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孤云

      伙伴。该说是位高者自然而然的权威感吗,又抑或身边人长达十年的忠诚佐证,这个分明与伴随着各种利益争夺、出卖和背叛的黑手党不太搭界的词汇,从沢田纲吉的口中说出,就是莫名地具有说服力。
    但总归与没有选择结盟的她无关。
    除了如同藤蔓般芜杂的心情,总觉得有种隐隐的不安,在伴随着新的交易浮起。然而并没有时间给维奥莉塔将这些思绪消化,仅仅隔天,她就被邀请前往彭格列首领的办公室。
    难道这么快就要敲定细节问题,还是说沢田纲吉那边的安排有了什么变动?
    那扇既厚重又华丽、镌刻着彭格列纹章的深色木门再度呈现在了眼前。一旁的彭格列成员通报完毕后,替她缓缓拉开有些沉重的门。
    房内光线透过间隙洒来的刹那,一股无差别释放的尖锐杀意便打散了维奥莉塔的预期,令她登时进入警觉状态,精神重新高度集中,投向远远斜靠在办公室内一侧窗边的陌生年轻男子身上。
    那名青年的五官清俊非常,带着时下罕见的雅致之意,一身熨烫得十分平整的黑色西服,将他修长挺拔的身形衬托出一种如松如竹的气质。他黑色刘海下细长秀丽、充满东方韵味的双目连正眼都没有瞥一下她这名造访之人,仅仅是面露些许不满地盯着端坐于单人沙发中的彭格列教父。
    “我应该说过了,管好你那边的风纪。还有,不要将我当成你那些草食同类一样堂而皇之地支使,沢田纲吉。”
    男子十分冷淡地用日语说了一长句话,维奥莉塔只听懂了其中部分词汇。不过她倒是听得出不单直呼其名,他孤高的语调中竟还毫不掩饰地含着对彭格列首领的挑衅。
    “罗维尔小姐,你来了。”沢田纲吉面色如常,仿佛对男子的说话方式早已司空见惯,他看到女孩便从沙发中站起,侧身示意,用意大利语向她介绍起青年。
    “先来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彭格列家族最强的云之守护者,风纪财团的委员长,云雀恭弥。”
    见沢田纲吉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名为云雀恭弥的男子才将视线移至女孩身上。在那微微上挑的眼尾扫来的一刻,维奥莉塔很明显地品出了几分危险的意味。
    以至于她只是谨慎地朝着黑发青年点了一下头,没有贸然开口。
    好在青年也并未对她保守的致意多说什么,下一刻便将注意力再度锁定在了沢田纲吉身上。
    维奥莉塔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位就是之后要与她对接工作的彭格列云守吗。果然也是日本人。虽然属性与她一致,不过粗略观来此人性格,大概可以预见到接下来的相处不会太轻松。
    此时她才留意到,两人之前应该是长谈了许久,空气中残存着少许咖啡与煎茶交织而出的、融合中带着冲突的气息。
    “请别介意,罗维尔小姐。云雀他自从还是我和狱寺、山本的学长时起,就一直是这种风格,”对于黑发青年疏离的态度,沢田纲吉微微叹了一口气,打了个圆场,“云雀学长,罗维尔小姐是我们重要的合作对象,之后还需要两位协同作业一段时间,请不要太让她难办。”
    “我对迁就草食动物没有兴趣。”彭格列云守兴致缺缺地冷淡道。
    唔。这可真是……
    虽然下意识的异议几乎就要提至嘴边,维奥莉塔还是决定按下不表,先熟悉一下所谓彭格列最强守护者的沟通模式。她将观望的目光投向沢田纲吉。
    确定这位能和她进行具体的交易活动吗?
    年轻的教父略显头疼地蹙了下眉,接着回了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又对云雀恭弥开口道:“云雀,先前我答应你的对战条件,是包括今天所谈事项的。如果你不愿配合这点,我们之间的约定也只能无限期搁置,你要确定吗。”
    “好吧,那我也再附加一个条件,”面对沢田纲吉平和的提醒,云雀恭弥没有半分犹豫,俊雅的面孔露出一副期待到令人感到悚然的微笑,“你现在就兑现一次决斗的承诺。”
    他从不知哪里抽出了一双浮萍拐,架在小臂前方的金属棍身闪着寒冷的光芒。
    直接冲着首领亮兵器宣战,在彭格列是被允许的吗?!维奥莉塔顿为大开眼界。
    从半闭的百叶窗处投入的阳光,通过银色的浮萍拐尾端反射至沢田纲吉颈侧的衣领边际,然而年轻的教父神色不为所动。
    “没问题。”沢田纲吉应道。
    邀战被正面接下,彭格列云守的情绪即刻转为异常满意。
    “那个,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保持观察状态的维奥莉塔终于出声,像个好学生那样轻轻举起手,“我也可以旁观吗?”
