摆动中,在他眼前不断晃荡,从下而上的视角看那对饱满挺立的软肉,是最直接的视觉刺激,吐纳出潮湿呼吸的嘴唇,在呻吟中还在叫他的名字:“你喜欢这样吗……伯宜……”
    “你说呢?我恨不得把你天天带在身边,和你做这些事!”
    除了她主动的吞吐,他的分身也开始彻底苏醒,吞进去的时候在她小穴里兴奋地弹动,顶她湿软的肉壁。
    “你天天只想做爱,都不想干正经事啊?”
    康映柔好喜欢他分身的反应,那代表他也喜欢自己这样。她稍稍夹紧潮湿的腿心,自己收缩穴内的软肉,引得更多情液汨汨而出。
    时伯宜笑了,惯常冷淡的眼中尽是春意:“跟你在一起,还有什么心思干正经事,我只会想干你!”
    跨间粗硬的毛发和她的搅弄在一起,被她穴口流出的花液打湿,每次上下吞吐,他们都被这种毛发的刺痒刺激着阴阜和阴茎四周,轻微却存在感极强地如同一颗火星,彻底点燃关于性的失控欲望。
    “啊……轻一点呀,你轻一点。”
    时伯宜双手覆在她的臀上,紧紧捏住她的臀肉,那里的手感和绵软的乳有些类似,他用力的狠狠地揉捏,听到她求饶,他更用劲:“康康,自己揉的你胸,就像你一个人时自慰一样!”
    “嗯……可是你揉得更舒服……”
    阴道的收缩开始变得快而有频率,她同时感到他的欲望,在越来越强烈地顶撞自己内壁。
    嘴里呻吟喊着要他,可双手却诚实地抚摸上自己双乳,当着他的面,翘臀快速地抬起落下,一起深入抽插,一面用掌心聚拢自己双乳,让两颗充血发红的乳头都集中到一起,在他眼前同时摩擦打圈,轻轻地拉扯……
    “快到了康康,多叫几声,让我听你的声音。”
    “我也是呀,伯宜……”
    她眼睛里亮晶晶的,氤氲着快感的泪意,淫靡浪荡的词句被她讲得酥骨婉转。
    “我怎么揉都没有你的手舒服……”
    “你怎么会这么厉害啊,每次和你做,我下面都好湿呀……”
    “顶到了,疼……你都顶到我的宫口了……”
    “我的下面好像都肿了,被你撑的……”
    失控的毁坏欲战胜理智,时伯宜再也等不了,那两颗精囊里荷枪实弹的准备,早已要找一个宣泄口。
    他倏地坐起来,一个翻身把她重新压到身下,紧实精壮的身躯彻底压住她,在她的身体里疯狂冲刺!
    “嗯啊……慢一点,你太快,啊……”
    “康康,告诉我,是谁在满足你,是谁在给你这些!”身体的占有不够,他还要占有她的心、她的一切。
    “伯宜,时、时伯宜……哈啊!”
    不被驯服的野兽只剩下最原始的交合本能,他折起她的双腿,深深冲撞进去。每一次都要插到宫口,她尖叫着,他才退出来。
    康映柔只感觉到身下不断在泛滥,究竟流了多少,她根本不敢想……她被他撞得不得不抬起手,抓住自己的床头栏杆,而这张已经十几岁“高龄”的儿童木床更是经不住这样猛烈的晃动,一直在嘎吱嘎吱作响,仿佛下一秒,就要被他身下的那只野兽彻底粉碎!
    直到康映柔被他肏得发不出声音,只剩下破碎的喘息声时,红了眼的怪兽才真正到了释放的那一刻。
    最后一下,深深刺进她甬道,让那条巨龙在温暖湿泞的穴中一起激烈地颤动……
    他再次翻过身,让她在上压住自己,紧紧地抱住她。
    彼此身体和各自挺立的乳头紧密贴合,高潮的激浪让康映柔双乳不自觉地摩擦着他的,两人乳尖相互的挑衅逗弄间,他精囊里的弹药终于一齐泄出,射进那个乳胶套里。
    男人这一次的高潮比她更长,感觉到他彻底泄干净,康映柔才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她慢慢抬起臀,让花穴把那根肉棍吐出来,躺在他身边,然后看他熟练拿掉灌了浓稠精液的安全套,扔进床边的垃圾桶里。
    刚结束的瞬间,谁也没说话。拥挤的儿童床宽度有限,这让两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康映柔侧过身,面对着他,用掌心去抚摸他瘦削的脸,立体俊朗的五官,还有因为情欲上头,被滚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康康。”
    “嗯?”
