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枵(3)

      昨夜傅星玫被折腾地过猛,早上醒来只觉得全身散了架一般,身侧正在处理工作的时疏察觉到她醒了,俯身吻了吻她的唇:“早安,我的公主殿下。”
    早餐是时疏做好的汤包煮好的粥,昨晚体力消耗太大,傅星玫没忍住吃了一盘包子喝了一碗粥这才缓过来,看时疏已经带好佛珠穿好了休闲西装,她揉着腰问道:“要去公司吗?”
    “不去公司,去别的地方,等下你就知道了,”时疏只是笑,走过来亲了亲她的额头:“我走了,前两节课我帮你请了假,等下记得去上第三节课。”
    “知道啦,啰嗦,”傅星玫冲他摆了摆手,在他出门后开始拆他送给她的圣诞礼物。昨天的折腾让她将礼物这事忘得一干二净,拆开才发现是一瓶香水,雪松味的极冷的香调,她没忍住喷了一下,抬眸看了看窗外已经融化的雪,暗笑是真的衬今天的景。
    走去教学楼的路上,偶尔能听见好几位学生一边匆忙赶路一边惊喜道:“快走快走!听说这节语言鉴赏课的老师换成了帅哥!整个学院都知道了都拼命往那边赶呢,再不快点就挤不进去了!”
    傅星玫皱了皱眉,正缓步走着,陈婉的电话忽然打了过来,带了点激动:“星星你来了没!!快点快点来!我们帮你占了第一排的位!”还没等傅星玫开口问究竟是怎么回事,陈婉便挂了电话,她只好一边思衬着一边走进教学楼,果不其然,307教室外已经站满了人,正挤破头往里瞧。张雯雪怕傅星玫找不到位置便站在门口来接她,看到她的一瞬间看她眼睛亮了亮,冲她挥手,傅星玫一边回应一边努力挤到了张雯雪的身边,蹙着眉问道:“谁啊,这么大面子,原来语言鉴赏课可是没人来的。”
    张雯雪冲她挤挤眼,在她耳边道:“你最熟悉的人,”而后将她拉进了教室。
    在进到教室的一瞬间,她猝不及防撞进了一双幽深的眸子里,那眸子在见到她时带了笑意,似是星河璀璨,全天地间只剩了她。傅星玫终于明白为什么早上出门前时疏说等下自己就会知道他要去哪儿,也终于知道了陈婉这么兴奋究竟是为什么。坐在第一排,看着台上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话筒,佛珠与戒指映衬,傅星玫却忍不住红了眼眶。
    原来那束光早已化成了天边的霁月,空中的艳阳,耳畔的清风,存在于她所有可及之处。
    原来它从未离开过,且只为她停留。
    ——END——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