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叁言两语,自有他要透露出的意思。
    莫清意沉默着不想说话,可近身而来的人手都没放,肩上一直都给提正面朝向他。
    虽不与之对视,但身前人眼神尽来看着盯着她每一寸,无视都无视不了,算是无声的威胁,在想到他所做的事,恐及又要做何事,她用极轻的声音说道:“嗯。”
    不用他多讲,她不可能不明白他这几句话说来没安好心,左右不过是说得好听点。
    要是不说,她也会问的。
    总不能是看不到都不去问的,那可是父亲留下来的剑。
    其他的可以不在意,唯独这件遗物,是她断然舍弃不了的。
    从她拿在手里,到他自行处理了,到她现在都不知道放哪儿去了。
    真是一句造化弄人都说不过来。
    悲无风手顺势从下将人挽紧,眼下不是好时候,就没将人怎么着为难住,等她一回话,本着两人都是一起的,带人近些也没什么错。
    不料,有人猛的从地上滚来。
    原来是崔佑仁一个不小心就被化僵的任老爷撞到肩,给撞飞在地,直接整个人都划了过来。
    这意外来得真是巧了。
    莫清意还在想怎么扯手不给他抓紧,好拉开俩人的距离。
    她的心思都放在这处,可突然撇到了,为此都免不了跟着滚来的人看去,眼里满是化不开的不解,想不出来怎么会来个人……
    崔佑仁滚到他俩人脚下才堪堪停住。
    身边人都忍不住瞧着看,收都收不了眼。
    悲无风见此情形,一同看向脚下的人。
    崔佑仁哎呦痛叫,想要爬起来,就看到了他们看着自己,联想到自己是滚来的,他尴尬的毛病有了。
    “你这是…”悲无风眼神向下,嘴角微微扯动,像是戏弄又像是嘲笑人,一向静寂的眸子是显而易见的成见,“在做什么。”
    他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嘲弄的十分彻底。
    崔佑仁心在滴血,头疼的起身,还有空甩手道:“打住啊,你别讲话啊!”
    “不是好话,我不听!”
    要坏了他的事,他跟这人没完!
    崔佑仁一起来就见到化成僵尸的任老爷抓着他钱主就要咬脖子,他什么仇什么怨都不想了,滑铲过去就是救人。
    他抓着任老爷后领,强行拉住,没让僵尸咬到人,却是引来了祸事,转头横手将目标换掉了,掐不到他脖子,直接连人挡飞。
    崔佑仁给任老爷掀飞撞到墙了,听到了墙体裂开的声音,又是一阵咳嗽,大声怒问道:“不是吧?什么鬼任宅!不是钱多吗?都浪费哪儿去了,吃什么干饭的,这牢房太弱了吧?”
    “灰还特么的巨多,咳咳…咳咳…咳死我了!想呛死谁啊!”
    他直言一个大宅子,再怎么着不注重内在,牢房也不能是这种破烂程度吧。
    他一砸,都快将墙砸对穿了。
    这还能关人?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没了保护的人,任家宝往左跑都是僵尸,往右跑又跳来一只,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叫。
    “救命啊!大师啊!杀人了!”
    “大师!”
    “大师!”
    “大师!你人呢?!”
    “大师啊!”
    “你快过来!!!”
    大师表示不想过来了。
    “我里个乖乖,我没走。”崔佑仁用手狠狠抹了把脸,洗脑自己钱不是身外之物,拼了老命冲了回去。
    结果,僵尸全迎向他。
    他该死的懦弱了。
    崔佑仁转身捂脸思考人生,他是该考虑一下是不是为了钱值得这么救一个人。
    “你先自己活着,我有点累了。”话是这么说,可身体肉眼可见的往出口移动。
    他真的想跑路了。
    有时候的懦弱,也是为了自己好。
    任家宝呆麻住了,感觉到被抛弃了,哭天喊地道:“大师,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你这样做会遭雷劈的!”
    这都啥时候了,还谈什么人性?这斯嘴都不肯消停一会,还顺带着咒骂他被雷劈。
    这路,他是跑定了!
    任家宝躲开僵尸,弯腰从袖口掏出一锭银子,扔了道:“等等啊,我不是不给钱。”
    这锭银子越过僵尸扔到了崔佑仁前头,他伸手拿到了,见钱眼开拍拍胸脯说道:“少爷尽管吩咐,你的命,就是我的命。”
    一句话道出精彩人生,谁听到了不得流泪夸一句大好人啊。
    “……?”任家宝抽口气都要说他,“你还真是没人性的家伙!”
    只不过,崔佑仁今夜算是倒了大霉了,要什么没什么,僵尸都是死尸,上腿想秀一下绝命,没把僵尸撂倒,给它抓到腿,甩飞在地。
    来了第二次的躺地。
    “…啊?大师你…”任家宝双手放在嘴边,实在看不下去了。
    崔佑仁见到滚在了老地方,他绝望的想:“还让不让人活了?老天爷啊,我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他一滚,大半的僵尸都来。
    悲无风出符贴在僵尸面上,定住一只便抬脚狠踹散开群僵,安顿好身旁不知如何是好的人儿,分了点余光给躺地上望苍天的崔佑仁,他轻呵,声音淡得可怕,“没想到你如此不经想。”
    “我来好了。”
    “你一边躺着去。”
    “我?一边躺去?”崔佑仁指着自己,质疑道:“你没搞错吧。”
    很快,他就质疑不出声了。
    他先前怎么踹都踹不动,这人不光给踹动死尸的僵硬尸身。符都没怎么用,任意而动,想用符就用,不用则反现他之前的行为,回身撂下僵尸。
    衣袍泽下,撂下的僵尸重声倒地。
    崔佑仁捂脸肉疼,他都感觉到了从地下传来的声音,别说僵尸了,人给下不死都在死的路上。
    破洞的牢墙终于撑不住,在一只僵尸撞出牢房,轰然裂开完。
    崔佑仁深知这时候是躺赢上了,起来后话都不讲了。
    他奶奶的,老太爷待他太薄了。
    他怎么没学上这好身手。
    悲无风长衣都没有任何杂乱,依然保持一致,清规的衣袍,他单独说了句:“就这些吗。”
    然后,他将视野转来。
    “而你?”
    崔佑仁看得眼睛发疼。
    好恶毒的鄙视。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