    时伯宜没说话了。她继续摸他的嘴唇,一边说:“好软哦。”
    时伯宜笑着,抬起背挪了下位置,让头更落在枕头上。没想到他刚一动,不堪重负的木床又嘎吱作响。
    两个人瞬间都笑了,康映柔嗔怪他:“哪有你刚才那么猛的啊,要是刚刚我的床真的断掉怎么办?”
    他用手拨开她落下来的头发,别到她耳后,让自己可以看清她依然微微带红,情欲未退的一张脸。
    “真的断了,我就立马叫人给你送来一个新的。至少比你这个儿童床再宽一倍,最好再有一个自动按摩床垫,这样跟你在上面做爱,比刚刚更刺激……”
    “谁要啊!”康映柔捂住他的嘴,“这里是我家,你还想来我家再做这种事啊。今天我已经被你色诱上当,干最冒险的事了,要是被我爸妈发现,我跟你就都完了!”
    “都完了?怎么算完?”时伯宜揉着她的乳尖,嘴里请教她。
    “就是,嗯……哎呀,不知道,反正死定了。”
    她身体现在碰都碰不得,一碰底下就持续地在湿。被他玩弄着揉了两下,她就蜷缩身体像只猫一样,微微地颤着:“嗯……不要,还会有反应啊……”
    “有反应不是很正常吗?再说我今天确实有冷落它。”
    手指多刮弄几下奶头的顶端,她就湿得一塌糊涂,臀缝和腿心黏腻得有些难受。她下意识地夹紧,轻哼起来,告诉他:“又湿掉了。”
    “康康,要奖励吗?”时伯宜忽然问她。
    康映柔摇头,她知道他舌头有多厉害,不敢想再被他舔弄一次,自己今天还能不能下床。
    “我晚上还要去照顾爸爸,过头了会被看出来的。”她抱住他挑逗乳尖的手,和他谈交易,“下次再兑给我吧,等我要的时候。还有,说好我要很舒服的那种哦。”
    时伯宜骂她“鬼灵精”,她一点也不羞愧,开心地把腿架在他身上,也故意挑逗他,拿膝盖去顶他还在直直挺立的分身……
    等衣服洗好烘干,时伯宜重新穿上自己的西裤衬衫,康映柔又马不停蹄把沾染着做爱证据的床上用品全部塞进了洗衣机。
    再看一眼墙上的挂钟,竟然已经到下午。
    康映柔这时候才感觉到饿,她邀请他和自己一起吃泡面,时伯宜笑她:“你底下被‘大餐’喂饱,上面这张嘴就用泡面随便应付一下?”
    “你好烦呀,”康映柔捏他手臂,“吃不吃嘛。”
    “当然。我第一次吃女朋友煮的泡面。”
    康映柔去厨房里煮泡面时,他仔细参观起他家一楼的布置。房子结构其实很简单,但每一个地方都看得出这家人用心生活的痕迹。
    康映柔小时候的奖状被贴在墙上,柜子上都有他们一家叁口的合影,还有叁个小瓷人大概是出自小时候康映柔的手,歪歪扭扭的,上面还有小小的指纹印,五官画得有点乱,但都是咧着嘴在笑的样子。
    她很爱她的家人,她的家人也很爱她。
    这是他无法触及的东西,拥有再多钱,他也买不到这样的奢侈品。
    康映柔把煮好的泡面端到餐桌,发现他在对着什么发呆。
    她叫他,他才回神,然后随口问她:“闻起来还不错,你煮的泡面是什么口味?”
    “不知道,刚刚拆包装的时候也没注意,随手拿的。”她走过来,拉他一起去餐桌,“反正你就当是爱心泡面嘛。”
    “爱心泡面?”他被这个有些过时的名字逗笑。
    “爱心泡面就是,不管外面的人怎么看待你,但这个世界上,都会有一个爱你的人,愿意等你到很晚,给你煮的一碗这样的泡面……反正是我爸爸妈妈这么和我说的,意思是这碗泡面代表这个家里有一颗爱你的心。”
    “每次我想吃泡面,我就跟爸爸妈妈撒娇,叫他们给我煮。”
    时伯宜微愣,片刻后反应过来,再叁求证般问她:“所以,你才做给我吗?”
    “对呀,因为你是我男朋友嘛。”她弯眼笑起来,把他按到餐椅上坐下,“所以你要吃光哦,不然以后我一根都不给煮了!”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