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会者定离

      “怎么了?山本君。”
    下午的天色尚明,大概阴天里铺了多半薄薄低云的缘故,空气中浸出了些雨前的闷湿。
    僻静的回廊下,阴影斜斜地蒙住山本武的单侧肩膀。青年的面容仿佛比前一日又沉着了几分,不带笑时有着超越实际年龄的成熟。
    他没有立即作出回答,只是安静地看着面前的女孩。默然了半晌之后,紧绷的肩线才稍稍松弛下来。
    “这个,是上次你落在我那里的。”山本武从西装外套的内袋中,取出一个约手掌大的记事本。
    维奥莉塔接过,是她学习日语时随身携带,方便记下不懂之处的笔记。对于语言这类需要记忆力的学科,她向来认为手写摘要比标注在电子产品中更有助于学习。
    随手一翻,里面除了她自己的笔迹外,多了用另一种颜色和字迹留下的注释——山本武说过他完全不擅长理论说明,却尽他所能地、在她没有理解语义的地方,留下了简单好懂的词意和索引。
    笔记的最后,是他用日语写着的,很简单的四个字。
    「一期一会」。
    “昨天的事……是我太过心急,才做得过火了。但是,”见女孩翻至笔记的末尾,山本武语气情绪不明地微顿,又转为平常,“原谅我不会为此而感到抱歉。”
    “仅仅是为了那些事,才特意叫我出来的吗?”维奥莉塔将记事本合起,收好,“我不会介意,更谈不上是否需要原谅没有做错什么的山本君。”
    她抬起头,男人的面色并没有就此放松,直视着她的眼神有些捉摸不透。
    反正四下无人,维奥莉塔索性张开手臂,向前轻轻圈住他的腰身,“怎么感觉都不太像平时的山本君了……要先抱一下吗?”
    山本武忽然间将她的轻拥抱得很紧。
    他的手臂牢牢地箍在女孩背后,五指深深埋入她的发间,将她的脸庞按在他的胸口上。男人衬衫上的扣子刮过她的脸颊和鼻尖,有点疼,也让她有些难以呼吸。
    “其实,是我从明天起需要离开总部,去日本一段时间。那边有个基地的大工程还在建造中——本来把我召集回来也差不多是这个原因。”
    只是因为预料外的邂逅,才协调了其他守护者,在意大利多待了一些时日。
    基地……?惊讶之际,维奥莉塔留意到这个关键词,正当她准备顺着问下去彭格列是否在日本布有很多产业时,一声清淡的招呼却打断了她。
    “山本武。”
    她回头望向声音来源,刚刚与彭格列十世战斗完便立即消失的彭格列云守,不知何时竟远远站在了另一侧廊下。
    云雀恭弥似乎在离开训练场后才想起他好像还忽略了什么,事不关己一样地确认道:“那边的女孩,是你没错吧?沢田纲吉硬要塞给我带着的小动物。”
    啊?之前她就很想发表意见了,随随便便就把人称呼为动物是什么不良嗜好。
    然而想到此人好战的个性和先前那一拐子砸穿墙的威力,她还是暂时不要发表了。
    “我马上就会离开这里,任务直接到目的地再谈。”云雀恭弥通知道。
    维奥莉塔反应了一瞬,才听出他的言下之意竟是要她现在起就配合他的行动跟他走。但毕竟彭格列才是交易的主导方,对如此仓促的安排她也不便多说什么。
    她松开自己圈在山本武腰间的手,向上摸了摸他耳边有点扎人的黑色碎发,温柔地笑了笑。
    “山本君会很快就回来吗?到时候也要给我带日本的手信。”
    末尾又用唇语无声地说了一句「阿武」,不等他做出回答,便朝着云雀恭弥的那边走去。
    “是要离开彭格列总部几天么?那我还需要准备一点随身物品。”她颇为注意距离地停在了彭格列云守的一米有余前。
    云雀恭弥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云雀,”离开之前,彭格列雨守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还是不要太低估她比较好哦。”
    云雀恭弥的行程似乎很赶。
    不然她也难以理解,为何连沟通交易方案这种重要的事务,也连坐下来详谈的时间都不给,一定要匆匆动身——而且很明显的,她根本就不在云雀恭弥此行原本的计划之内,连在她坐上车后座之时,都能感到他不动声色地往另一边侧了侧。
    难道云雀恭弥对人类过敏吗?
    看来高强的实力多少是有部分拿生物社会性换来的。
    不过,即使彭格列顶尖战力确实名不虚传到了一个她难以想象的地步,在观战时激起的情绪平复下来后,她却反而因此产生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整理思路间,维奥莉塔下意识地看了眼旁边的彭格列云守。黑发青年从上车后便一直在翻看厚厚的一沓文件,手中刻着「风纪」二字的签字笔时不时地勾画重点,安静得与战斗时的兴奋状态判若两人,容姿端正到仿佛出身于上流社会的名门世家。
    “在看什么。”他仍在目不斜视地看着手上的资料。
    没想到她的一个小动作而已,居然被他捕捉到了。
    “我听说,云雀先生是迪诺先生的学生?”绝不能让新产生的顾虑显露出来,维奥莉塔将话题引开,“真羡慕你。”
    在资料上勾划评注的笔尖停顿了一下,又继续。
    “迪诺先生很厉害啊,实力自然不必说,教导的时候既条理分明又态度温柔,是非常好的老师。”
    本以为提及共同认识的人,至少也会表面客套一下——何况她觉得自己的描述中性而客观——然而云雀恭弥对于他的老师,反应平淡得有如她说到的是陌生人,不,好像还是有一点,微妙的不太认同?
