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哺乳期play

      番外/  哺乳期play
    寄朗和寄恩被哄睡着后,许姿腰还没有直起来,俞忌言就双手横绕到她腰前,将人抬起,放倒在了床上。
    裙子都卷到了臀上,许姿拍他的手,“你别闹了,快睡觉。”
    俞忌言灼热又委屈的目光,是他的闹法。
    想起刚刚他那句“寄朗喝完,我也要喝”,她又一次忍不住想笑,食指用力压向他的眉心,“俞忌言,刚认识你那会儿,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幼稚呢。”
    而他,就是不说话,只抬抬下颌。
    示意,他就要喝neinei。
    这男人有多磨人,许姿这一年来深有体会,如果磨到最后没成功,他还会硬来。为了让自己今晚能入睡,她松了口,“那你就只能喝一小口。”
    那一声低笑是拒绝,没给她一点准备,俞忌言将她人摆正靠着床头,他用小孩喝奶的姿势,横卧在她的腿上,仰起头,“给我。”
    想过他会随便嘬两口,没想到他如此不要脸,还把自己当成了小宝宝。许姿有点烦,但又不敢大声说话,怕吵到两个孩子。
    “俞忌言……”她娇声反抗。
    显然,无用。
    许姿被迫用上了喂奶的姿势,一手搂着他的肩,一手将胸口的扣子解开,露出了一只圆润的白奶,刚刚被宝宝吮吸过,乳头还有些红肿,乳晕边也有几滴未干的奶水。
    光是这样看看,俞忌言已经喉咙发紧。他用手捏住奶子,饱满的乳肉从指间溢出,湿热的舌头刚刚在软肉上舔舐一小会儿,她就敏感得小腹缩紧。
    “嗯……”还有一声呻吟。
    浅浅的舔舐对俞忌言这种野豹性子的人哪够,唇口完全将奶子含住。许姿的胸在孕前就不小,在哺乳期又饱满了一圈。但他就是喜欢这种含不住的感觉,边含舌头边轻轻压着乳头。
    “啊……”许姿脑袋里是几阵缺氧的嗡鸣声,她揪住枕头,“别、别用力,疼……老公、疼……”
    怕自己玩得会有些过火,俞忌言松开嘴,大掌抚上她的脸颊,“对不起。”
    她有些低低的哭腔,“刚刚寄朗喝neinei的时候,咬了我几口,特别疼。”
    听起来,像在告状。
    “这家伙,”俞忌言也不知怎么就窜起了火,盯着那张婴儿床里的无辜小宝宝,“长大点,我非要收拾他一顿。”
    许姿挤眉笑了笑,又拨了拨他的头发,“请问这位大宝宝,你还要喝吗?”
    “喝。”
    一粉一白婴儿床里,两个像糯米团子可爱的宝宝,盖着云朵小被子,在他们纯净的梦境里酣睡,床边散落下来的白纱帷幔,是他们与大人世界的屏障。
    床上的男女已经换了姿势,许姿整个上身被撑到了墙上,两个细白的胳膊只能朝两边打开,男人拴住她的腰,钻进了睡裙里,脸埋在胸上,发出一串串羞耻的吮吸声。
    “啊、啊、老公、别……”以前被俞忌言这样吃奶,许姿就受不住,更何况是在更敏感的哺乳期,她被弄得呜咽不已,“我底下都湿了……你别、别这样搞我了……我好想做……”
    她恨不得主动去抓那根很久没碰过的粗物,恬不知耻的塞到自己饥渴的小穴里,但她不能,还有一个月,她才能安安稳稳的同房。
    头发凌乱的贴着脸,刚刚脑袋里闪过的那道白光,让她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她咬唇乱吟,“嗯嗯、嗯……我好难受……嗯啊……老公、让我吃一口……”
    俞忌言比她的忍耐力更差,如果妻子不是在哺乳期,他恨不得将她抵在床头,站着抬起她的腿,从正面狠狠插她,操到她哭着向自己求饶。
    但,他必须忍住。
