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宝宝(孕期h)

      番外/  宝宝(孕期h)
    第二年的7月中。
    许姿肚子里的宝宝已经5个月大了。她天生就是偏瘦的体质,再加上每天都保持适量的瑜伽运动,只有小腹隆起成了小圆球,但四肢还是纤细。
    “老公,你说我是不是怀了双胞胎啊。”
    一日夜里,许姿靠在床头,身后垫着舒服的枕头,她太爱美了,就是怀孕,也要穿真丝裙。
    刚洗完澡的俞忌言,换上了舒服的棉质睡衣,吹干头发后,坐上床,抬起她的双腿搭向自己的身体。
    每晚,他都会给她揉揉腿。
    一回生二回熟,手法娴熟得不比外面的按摩师差。
    “你刚刚说什么?”吹头发时,俞忌言没听清。
    被他揉揉,许姿舒服得声音都轻飘飘的,“我说,我觉得我怀了双胞胎。”
    “为什么这么觉得?就因为酸儿辣女这个说法?”
    “嗯。”
    怀孕后,许姿天天都嚷着要吃酸辣粉。
    俞忌言低眉笑,“下个月检查就知道了,让我看看你的直觉准不准。”而后,抬头盯着她,手指揉动的动作忽然变得撩人起来,“也看看,我是不是这么厉害。”
    “切,前三次都没射中。”许姿踹了他一脚。
    俞忌言捉回了那双白细的脚踝,挠着脚板心,痒得许姿揪住了枕头,“你干嘛啊。”
    他不要脸的命令,“老公不能损,要夸,才能进步。”
    “那你就是三次都没有射中嘛。”
    应该是要求饶,但许姿还在糗他。
    闹归闹,俞忌言下手还是有分寸的,“夸我。”
    也行,许姿忽然想玩玩他,“那我们俞老板撒撒娇,我就夸。”
    像俞忌言这种姿态高傲的人,所有不成样的撒娇都心甘情愿的给了她,“老婆,我想要你夸夸我。”
    每回这只老狐狸一撒娇,简直酥到骨子里。
    许姿往前一俯身,捧住他的脸,千娇百媚,“我老公特别厉害,会挣大钱,会做饭,又很会疼老婆,还……”眼神一勾,语气情色起来,“很会做爱。”
    最后这四个字,像火焰烧过俩人的心间。
    孕期调情,不是没有过,但都止步于口交或是替他撸,没有真正的做过。
    对着此时炙热的目光,许姿呼吸不匀的索要,“老公,我想要。”
    俞忌言摇头,“现在做还是不安全。”
    她不满的哼唧起来,小肩乱扭,“但是医生说过,五个月时,不剧烈的做爱是可以的。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月我的性欲好强,好几次晚上我都做春梦,底下都湿了。”
    为了保护肚子里的宝宝,俞忌言真做了一次忍者神龟,就是憋得再难受,也绝对不冒险。
    他摸了摸她的头,哄哄,“睡吧。”
    “不想睡。”
    “睡。”
    ……
    几轮僵持,许姿输给了俞忌言。
    随后,他关了灯。
    屋里只有百叶窗下淡淡的月光剪影。
    不知过了多久,月光斜照到了另一头。刚刚陷入沉眠里的俞忌言,身子像被什么异物压住,还扯开了自己的裤子。
    他猛地睁开眼,“姿姿。”
    是许姿跪趴在自己身上,扯下睡裤后,又扒下了内裤,此时正握着勃起了的阴茎,这样的姿势,有种钻进自己裤裆的错觉。她用拇指揉按着龟头,他敏感得胸口一紧,“想含?”
    “嗯,”她撅着嘴,“但是,含完要插进去。”
    俞忌言摸摸她的脑袋,“乖,好不好?”
    身体里像是钻进了一群蚂蚁,许姿要彻底耐不住,“我们轻点做,不会有事的,我真的好想要,底下好湿。”
    “我给你舔舔。”俞忌言还是不允许她乱来。
    许姿委屈的嗯嗯哼哼,“你舔完,我就更想要了。”
    她探出温热的小舌,在阴茎上舔滑了一圈,就想勾起他心底的燥热,她半抬起眼,继续索要,“10分钟,好不好?”