    这可是彭格列十世对战最强的云之守护者,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怎能错过。
    彭格列家族不愧身为地下世界的老牌支配者,总部对战训练场的占地面积大到惊人,是维奥莉塔到目前为止见过最为开阔的。为了避免影响到周围其他建筑设施,其墙壁做了数层特殊加厚、加固及消音处理,从地板和墙面上些微新旧不一的颜色,可以看出不同时期修葺扩建的痕迹。
    “开始吧。”
    当维奥莉塔还在四下环视时,立于对战场中央的云雀恭弥早已蓄势待发,手上的戒指霎时燃起死气之火包覆在浮萍拐之上。他身形一闪,冲向了对面不远处的沢田纲吉。
    而在场地边缘的维奥莉塔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则是彭格列云守身上所散发出的迫人杀气,剧烈到甚至让身体发疼——已经相隔了这么远的距离,皮肤都会产生尖锐的刺痛感,难以想象若是直接面对面的情况下,这份杀气究竟会强到一个什么程度。
    简直是想将对手置于死地一般。来真的啊,云雀恭弥这个人。
    然而迎战的沢田纲吉却丝毫未落下风,不,应该说是充分游刃有余才更为贴切。他双手上类似装甲的手套发出了明亮而柔和的橙色火焰,瞬息间便提升为惊人的能量输出,令他的整个人都消失于场地中间。
    飞起来了。
    火焰在空中划过的痕迹犹如曳尾的流光,让维奥莉塔得以勉强实时跟上战斗的情势。只见沢田纲吉利用火焰的高机动性移动方式,巧妙化解掉云雀恭弥绝大部分的猛烈攻击,但他似乎并不急于反击,像是在寻找能够制止战斗的时机一样。
    彭格列云守却完全不打算放过厮杀的机会。
    他趁着沢田纲吉闪避停留在墙壁上的瞬间,一拐子直接甩到墙面,巨大的轰鸣声下墙壁被生生砸出了一个深坑,大块的碎石混着砂砾沿着冲击的方向崩裂震落,从场地一侧朝着四周激飞而去。
    ——!!
    碎砖石砾以极快的速度迸溅至面前,根本无从躲避,维奥莉塔条件反射地点燃了手上的戒指,紫色的火焰瞬时在身前形成一层遮蔽性的防护罩,挡住了所有的对战余波。
    “哇哦。”云雀恭弥出手的间隙似乎朝她这里淡淡扫了一眼。
    霎那间的凛冽杀意使得维奥莉塔的额角沁出了冷汗。仿若产生了一种被捕食者所咬住的错觉,连自身的火焰都应激似地不安定了起来。
    她只是个旁观者而已诶,为什么也会面临安全威胁?
    终于知道这个场地里那些大大小小的修补痕迹是怎么来的了,彭格列总部没有被全部拆掉真是难得啊。
    不过言归正传,虽然随着比斗进行至白热化的近身战阶段,她已经难以用肉眼捕捉战场上的每一个细节,但两人对抗间歇的滞空动作映照在视网膜上时,却是一副无法言喻的美丽景象。
    优雅且迅捷。
    经由无数拼杀恶战锤炼洗礼之后的动作,哪怕在超高速的搏斗下都毫无变形,精准的攻击角度、找不到一丝赘余的招式,处处突显着难以想象用人类之躯可以达到的格斗技巧,干净利落的架势裹挟着绚烂燃烧的死气之火,更是充满了一种十分具有爆发力的美感。
    简直就是怪物。
    维奥莉塔在心底叹息。
    长叹之际,半空中的战斗蓦地到了关键节点,彭格列首领包覆着大量火焰的拳头硬接下来自云守浮萍拐甩来的一记杀招后,双手摆出了一个特殊的姿势。
    他轻捷地腾空闪过云雀恭弥的连续攻击,手指按压住两边浮萍拐末端——一时间,紫色流云状的死气之火不仅像是被中和般地渐息,更是神奇地逐渐从末尾开始结冰,一路向上覆盖至云雀恭弥的手腕关节处。
    这是那个……传说中由彭格列初代首领自创的招式……吗?
    “十代目!”
    紧闭的训练场门扉被猛地推开,银发的左右手冲至首领身旁,面色阴沉地朝着战斗的另一方道,“云雀……你又对十代目发出这种不敬的挑衅……!”
    “好了,狱寺。”沢田纲吉安抚道,顺带确认了一眼场地另一边的状况。
    “哼。”胜负已分,云雀恭弥淡然中带着满足地落回地面。待浮萍拐上的寒冰消融,他甩了甩手指上的残渣,没有理会在场的任何人,径直离开了。
    而维奥莉塔犹沉浸在对彭格列十世的震惊中,直到有个熟悉的气息来到身边,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她的肩,才回过神来。
    “山本君。”
    亲眼见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后,此刻身旁青年沉稳的身形竟是如此地令她有安心感。甚至产生了若负责交易的人是彭格列雨守该多好的想法。
    然而山本武的脸上却不见平时的笑容。
    “维奥莉塔,可以借一步说话吗?有些事情想和你讲。”他说道。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