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你是

      视线机械地旋转,抬眼,落定。
    精准看到了伫立在原地的男人。蒋坤风尘仆仆,带着风雪欲来的满身寒意,穿着那件与她初次相见时穿的廓形呢黑大衣,周围行人步履匆匆,他目光含杂着沉敛,一如从前,处之从容。
    新年的第一场雪,已下至末端,飘零的细碎雪花无形落进地面堆积的雪群之中。
    隔着茫茫人潮,周韵缓缓握紧手机。
    因为攥得力道太狠,指尖泛白。
    手凉得很。
    蒋坤不疾不徐扫了眼她身边的男人,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他的视线,怔怔抬头看过去,再一回头,却不知道周韵去了哪儿。
    周韵面色发冷,将手机揣进兜中,连看都没再看一眼,决然转身离开,直奔停车场开车走人。
    她步子太快,高跟鞋跺地如鼓点敲击,敞开的大衣迎风向后飘曳,露出身上姣好曲线。
    还没走几步,被人一把揽腰往怀里带。
    “走这么快做什么。”
    男人稍显疲倦的声线和他身上冷冽的气息一贯涌进。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周韵抬头冷冷问他。
    蒋坤掌着她的后脑勺,带她向前走:“还有十五个小时就要和你成为陌生人的,”他停顿一秒,漫不经心,“蒋坤。”
    “可我反悔了,”周韵就着他的话往下,“我现在就要跟你当陌生人。”
    蒋坤置若罔闻,带她走到车前,从她兜中抽出车钥匙,给她扔上了后座。
    周韵气急,当即就要挣扎坐起来,被他伸手抵住脑袋。
    “反悔可以。”
    蒋坤烟嗓一阵沉,“先陪我睡一觉再说。”
    “谁要跟你睡觉?!”
    周韵像是炸毛的猫,恶狠狠拍开他的手,却再次被他握在掌心里,她气急,低头咬他的手。
    蒋坤也没抽手,默默让她咬,好一会儿才问,“解气点了?”
    “没。”她声音闷闷。
    “嗯。”蒋坤用被她咬湿的指节蹭了蹭她的牙,低声道,“等我睡醒,继续咬。”
    听出来他是真的疲倦,周韵终于松了口。
    被他跟撸Molly一样摸了下头发,然后,关车门,开车上路。
    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
    一个不问,一个没说。
    他将车行驶到阜城某一片高档别墅区附近,周韵才知道,这是他在阜城的家。
    也不算“家”,是蒋晟留给他的一套住所。
    看起来这地方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但却无一丝灰尘弥漫,应该由专人定期打扫。周韵还没来过这里,正低头看着玄关处有没有待客的拖鞋,忽然就被人拦腰抱举起来,双脚腾空离地。
    周韵猝不及防,死死抓着他的外套。
    “……你放我下来。”
    回答她的,只有那唇与唇相碰之间干涩又冷冽的触感。
    蒋坤扣住她的脑袋向下,以吻封缄。
    他吻得好凶,好用力,与饿狼扑食有过之而无不及,剧烈捣弄着她唇缝中的舌腔,一阵流连,亲吻的唇啧声在空荡静谧的别墅内骤然响起。
    大脑缺氧,周韵低着头被男人吃含,勾住舌尖搅弄,舌根受了刺激,不停分泌出口水,她根本没有任何还击的余地,被他强制掌控着。
    一阵天旋地转。
    两人一并陷入柔软的沙发中。
    沉寂了一个月的火种,在此刻被再次点燃。
    周韵被这个突然而又蓄势已久的激烈接吻而搞得不停喘息,心脏鼓噪,耳鸣尖锐,愈演愈烈的心脏快要从喉咙中跳出。
    拥吻,缠绵,撕扯。
    蒋坤覆在她颈后,含吮着她细嫩的皮肉,却始终没再进行下一步。
    不知过了多久,周韵微怔,手覆上他短硬的头发,感受到他沉沉的呼吸。
    竟是睡着了。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