    这幅主动勾引的模样,让她像极了饥渴难耐的人妻。可她也没料到,自己孕期里的性欲比平时更强。
    床头柜边萦绕着加湿器的水雾,里面加了大西洋雪松的精油,舒服宁静的木质香。
    房间里,不平静起来。
    “啊啊、嗯……嗯……”
    许姿用了女上的姿势,跪坐在俞忌言身上,真丝睡裙刚没过臀,他稍微顶顶,裙角就往上掀,露出了正在被插干的私处。
    其实,他真没用太大力,但或许是许久没做过,一下子有些不适应那根巨物的尺寸。
    “老公……好、好胀啊……”她呼吸急促起来,还咽了咽唾沫,下面涌来一阵阵刺激的快感。
    入到佳境里时,俞忌言目光蕴着火,“怎么几个月不做,就记不住老公鸡巴了?嗯?”
    阴茎只是埋在里面轻轻的顶撞了几十下,那种空空泛痒的小穴被填满的感觉,就让许姿舒服得找不到北。
    “喜不喜欢老公的鸡巴?”
    “嗯,”她颤着音,“喜、喜欢……”
    “动给老公看看。”
    “嗯。”
    几个月没做,那种全身过电的爽欲,将俞忌言推向了峰顶。他双腿大幅度打开,头枕着双臂,就这么仰视欣赏着自己怀孕的妻子,主动用穴眼磨着自己的鸡巴。
    “自己画圈。”
    “嗯。”
    好像除了这个简单的字,许姿发不出其他的音。她反手撑在他的小腿上,抬仰起身子,腰朝后压下,小穴在粗红的阴茎上转着磨动。
    她好烦,要是没怀孕,她可以更用力地去磨,但此时,磨鸡巴的快感还是差了点火候。许久没做,小穴还是一如既往的敏感,没磨多久,水液湿哒哒的往外流,俩人私处连接处,粘腻一片。
    “再叫得骚一点,老公就给你。”
    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关系最亲密的改变之一,就是在床上。对彼此说再骚再浪的话,都无所顾忌,甚至是,爱听。
    许姿本来也不走什么纯情软妹路线,她在床上,比他想象得还放得开。她喜欢这种完全释放欲望的感觉,一声比一声叫得骚。
    “嗯、嗯……啊啊……”
    她双手撑向他的膝盖,小腰左右扭着,眼里的妩媚勾人魂,“老公,我很会磨,是不是?”
    俞忌言下腹一紧,“嗯。”
    用口、用手到底比不过,被那紧窄的小穴紧紧夹着的来得舒服。而且,她的技巧的确越来越娴熟,次次都能把他夹得发麻。
    磨累的时候,许姿忽然抚住了隆起的小腹,俞忌言紧张起来,“姿姿,怎么了?不舒服吗?”
    刚刚宝宝在肚子里发出了点动静,不过一会儿就消停了。她把它当成了“宝宝的生气”,她羞惊的捂住了小腹,“完了,宝宝都看到了。”
    欲望沸腾时,俞忌言抬起臀,朝上面连接的下体里缓缓一顶,“那就让他看看自己的爸爸,有多厉害。”
    话音落地,顶动的速度明显加快。
    挺着隆起的圆滚小腹,许姿撑在他膝盖上的胳膊,不停地的发抖。他说是说轻轻来,但真做起来,哪里能轻,小穴吃力的咬含着那根极粗的鸡巴。
    一整根严丝合缝的灌入,插干到许姿头昏脑胀,睡裙的两条肩带抖落到了腰间,怀孕后奶子又胀大了一圈,此时颤晃起来,更加情色。
    她被撞着问去,“没有马甲线了,是大肚婆了,我丑不丑。”
    “好美,”俞忌言手掌轻轻抚摸着她隆起的小腹,仿佛看到了他们的结晶,“你和宝宝,都好美。”
    他不是会哄人,是越来越会表达真心话。
    扶上她的侧腰,继续挺动。
    细细的汗珠顺着俩人的肌肤滑下。
    可能是不太想女上了,许姿提出了换姿势的要求,“老公,后入我,好不好。”
    鸡巴在穴里又深顶了十几下,俞忌言喘着粗气,声音低到发哑,“不是说只做10分钟吗?嗯?”
