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伦敦蜜月(h)

      番外/  伦敦蜜月(h)
    伦敦,五点的窗外听得晨鸟鸣声。
    别墅卧室的落地窗帘虚掩着,稀疏的阳光从缝隙里洒向柔软的床。棉被被男人高大的身躯拱起,起起伏伏,由慢至快。
    直到,女人发出了迷蒙又不悦的声音。
    “俞忌言,你下去。”
    可身上的男人根本停不下来,手肘撑在枕头两侧,用力握成拳,随着下面的律动,手臂青筋鼓紧。
    明明俩人凌晨1点才结束最后一次,许姿不明白这个老狐狸的性欲怎么会这么强,才隔四个小时又来一次。那根熟悉的巨物侵犯着已经被刺开的小穴,尽管有过电般的快感,但疲倦的她,只想多睡会。
    “俞忌言,我不想要……不想要……”没睡醒的小懒音里是委屈。
    俞忌言一只手往下伸,用两根手指并拢揉了揉凸起的阴蒂,盯着她,喘息,“舒服吗?”
    手指揉一下,阴茎往就穴里狠狠抽插几次。
    “啊啊、啊……”房间的光有些暗,许姿看不清人脸,一双手胡乱揉搓俞忌言的脸,以示抗议,“不是才做过吗?让我休息会,好不好。”
    “不好,”一掌抓牢了她的手腕,俞忌言吮吸着她的手指,“恨不得24小时都干你。”
    他将手腕松开,扣在了枕头上,固定住了她乱跑的身子,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木床细微摇晃,安静的屋子里是皮肉交合的啪啪声。
    折腾了一宿,许姿真的困到睁不开眼,但本就软成一滩水的身子又被重重的撞击,比起欲仙欲死的舒服,她更多的是起床气。
    此时,她完全就像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布娃娃,被身上强势的男人凶狠的操弄。一双乏力的腿,被俞忌言架到了腰上,他好以更凶的角度去抽插到底。
    “重、重死了……”一大早又被他操出了眼泪,许姿气鼓鼓的骂人,“俞忌言,把你的臭东西拔出去……我不要了……”
    她雪白的肩颈已经潮红一片,还冒着细碎的湿汗。
    阴茎插在滚热的穴里,越来越胀,俞忌言哪里能停得下来,他承认自己的性欲比一般的男人强,不过今早想在沉睡许姿时,试一试,也是因为他出于那会欲望促使下的邪念。
    无非就是想看着自己的老婆,被狠狠的操醒。
    怕她嘴里继续嘟囔不休,他干脆俯下身,唇压唇,舌头灵活的在口腔里搅动、深顶,是极致情色的一番湿吻。已经不知是深入喉的吻让她承受不住,还是被大肉棒重重插入的小穴,发酸到让她眼角又挤出了泪。她感觉大腿被黏糊的液体裹住,还有源源不断的淫水顺着缝隙往下流。
    俞忌言睁开眼,如狼似虎的盯着眼底那张表情狰狞的脸蛋,他笑了笑,挪开了唇,亲了亲她的鼻尖,“我们咪咪连生气都这么可爱。”
    手指朝她的额头轻轻一弹,像在逗小女孩。
    “混蛋,”许姿终于睁开了眼,脸颊上是快要高潮的红晕,她很生气,“从我身上滚下去……”
    她不喜欢在自己没有意识的时候被侵犯,即使身上是自己很喜欢的人,她脾气本身就不好,再遭受这种强制性的做爱,她不想理人。
    敢这么做,就料到了她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但这事难能半途而废,俞忌言只能继续做那个强势不讲理的性瘾患者,双手绕到她背后,将她整个人抬起,抱入自己的胸膛里。
    他绷紧了肌肉,身体里的快感到达了顶峰,趁着这股劲,用力猛力挺动,交合的淫靡声越来越响,甚至出现了皮肉拍打的回音。
    “啊啊啊、太快了……”意识依旧模糊的许姿,感觉自己要被俞忌言弄死了,被迫伏在俞忌言的肩上,手指抠入了他的肌肤里,“我、不行了……好累……”
    俞忌言的背上滚落着涔涔的汗,滚热的气息萦绕在被子里,他已经感觉到了小穴软烂后的敏感,将身体里来势汹汹的欲火,一鼓作气,疯狂的挺动着腰臀,刺得又快又深。
    床在几阵剧烈的晃动后,结束了晨间的荒淫。
    高潮后,俞忌言是彻底舒服了,但他再也没有得到过妻子的好脸色。从下床的那一刻开始,许姿摆着一张极臭的冷脸,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理睬。
    今天的行程安排是,在伦敦随意逛逛。但显然,目前的局势看上去,毫无浪漫可言。
    “我打车。”
    收拾好的许姿,出了门,但她拒绝上俞忌言的保时捷,刚刚已经提前叫好了一辆出租车。
    在出租车门被拉开时,俞忌言及时扯住了她的胳膊,“真生气了?”
