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你怎么说话的

      任府的牢中,快接近夜晚,天都昏暗了不少。
    有人抓着牢门使劲摇晃,摇累了就把头往外伸出大喊大叫,“不是,你们有病是吧?还不快放我出去!”
    崔佑仁想想都气得捶牢门,他就该多看黄历再出门。
    没进这任府明牢前,他看着任家的家丁气势汹汹前来找他,心中意料到了有大事发生,还没有说句话,他们就指着他说:“就是他了,前日见了老爷今儿个就没了。”
    “老爷就是他害死的!”
    这任家的管家今早一回来就发现了任老爷的惨样,面目狰狞,死在书房,眼睛还睁圆死不瞑目。
    管家吓得跑出去找刚出门远游归来的任少爷,并一路跑去报了官。
    崔佑仁莫名背上这口大锅,他笑了。
    这简直就是污蔑人啊,都来搞笑全瞎指的吧。
    期间,来跟他算命的人也遭了事,说看他们都可疑,不能放行离去。
    崔佑仁都觉得这些人什么毛病了,怎么还搞连坐罪?那这整天和他碰上面的都可疑算了,甭管认不认识。
    但他没能把话说开,前边就传来了话,那声音不咸不淡,颇为清冷,难以琢磨其意,“可以。”
    “你认真的?”崔佑仁当时就难以置信,这可以什么啊可以。
    他看了过去,见人没有驳言,还真的是认真的。
    崔佑仁原本是想着清白之身不怕影子斜,跟他们走一趟也行,顺便看看怎么死的。
    总不能没有证据,真给他定个死罪吧。
    可三人没到衙门多久就被甩回来关进府中的明牢,这也就算了,怎么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待一处牢房。
    他沉默了无数次,就这次最不想沉默。
    “爹啊,你死的好冤,哪个杀千刀的哄骗你至死。”任家宝哭天喊地,掀开担架子上的白布,看到了父亲惨死,指着牢房的方向道。
    任家宝作为任老爷的老来子,可谓是喜不自禁,给取的名字都是他认为极好的两个字。
    家和宝,什么都不用想,一辈子衣食无忧。
    任家宝哭了老一会,从地上圆润地爬起来,看向担架的尸身,吸溜了鼻涕,转而想到了什么大事,飞快走向关压着崔佑仁的牢房。
    崔佑仁眼见这人是冲着自己来的,便想把头从牢门往回拿出来,结果一个不留意,头居然卡住了。
    “你害死了我爹!你个歹毒的神棍!”任家宝长话短说,对着从下人们口中所听到的凶手道:“要不是你,我爹不可能这么早就没了!”
    “你这个杀人凶手!”
    “你把我爹还回来!”
    这话说得好像是他嫉妒他有个爹,连夜翻任府把人掐死一样。
    “诶,你怎么说话的。”崔佑仁以头处在牢门外,身体仍在里头的诡异姿势和人辩论,“你让我咋还你爹,我晚上不睡觉了?就杀你爹了,能不能别给我扣上这么大的锅?”
    “我爹死这么惨,我不抓你抓谁,我平生最讨厌你们这种神棍,装模作样算命不仅骗财还骗人,全是道貌岸然的家伙。”
    谁骗人了,他怎么骗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
    “我爹要是没听你说的话弄什么东西回来,他能死吗,一定是你做了什么手脚。”
    崔佑仁讲不明白了,“你最好不要让我出去。”
    不然他非叫他懂得什么叫手脚。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