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别人眼里的覃霆 ρǒρǒУ𝒸.𝒸ǒm

      怪怪的,怪怪的
    在不关覃霆的事上覃珂一向敏锐,覃霆先前跟她说过沉林城“事迹”,关于他跟童心覃珂大约知道个大概,但其中细节单从刚刚的看,童心对沉林城不像是感冒的样子,别说是主奴了,说情侣都不靠谱。
    覃珂歪着脑袋,细看下,童心长得很有韵味,很正统的东方美女。正统美人儿跟西方BDSM文化结合在一块儿,自带反差感。
    茶上了一杯接一杯,边上俩人是全喝了,覃珂面前的一动都没动过。
    回完消息  ,童心抬起头,正迎上小孩的目光。
    她朝覃珂挑了挑眉,覃珂也没躲,两眼睛圆圆的。一大一小就这么对视着,看着看着,童心突然笑出来,她放下手机,问覃珂:“去不去卫生间?”
    覃珂差点就被这笑给迷晕了,本来童心对她就有种莫名的吸引力,不是说是荷尔蒙那种大约是欣赏?好奇?总之是很复杂,但能确定的是,她之前对绳子感兴趣的大半原因就是因为童心。
    “嗯,去。”覃珂答应,但实际上她没那需求,她应得鬼使神差,拒绝的话说不出口。泍呅鮜續jǐāňɡ茬У𝓊sh𝓊w𝓊.bĩz更新 綪箌У𝓊sh𝓊w𝓊.bĩz繼續閲讀
    童心站起来,她没跟沉林城招呼,她就站在一旁,看着覃珂跟覃霆小声的“打报告”。她不是什么傻白甜,眨眼间,人在圈子里外已经转悠了七八年。覃珂跟覃霆她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关系,说出来有点玄,但这就是事实。是不是同类,只要稍有接触就能分辨。
    从桌上离开后,童心带覃珂沿着院里的小径往内院走去。她似对这儿很熟悉,覃珂跟在童心身后,这小花园建得好像个迷宫,若是换成覃珂自己,怕是早就找不到北了。
    童心穿了条棉麻的裙子,她人在前面,青烟徐徐,女士的烟细,夹在她指间另有一番风韵。
    穿过道长廊,童心在个小池子边停下,小塘边有坐着的地方。她指了指前面的不远处,路边上有个指示牌,上面标着去处指引:“洗手间在里面。”
    覃珂靠在廊墙边,她背着手,没见要动的样子。
    童心看出她意思,她弹了弹烟灰,问道:“不想去?”
    不想去。
    她手撑在石凳子上,身体朝前倾,对着没吭声的覃珂,“那还跟来。”
    覃珂张口就来:“你不也没去。”
    童心怔了一下,覃珂的回答在她意料之外,看过这小丫头在覃霆边上“唯唯诺诺”的样子,谁能想到这丫头离了她爹能这么有性子?
    她刚叫着覃珂也就是随便一句。
    她本意就不想在那桌子上呆着,跟坐牢似的。没成想这丫头跟她想一块儿去了。
    小池塘里养着锦鲤,红的白的。
    不过都很小,应该是为了照顾观赏性,连鱼都要保持体型。
    童心的眼神幽深,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覃珂,突然道:“你是不是看过我表演?”
    “对看过。”
    是看过还不止一次,不光看了,还朝覃霆问了她跟river都是什么关系,问了她叫什么。
    覃珂脸色微微发红,如果要说这个她怎么能在这时候承认童心算是她的启蒙呢?
    “你怎么知道?”
    “我记得你,你跟覃哥一起,坐在最中间,想不记得都难。”童心笑了笑,“怎么样,当覃哥的sub是什么感觉?”
    啊?
    “我”
    “你不是?”
    说实话,覃珂在听到她问题的第一反应真的是否认。
    在此前,她从来没遇过这样的提问方式。别人说她大多也都带着调笑的,要问也都是问她主人,谁问过她的感受?
    “覃哥可受欢迎,他来店的时间不固定,之前有好些特意来店里蹲点的。”童心说的煞有其事,她说话时就盯着覃珂,那视线烫人,烫得她心烦意乱又无计可施,“我们都以为覃哥要被“攻略”了,结果”
    她话不说完,说了一半就忽地断了。
    覃珂一直没看她,一眼看去是充耳不闻、满不在乎的模样,可实际呢?
    童心不着急,她直起身,慢慢从烟盒里又夹出根烟来,神态动作都优雅极了。
    覃珂被吊足胃口,微风吹过,吹乱了池塘的水波,也吹乱了她的心思。
    “结果是?”覃珂还是没忍住,她扭过头,不情愿地看向童心。
    童心笑意盈盈:“所以是什么感觉?”
    覃珂脸憋得更红。
    除开在覃霆面前,她哪受过这种“调戏”?
    可见童心一副“你不说老娘就不说”的表情,覃珂真想找块豆腐把自己撞死。
    “就”她硬着头皮开口,“一直在被管着。”
    “还有?”
    “”
    还有什么?
    “都都很好。”她发誓,是真的都好……这是她掏心窝子的话了。
    童心“哦~”了一声,这声应得让覃珂直接体温爆表,覃珂咬着嘴唇,“结果呢?”
    “结果啊”童心朝她吐了个烟圈,圆圆的形状造型独特,那烟圈没多久就散在半空里,覃珂隔着薄烟看着童心,什么时候,她已经被童心牵着鼻子走了。
    童心满眼笑意,刚跟那俩大老板同桌差点没把她憋出抑郁症了,不像是现在她故弄玄虚地拉长语调:“结果是金屋藏娇,早就名花有主咯。”
    “你!”
    覃珂羞愤欲死。
    童心在旁慢条斯理地抽烟,来西市的几天让她被抽干了力气,浑身上下一点劲儿都没。今天也是,沉林城非要她出来。她是那天喝大了,鬼迷心窍,脑袋进水了才答应他“七天情侣”的提议。
    后悔的事不提,现在难得自在。
    在这抽抽烟,聊聊天,晒晒太阳,感觉也不错。
    童心把烟递给覃珂:“抽吗?”
    覃珂撇过头:“我不会。”
    “你今年多大?成年了没?”
    “还没,马上了。”
    “真够小的。”童心扯了扯裙子,把皱了料子摸平,“珍惜吧,等过两年,有你后悔的。”
    覃珂追问:“后悔什么?”
    童心眯了眯眼:“你说呢?”
    “”
    “不过,也不一定”她似还想说什么,不过未等开口,她的话音就被前来捉人的沉林城打断了。
    “给你打电话怎么没接?”来找人的沉大少一出现就在兴师问罪。
    童心漫不经心:“没看到,开勿扰了。”
    他似要发作,只当视线扫到了覃珂,又把脾气压了回去。不过还能感觉,他已经是在爆发的边缘
    覃珂权当作没看到。
    不知为何,她刚虽被童心“调戏”得不行,可沉林城一出现,她却有了种跟童心“共脑”的感觉。
    她完全可以找个借口离开,她相信,沉林城巴不得她能这么“懂事”。
    可她的直觉告诉她,童心并不想她这么做。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