    两只奶子都被玩到沸红发热,许姿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睁不开眼,但她感觉到奶水溢了出来,那个不要脸的男人正津津有味的舔入口中。
    “真香,”俞忌言舔了舔嘴唇,嫩滑的汁液入到了腹中,另只手还揉着奶,“我老婆哪里都香,奶水也香。”
    喂奶的裙子很宽松,但男人的脑袋还是差点撑破衣领,许姿捧起他的脸,“我也想吃。”
    妻子要吃自己的下面,俞忌言怎么会不满足。当他那些坏心思都用到夫妻情趣上时,俩人间的欲火,一碰就不可收拾。
    他故意站在许姿身前,高大的身躯压下了床里一半的光,盯着她,慢慢地褪去身上的衣物。她真是服了这个骚男人,竟然连内裤都没穿,睡裤一脱,猩红粗长的阴茎翘起,还弹动了几下。
    他下面早就硬了,此时挺立的角度正好冲着许姿的胸,虽然看过、吃过很多次,但只要配上他兽欲勃发的气势,她还是会觉得有压迫感。
    底下早就泛滥成灾,腿心间黏黏糊糊,但她从不逃避自己对性需求的渴望,甚至很多时候,她觉得他们在床上就是天作之合的一对。
    内心的燥热冲破了许姿仅剩的意识,她蹲下身,含住了他的阴茎,技巧比第一次口交时娴熟太多。她撅起臀,刚吞了几口,内裤湿透了。她把那种想做但做不了的痒意,全部用在了口中,不停地吮吸又吞入。
    “嗯……”每次被她口,俞忌言都能疯一次,他咬着牙,抓着她的头喘着粗气闷哼,甚至还发出了细弱的一声:操。
    一张樱桃小口都含磨红了,许姿眼前水雾迷蒙,可能是刚刚含得太深,她呛到了,皱着眉咳嗽,都没顾得上擦拭掉唇边挂着丝丝精液,脸色坨红,小口微张,舌上的口液里也混着灼灼白液。
    俞忌言想去扯纸巾,但许姿抓住了他的大腿,仰起头,缠绵妩媚的眼神,能勾死人,故意先舔了舔嘴唇,然后将精液全部吞进了腹中。
    望着她轻轻滚动的喉咙,他俯身,箍住她头,没有循序渐进的狠狠深顶吻入。
    而后,他扯掉她的内裤,“让水都流出来。”
    刚刚扯到手中,他看到白色的内裤上沾满了淫液,视线一抬,阴毛上是莹亮的光泽,她想夹紧小穴,但根本止不住夹不住,水顺着穴缝往外流。
    原本,俞忌言还想玩玩乳交,忽然,婴儿床里传来了哭声。
    是寄朗醒了。
    从未有过此时的羞耻感,许姿像是做爱被谁偷看了一样,无情的推开俞忌言,套上睡裙,爬到床头,用皮筋将头发挽起来,抱起寄朗,柔声细语的哄他,“我们寄朗怎么了?怎么哭哭了呢?是不是又饿了?”
    床上,俞忌言慢慢套着睡衣,不悦的低哼,“一个男孩子,哪那么容易饿。”
    也不知为什么要幼稚到和自己儿子,争风吃醋。
    许姿心里朝他翻了白眼,“你的儿子随你,容易饿。”
    掀开帷幔,穿上拖鞋,俞忌言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了许姿,头磕在她肩上,伸手摸了摸寄朗白嘟嘟的脸,“你啊,哪里随爸爸都行,但不要随爸爸的自卑,要比爸爸勇敢,知道吗?”
    静下来,抚摸着儿子小小的眼眉,情不自禁说出了这些压抑却诚恳的嘱咐。
    这是他最想对儿子说的话。
    还在坐月子的许姿,情绪很容易敏感,根本听不得这些,她吸了吸鼻,有泪溢出在眼尾。轻轻地,她抓住了俞忌言的手,一起包住了寄朗的小手,而寄朗一下子就不哭了,那只软绵绵小手里的颤跳,是他们生命的延续。
    “他一定会很勇敢的。”
    /
    还有一章番外就全部结束了。
    算是一点点梦境if线,许姿穿回10年前的茶园。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