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拆墙得了

      “你跟我说什么?”
    听闻此话,不抓着人了,手顺着皙白的脖颈扣着后肩,一把扯着她重回他怀里。
    “你再说一遍。”悲无风看向怀里人无能挣扎,手上用力直到听到呜出的哭迹,叫她重复方才的话。
    “说就说。”莫清意对他的拉拉扯扯向来感觉不好,偏就是被他惹哭,还要被压着身体爬不开他身上,瞬间就气得哭出道:“你个变态。”
    一而再再而三的亲她。
    她不愿意了。
    不想理他了,还变本加厉的来欺负人。
    “好啊。”真让说就说,半点含糊都没有,平日倒没有见她如此能说,悲无风强硬些揽人起来,“你这句话不无道理。”
    “你还有什么好话,一起说了。”
    最难过的是她说了,他根本就不在乎,全当闹着玩。
    那还说什么,闭嘴吧。
    “我不说了…”莫清意止了眼泪,知道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开始留意这人的手,又是想拿开他的手,“不要这样对我。”
    不出她所料,拿不走。
    就在她要沮丧时,意外总是比惊喜来的快。
    墙体碎裂,一人的身影飞出,砸在墙头发出了巨声。
    崔佑仁扶着墙,人都让灰淋了一身,衣上全是墙裂开的灰尘,“这牢房多久了?早知道我拆墙跑了得了。”
    他喉咙发痒要命的咳了一声,正处隔壁好巧不巧的有听到了那两字,僵尸都不管了,直往声音处瞧,他灰头土脸,寻着心中的好奇,试探性地问道:“等一下,你们说什么变态啊?”
    不是。
    如果没听错的话,他错过什么了。
    有啥子的变态。
    “问话前,先管好你自己。”
    这话真是无情,自是让崔佑仁跟这声音的主人有了眼神上的碰触。
    有些人长得就跟说出来的话似的,冷言冷语,百般挑剔,全是听了就恼火,却是在看清长相时浇了透彻。
    生不起,真不好生这股无名火。
    现在不是好时候,危险多啊。
    他要是当场丢脸就亏死了。
    崔佑仁这时记起还有僵尸没有处理,他刚才是为了大价钱护了任家宝,可惜僵尸太多了,混乱中给他扔这里边了。
    要不是银子的诱惑太大了,他还管关他的人?
    不反手踹到僵尸跟前就不错了。
    “救命啊!!!”任家宝躲开僵尸,见他爹跟着跳来,张大嘴巴,心里想着亲爹都不管用了儿子都要咬,立马跑进墙洞去,拉住崔佑仁直呼救命。
    “有僵尸!你快想办法!”
    “我还没媳妇,不想死!”
    “办法我在想,还有…”崔佑仁一个大白眼,劝他惜命道:“你不要叫这么大声。”
    真怕僵尸找不到你人啊。
    还叫?
    “那我小点声。”任家宝捂着嘴,仍是说着话。
    崔佑仁咬着牙,佩服这人的想法。
    他都有点后悔了。
    僵尸果真跳来,还不止一只,见了崔佑仁便是张嘴露出长成的利牙,跳上前去想咬人脖吸血。
    任家宝吓得躲在崔佑仁身后,这会倒是会感恩了,“大师,我相信你,你可千万要坚持下去。”
    崔佑仁直面对僵尸,身后更有弱鸡让他挡着,“……”少了你,我才坚持得住。
    崔佑仁再混再不厉害,也不是假的,他是不怕这些僵尸,就是太多了对付不完,跑都没地儿跑。
    悲无风不管这两人如何说,拉着自己要管的人后退一步,偏头低语了几句,瞧她明白又不明白的眼神。
    他又给她说道:“你的剑,我自是保管好的。”
    “我会拿给你。”
    丢又丢不成。
    “现在,你要听我的话。”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