    为了印证模糊的想法,她留心盯着青年的侧脸继续道:“你们的关系肯定特别亲近吧?毕竟是多年的师徒。”
    车内的温度好像莫名低了几度。
    “对了,云雀先生这次来到意大利,为什么不在彭格列总部多待一些时日呢?我看沢田先生对你很信任,彭格列家族里仰慕最强守护者的人肯定也很多吧?好不容易才和家族成员相聚,不需要顾念珍贵的同伴友情吗?”
    就在前排负责开车的云雀部下、名为草壁哲矢的男子已经频频通过后视镜瞟过来,似乎忍不住想要出言提醒时,云雀恭弥终于再度开口了。
    “你的话很多。”
    原来如此。
    “看来云雀先生不喜欢放松气氛的闲聊。其实我也只是有点好奇罢了,”感觉大致摸清了与他交谈的边界,她换了种语气道,“不过,还请让我最后问一个认真的问题吧。”
    “你认为,通过匣兵器,就足够弭平战斗中戒指所造成的差距吗?”
    云雀恭弥清雅的脸庞侧过来,冷淡地盯着她,尔后,微微倾身,倏地抓起了女孩的左手。
    “呜……!”他的手劲仿佛不会因性别而分出轻重,一下子便令维奥莉塔痛得低呼出声。
    “不想被咬杀的话,就不要试图招惹不属于你的麻烦。”
    他的视线下移,停驻到她左手的戒指上。
    “真凶暴呢。原来彭格列的云守,对于没有丝毫战意的对象,也是会这样穷追猛打的吗?”维奥莉塔忍着手腕上的痛意,勉强维持住语调上的平静。
    “我看你可不是完全没有战意。”云雀恭弥的目光转向女孩伸向后腰的另一只手。
    “哪里,仅仅是下意识的防御习惯而已,”为了表明无威胁,她特意动作缓慢地向男人展示道,“一把最普通的伯莱塔,你想要就送给你?”
    说完她便真的将手枪放往云雀恭弥的膝头,却半途被银色的金属棍尾挡下。这回她倒是看清了——他的浮萍拐平时是以折迭状态收起,真是方便的武器。
    “不需要。”同时放开了她的手。
    真难搞。
    维奥莉塔边揉捏边缓缓转动被抓红的手腕,斟酌了片刻,最终主动提要求道:“真正的麻烦从不会因为谁不去招惹就不降临到他的头上。云雀先生看不惯也好,只要对生存有利,我依旧会想办法去弄清我认为应该知道的事情。譬如现在,云雀先生至少应该把接下来的目的地告知我了吧,而且对于第一次的货物交接,保险起见建议由我们双方共同实地监督完成。”
    交易的地点定在了连接西西里岛与意大利本土的要道城市。
    这座历史悠久、素有「西西里门户」之称的港口都市,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安全的海港优势,使之成为了西西里岛物流与造船业集中的主要区域,拥有岛内不小的人口密度与旅客流量。
    维奥莉塔与云雀恭弥分别站在一处安全屋的窗口两边,朝下望向对面小巷处的旅馆后门。一名观光客打扮的老者和不起眼的少年前后进入了建筑物中。
    “她是我们家族最近才发现的有幻术才能的孩子,”盯梢间隙,维奥莉塔随意地闲谈道,“和彭格列这样的大家族不同,对我们来说,术士的人才是很稀缺的。”
    之前说统计家族中能够使用戒指的成员,没有想到这名长老的女儿竟具有雾的潜力。
    云雀恭弥淡淡地瞥了一眼。确实是很一般的术士,不要说那个还在复仇者监狱中的家伙,连距离数年前的库洛姆·骷髅都有段不少的差距。
    不过对于交货这种任务也勉强算合格。
    “只是,不得不让这样涉世未深的孩子参与行动,总觉得自己这个首领当得很失职。”她继续道。
    不多时,进入的两人便原样从后门现身,在确认周围并无异常后,他们便穿过小巷,依照约好的暗号敲开了旁边建筑的门。
    “云雀先生不喜欢人多对吧。请稍微给我些时间,我去隔壁和他们交代一点东西。”交货流程比想象中顺利,维奥莉塔打算再去叮嘱些收尾的细节。
    一穿过连接两幢建筑的暗道来到另一处房间,迎面而来的少女便迫不及待地扑入了她的怀中。
    “欧涅拉,做得很好,”维奥莉塔摸了摸少女的发顶,“辛苦你了。”
    “没有,能帮上首领的忙,我很开心!”先前灰扑扑的少年脱去幻术的伪装,露出原本十三四岁的少女天真情态。
    “不要一直缠着首领,欧涅拉,”同行的干部催促道,“我们不能在这里待太久,会对保密性不利。”
    少女不情愿地撒手,嘟囔道:“只是很喜欢首领……姐姐而已……”
    “好了,毕竟是第一次做事,别太苛求她像你一样稳重,”维奥莉塔对另一名干部问道,“最近那不勒斯的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比前段时间更混乱了些,大势力吞并小家族的冲突时不时就会发生。我们倒还算好,拜这种混乱所赐,这回行动没有引起任何多余注意。”
    他的声音忽然变低,“不过,最近黑手党之间突然开始流传奇怪的传闻。”
    似乎有什么视线一扫而过,维奥莉塔谨慎地看了眼窗外,一枚鸮形目鸟类的羽毛缓缓飘下。
    “彭格列家族的守护者被打败了。”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