    “不然呢?”许姿瞪他,“我什么时候给你开过玩笑?我说了不想就是不想,你为什么不听我话?”
    被凶了几句,俞忌言明显气势弱了许多,“我以为你不至于……”
    许姿气呼呼的踹了他一脚,中断了他的话。
    这一脚并不轻,俞忌言弯腰摸腿的功夫,她迅速上了车,还特意摇下车窗,斜眼说:“看见你就烦。”
    /
    黑色保时捷一直跟在出租车后。
    许姿在牛津街下了车,随便走走逛逛,粉色的针织衫很薄,里面就搭了条短吊带,露出了性感的马甲线。早上她特意卷了卷长发,轻盈的垂在背后,明艳的东方面孔很惹眼。
    路过的男人都不免多看她几眼。
    她是美而自知的人,习惯了被聚焦。
    可身后跟着的男人可不开心,俞忌言板着脸,自己的老婆穿得这么性感,还被别的男人偷瞄,他哪能舒服。
    “姿姿。”
    越过几个人,俞忌言扯住了许姿的胳膊,发现她连婚戒都没戴,他哄了哄人,“别生气了,早上是我不对,我道歉。”
    许姿没回头,使劲的推开胳膊上的手,“我暂时不想和你讲话。”
    抓不住正在气头上的人,俞忌言眼睁睁看着她穿进了人群里。没辙,他只能继续跟在身后。
    穿过了一条又一条街。
    中途,许姿进了一家餐厅,店面不大,座位都是两人坐的。她挑了个靠窗的位置,点了份招牌的吃海鲜烩饭。
    “别坐我前面。”她拦住了刚要坐下来的男人。
    俞忌言很听话,坐到了旁边的位置,要了一份牛排,一直看着对角的许姿。她被盯烦了,对他做了一个戳瞎双眼的手势。
    他们也不是没吵过架,都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次次都是许姿赢,有次,连许父都嘲笑他,在家里没地位。
    在等餐时,突然一个英国男生看上了许姿,热情的向她索要联系方式,白净清瘦,一看就是学生。
    俞忌言好奇的盯着她,像在看戏。只见,许姿在英国男生的手机里输入了一串号码,他脸色顿时拉下,没想到她真会给联系方式。
    简单的吃过午餐,他们前后脚出了餐厅。
    许姿想去购物,不过在花钱这件事上,她绝对不会放过宰人的机会。她在Chanel店铺门口故意停留了会,朝俞忌言招了招手,他立刻懂了。
    一进去,她就沉浸在新品的海洋里,试一件,俞忌言刷一次卡,但花这点钱对于他来说,就是毛毛雨。最后,她将七八个袋子都塞给了他。
    无心理人,但该他做的事,她一个不落。
    但对于俞忌言来说,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他的世界怎么任性,就算是自己被扔大街上,他都能无条件的宠。
    趁许姿去香薰店时,俞忌言在旁边的一家甜品店,买了一只香草味的甜筒,还起了些幼稚的玩心,躲在一侧,想看看她会不会紧张自己的消失。
    不过,拎着香薰袋出来的许姿,朝两边探头,寻着人影,的确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俞忌言只要抓到这一点,就心满意足了。
    在许姿刚转身准备往下条街走时,俞忌言大步跟上去,单只手臂绕过她的脖颈,这个突兀的举动吓到了她,弄得她更烦了,“俞忌言,你今天晚上是不是想跪在院子里。”
    在人潮里,俞忌言明目张胆贴上她的脸颊,“你舍不得让我跪的。”
    不仅脸贴脸,俞忌言甚至不顾旁人的亲上了许姿,从脸颊到脖子。站在街道中秀恩爱的俩人,自然被路人围观,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
