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夸奖(尿液play慎)

      加上覃霆的施压......覃珂简直是难以自持。
    酸涩的饱胀感持续地刺激着她,她撑不住,只能尽力去抵着覃霆——朝着他在的方向拱着,似这样能借着他力稍微“帮忙”地将尿意止住,不止住多少也能拖延一些。
    她这小算盘打的。
    覃霆坐起身来,他靠着床头,视线漫漫地看着被逗得满身发红的覃珂。
    按计划,他是打算今天起来就把房退了,中午他约了沉林城,吃完饭,下午时候便往奎市赶。
    只是现在......
    小人儿被玩得腰像酸了,酸得受不了,人几乎要趴下去,就朝着他身上倒。搭在他身上的被子在刚就被掀了,此刻他的欲望也同样暴露着,那兴奋的阴茎直挺挺地在他腰腹上立着,见着覃珂这“不禁玩”的样子,是越发的止不住了。
    他指腹下又湿又软,覃珂就这样,自己没什么“能耐”,还总喜欢来招惹。
    覃霆笑笑,他手压住了覃珂后颈,掐着她脖子要她把脸凑到了他性器上。
    “小骗子,昨天被操时也这么说,都爽得喷水了,怎么是受不了?”
    跟她这“娇俏”的小脸一比,那东西要多丑陋就多丑陋。不用他说,她就知道张嘴将他鸡巴含住,她脸侧着,那东西很顺利地往她喉咙去进,斜着的样子,粗大的性器撑起了她另边的脸颊,要那小脸被顶出龟头的轮廓来。
    这跟她自己吃时很不一样......
    她自己来,跟她主人“帮”她,完全是两个性质。
    覃珂自己也能感觉到......这样子,她只能用手勉强扶着床垫,尽可能地把口腔张开,要他能...肆意进出。
    他会肏她的脸颊,肏她的喉口,也会抽出来,用龟头蹭她嘴唇,把马眼里流出来的体液全弄她脸上,在她稍微“放松”的时候,他又会按住她脑袋,猛得进去,把她口腔塞满......
    当然,这么玩......她会很容易地呛到喉咙,呛到时......她会明显感觉到已经进到她喉管的性器,很粗......她咳嗽时的收缩会紧夹着它,在她窒息的同时,她也会吃到那咸腥的气味。
    只是她一直都绷着......无论怎么,覃珂都不敢真的放松。
    久积的感觉让她觉得小肚子都要涨起来,趴伏的姿势本身就会受到重力的影响,她跪得很近,覃霆能随意碰到她任何一处。
    在见不到的地方......那小尿孔已经被玩得张开,避免不了的,已经有体液偷偷渗出来些,不过跟淫水混在一起,很难让人察觉。
    其实有不乏对这儿的调教,从最基础的扩张起,再到道具插入、异物插入等等。覃霆听过有人拿荨麻条玩的,那东西又叫咬人草,茎杆上全是毛刺,毛刺尖端锋利还带着汁液。碰到了先是疼,后来是痒。将它插进尿道......可想而知,那会是种怎么样的滋味。
    像覃珂这细皮嫩肉的......
    覃霆稍稍仰起头,他枕在了床头靠垫上。
    很奇怪,一些在之前他从不会提起兴趣的“活动”他竟都冲动想试在覃珂身上。
    可事实上,别说尿道调教了,有几次他们是真的把实践从头到尾做完的?
    他摁着覃珂的那手在慢慢加力,跟着他腰胯的动作,男人的性器正一下一下地往她喉咙深处顶。
    ......
    覃霆有意识地要它射得更快些。
    不过深喉的话......覃珂是要“可怜”一点。
    她被刺激的眼泪口水乱流,下面也湿得一塌糊涂。但总而言之,她做得还算不错,说得过去。她始终都在忍着,就算她在这时候尿出来......他也不会过分苛责的要罚她。
    主人要射的时候覃珂是能感觉到的。
    首先...是抽插的力度和频率。其次...是他的阴茎会开始搏动。该是个人习惯?或者是男性的生理本能导致?他会压着她长时间的要龟头跟她的喉口接触,如此反复几次,精液味道就会在她舌头上化开......有时候也会直接呛到她喉咙里,要她花好久之后才能喘上来气。
    ......
    也许是奖励她做的还不错?
    去洗手间前覃霆把她的手铐给解开了。
    那手铐就是很常见的成人玩具,昨天晚上在商场的成人玩具店里买的。
    看到这店时覃珂还在感叹:大城市就是不一样......文化这么开放......
    手铐内圈有一层的毛线,即便拷了一整晚也没留下什么痕迹来。
    只是她被松开后骨头还是酸的,两手有些僵硬,似不听使唤。
    不过这都不重要......
    覃霆拎着她直接去了卫生间的淋浴室,听着覃霆的话,她人直立蹲着。蹲下去,这样子本身就会压迫到膀胱,覃珂已经感觉有尿液在渗出来了......她阴道内也在不受控制的收缩着,俨然是十分兴奋的模样。
    她仰起头,眼泪就在她眼眶里打转。
    覃霆垂着眼看她,他的手掌托在她的后脑勺,她是真的很喜欢被覃霆这样的抚摸着。
    从前,她只敢偷偷地看覃霆,她怕覃霆会发现自己“别有用心”的眼光。
    后来,她同样不敢直视他,是心虚吧。
    可她一面心虚着,一面又想要他发现她的心意。
    她在家里故意穿些惹火的睡衣睡裙,故意跟他有些不该有的肢体接触......
    直到现在......
    她终于能光明正大地注视他,她终于能毫不掩藏的将自己的心意和盘托出。
    “张嘴。”
    覃霆扶着半硬的鸡巴到她面前。
    覃珂眼睛一眨,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滑出来,到至今她都不敢相信,覃霆......真的接受了她。
    她将头仰高,伸出舌头,给他看刚咽过他精液的口腔。在她身下......她阴道收缩得更厉害,花穴里根本受不了得分泌淫液,早开始痒了,即便逼口还在肿还在疼,可里面迫切地想要有什么插入进去......
    “尿吧。”
    ......
    她得到了允许,可在长时间的忍耐下......她一时间竟不能如愿地控制。
    先淋下来的是覃霆的尿液。
    ......
    覃珂压根吞不及。
    尿水滚烫,淋在她舌面上,在她脸上......
    他似也知道她喝不下,之后的更多都是浇在了她身上......要她从头到脚都沾上了那股臊味。
    她始终都没见躲。
    这他没教过。
    ......
    覃珂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开始尿的,她尿了很久,更耻的是她竟在排泄中高潮了。
    高潮的来临将覃珂彻底压垮。
    她完全依附着覃霆,两手抓着覃霆的小腿,人歪斜着,几乎坐在了地砖上。
    约两三分钟过去,她身下的尿液还在淌......她已经混乱不堪,本能的用手在刺激阴蒂,当意识到时,那小肉粒已经被她揉得冒出头来,她也被自己这举动吓到了,人慌乱地把手撤开。
    “主人...主人......我错了、我不该......”
    覃霆打开了身后花洒,他拉着覃珂胳膊将人扯起来。
    覃珂伏在覃霆胸前颤抖,她双眼通红,心跳剧烈。水流将刚发生的一切都冲淡,很快,弥漫的雾气将淋浴间充满。
    覃霆低下头,吻住了覃珂的嘴唇。
    厮磨之间,他对覃珂道:“乖,你做得很好。”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