    “不够,”许姿的欲望,越做越强烈,“想要,还想要……”
    不过一会儿,许姿跪趴在床头,胳膊撑着木板,尽量让小腹保持在舒服的状态。粗硬的阴茎又一次插入进她的下体,在腿心间深深浅浅的出没。
    好久不做,突然蓄力的做一次。
    他们都爽到根本不想停。
    “嗯嗯、啊啊啊……”阴茎捅插的速度加快,许姿被撞到雪白的肌肤红得发烫,耳尖也热,双眼一片水雾蒙蒙,“好喜欢……不要停……再深一点点……”
    “嗯——!”
    随着撞入花心的一记猛顶,她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下颌一抬,修长的脖颈仰高,喊到嗓子都哑了,是气又是撒娇,“啊啊、啊……俞忌言……我要赶紧把孩子生了……我要天天和你做爱……”
    是,她舍不得停下此时的快感。
    她好想天天要。
    男人结实的臀不停地朝前顶,将白花花的臀肉撞出了水波感,粗长的阴茎直往深了顶,啪击出层层迭迭的水声。
    俞忌言的兽欲被彻底点燃,做得越来越凶,但比起以往,这种凶狠还是收敛了许多。但即便是收敛了,他们还是涌起了迭起的高潮感。
    他感觉到了她有多不想结束,小穴把鸡巴包得很紧,根本不想让它离开,想要吸干它。
    就像是囚禁后,突然拥有了自由的笼中鸟。
    只想在高空云层里享受更久的快乐。
    终归是怀着宝宝,许姿的战斗力削弱了许多。即使她再想做更久,再换几个姿势,但半个小时下来,体力快要透支了。
    她也不能让宝宝出事。
    身后的男人很有默契,俞忌言加快冲刺了几波后,精关松开,浓烫的精液射在了避孕套里。拔出阴茎后,疲软的许姿,声音能软出水,“里面、还有点,出不来,你帮我弄弄,难受。”
    她高高的撅着臀,被操到深红软烂的小穴,就这样赤裸裸的对着俞忌言。他跪在两腿间,将两只并拢的手指伸进去,不停地在里面掏动,翻搅。
    水声比刚刚更淫秽。
    “啊——!”
    酸软的双腿痉挛般的突然抽搐,  许姿紧咬下唇,刚刚高潮的余波未消,湿穴里忽然不停地流出水,像是坏掉的水龙头,她几乎是带着尿意,泻出了这几股水。
    私处下的那只结实的手臂被淫水打湿。
    得到了彻底满足后的许姿,慢慢地转过身,膝盖下的床单全湿了,她张开手臂,娇艳的面容此时还皱着,“老公,抱我。”
    不由分说,俞忌言将她拥进了怀里,俩人湿热的皮肤粘腻相磨,是事后温存的幸福。脸埋在他滚热的胸上,她声音又柔又嗲,“我好舒服,你呢?舒不舒服?”
    “嗯。”高潮的刺激还在,俞忌言五指用力撑开,大掌包住了她的后脑,亲了亲她的头顶,声音比呼吸更炙热,“我好爱你,老婆。”
    抱着他,贴着他,许姿娇笑得很甜。
    另只手摸了摸她的小腹,俞忌言这声更轻柔,“我也很爱,我们的孩子。”
    明明是一句更甜的话,可他们同时哽咽住。
    对于许姿来说,或许是处在孕期里的敏感。
    但对于俞忌言来说,全因为,这是他曾经做过一百次的梦,此时,不再是抓不住的虚影,是能抚在手心里的温度。
    /
    下章番外:鱼老板带娃。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