    “你别亲了,好烦。”许姿推着他的脸,算是半推半就,脖子被他亲得很痒。
    俞忌言停下来,声音像沾过酒般的性感,“说原谅我,我就乖。”
    许姿没吱声,但明显嘴角上扬着。直到,这个不要脸还胆大包天的老狐狸,吻到了锁骨时,她才吓到松了口,“好、好,我不生气了。”
    被原谅后,俞忌言还是没松手,而是让许姿先舔舔手里的甜筒,她咬了一口尖尖,冰凉的香草奶油滑入了胃里,甜到舌尖都是腻的。
    而后,俩人手牵手一起在街上随意溜达。
    俞忌言手上是沉甸甸的购物袋,不光如此,许姿还将lv的小包挂在了他肩上,他都乐在其中。他算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认为给女人挣钱,花钱,以及拎包都是男人该做的。
    许姿晃着他的手,“我们可怜的俞老板,可算是翻身逆袭讨到了老婆,真是一点脾气都没了呢。”
    “嗯,”顺了毛的俞忌言,突然还低头卖起了委屈,“我这么可怜,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漂亮的老婆,你要原谅我没出息,看到你我就忍不住乱发情。”
    许姿被他的话直接逗笑了,“你真是……”
    面对他的不要脸,她词穷。
    松开手后,俞忌言将纤瘦的她揽进了自己怀里,一人一口冰淇淋,徜徉在街道里,穿过人群,不知聊起什么,都笑到合不拢嘴。
    赶在日落时分,他们到了塔桥。
    伦敦眼被笼罩在暮色中,时钟慢慢转着,红蓝的光影浮动在泰晤士河的河面上。俞忌言和许姿站在桥边看了会夕阳后,她双腿有些累,拉着他坐到身后的长椅上。
    许姿靠在俞忌言的肩头,十指紧扣的一双手搭放在了他的腿上。四周是人来人往的人声,而他们的世界却消了音,眼里只有同一片夕阳。
    静静看暮色的流转,看鸟群飞过。
    是舒服的女人声,穿进了浓厚的暮色里,“俞忌言,你开心吗?”
    俞忌言声很轻,但五指用力扣住她的手,“嗯。”
    稍稍抬起头,许姿在他的脸颊上落上了轻柔的吻,又揉了揉他的眉心,“俞忌言,你不孤独了,你不会再一个人看夕阳,你有我,”忽然,另一只手覆住了他的手背,像想将温暖都给他,“以后,我们还会有孩子,但可能会很吵,你怕不怕?”
    俞忌言侧过头,在她刚刚依偎着自己,看着夕阳的时候,眼眶早就红了,甚至灼烧着皮肤的斑斑发疼,“不怕。”
    他的确不怕。
    因为,那是他曾经暴烈渴望的一种热闹。
    红色的大巴缓缓从街道驶过,在人声的杂音里,许姿的声音像只能钻进一个人耳里,  “老公,我们生宝宝吧。”
    她是认真的。
    俞忌言的目光并不炙热,而是平静的舒服,大大的手掌宠溺的抚摸着她的脑袋,“好。”
    双手搭上了他的肩,许姿仰起头,闭上眼,温热的唇瓣厮磨着,在天色愈渐暗沉的河岸边,他们缠绵的深吻,越过旁人的目光,不顾时间的流逝,一直延续着。
    /
    附赠一条小剧场。
    俩人在去吃晚餐的路上。
    许姿在点餐,俞忌言忽然收到了一条陌生男人发来的短信,是一张赤裸上身露肌肉的照片,他看清脸了,是和许姿搭讪的英国男生。
    原来她把自己的电话挡了桃花。
    他皱眉打量完男生的照片后,迅速回复。
    是一张尺度更大的照片,是他的人鱼线和优越的性器裸照。文字是:“I'm  her  husband。”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