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一)

      那么大的金主,说丢就丢了?
    他真活见鬼了。
    崔佑仁摸了摸怀中的银子,咬了咬牙,勉勉强强道:“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死了给他收尸。”
    他大不了再跑回去一次呗。
    要听到那家伙骂他,指定拳打脚踢。
    “走走走!”崔佑仁耽误不得,怕回去晚了任家废物儿子早就升天了,忙拉起坐在地上半天都舍不得动弹的姑娘,去说道:“你从哪来,我这就送你回哪儿!”
    莫清意又被他拉动,想着一来一回更费劲了,看向因风曳引的红裙,用手拂过裙侧,慢吞吞地说道:“什么时候都可以,你不要着急。”
    这里她还能清静一下,反而没怎么着想多快赶回去。
    况且,那人总是欺负她。
    她一点都占不着好处。
    崔佑仁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过界,一开始不知道没什么,可现在不一样了。
    乱抓人本来就不对。
    尤其对方还是比自己小的姑娘。
    他像受到了惊吓猛的撒开抓来的衣袖,见她因他反常的行为投来目光,皮笑肉不笑道:“这不是着急能说的,我答应别人了要保护好他。”
    主要是到嘴的钱要飞走了,他心疼死了。
    要不是因为钱,他才不管把他关在牢房的富公子是死是活。
    “还有件事。”佑仁自问自己不是何样的爽快人,他也有自己的下限,绝对不会做的坏事下做,更不会唐突到他人,如今是该说声歉意,“不要介意。”
    莫清意没关注到他后面都说了些什么,她只停留在他半开玩笑的说要保护好这一句话,眼睛都没有眨动,难抑酸涩,甚至是想问他在说什么。
    她的母亲在世,父亲还活得好好的,也是这样的话。
    可意思却不相同。
    “我答应要好好保护你。”她那时被母亲见着一个人抱进他们中间坐着,不知发生了何样的事,听到了父亲在问母亲:“我和你阿弟,也就是他…陈山清与我谁更重要?”
    重要。
    谁更重要。
    滴血般的问题。
    两边都是无法割舍的感情。
    莫清意从来只知道母亲和小舅舅幼年凄惨,两人孤苦无依,互相照顾,这些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
    “他对你说了狠话吗。”母亲当即凑到父亲跟前,她属实是有点为难了,把该说的都说了,“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以前我和阿弟,我总是想着他还小没有我父母的印象,要是我一大家子还在,他一辈子都不会过得差。”
    “我现在回头想,他已经比我还高了,他现在不小了,只有我女儿没长大。”
    父亲脸色不好缓缓将母亲从身上推开,没顾及到她还在,咳出鲜血来,“如果我非要你比出个高低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事事都要为他着想。”
    鲜血滴滴顺着嘴唇,滴落在黑金的长衣中,晕染了本该有的颜色,那赤金的发带,如今看着竟有些落寞,他似不曾后悔所作所为,依然没有为着这份痛苦分心分毫。
    灵剑还有灵性,发出魄蓝的光,被他严声呵斥,“我不需要你帮我。”
    母亲看着这一切,有所动容,伸出手为其擦拭,“一直以来,多谢你以命相护,我才能安然无恙。”
    “可我不想看到你为我付出太多,你有没有想过,放弃我是你最好的选择。”
    他们的一幕幕落在孩子的眼里,男人的眼睛在听完了最后一句话,变得静止无神起来,难抑制住喉间的血,却好像怎么样都是痛般,随着这句话变得更加痛苦。
    “没事的。”父亲避开母亲的手,黑亮的眼眸有一刻看向那双为他擦拭所沾有的星点血迹,仰头硬吞翻涌上来的血意,“这算不得什么,我说过要保护好你,便要信守承诺。”
    自那句承诺,什么都不重要了。魄蓝的光变淡,灵剑归为虚无,像是从方才都没有出现。
    “父亲—母亲。”作为他们的孩子,她要是再多大些,就不只是呆着去无措喊叫。
    两人齐齐回头,离她最近的母亲先伸手抱过去。
    她这时候想,那时父母听到后有何模样,却也怎么都想不起来。
    “怎、么了?”崔佑仁笑得有些脸僵,见这姑娘没有一句话,还以为她介意上了,人都不好了起来,不知怎么破开这僵局。
    人一懊悔起来,总想扇飞自己。
    他在心里骂着。
    叫你话这么多,看,她人压根就没给句话。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