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那晚,周韵如愿以偿,又被折腾了好几个小时。
    在酒店的第四天,马尔代夫的天气终于放晴。
    他们依旧在酒店做到凌晨,然后在即将日出之时坐到外面,看了一场只属于他们的日出。
    好美,真的好美。
    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们二人,在这样壮阔的美景下,其余一切好像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周韵用脚拨弄着水花,百无聊赖打了个细声的哈欠。
    “进去?”蒋坤问。
    周韵没力气说话,只是摇了摇头,隔了好一会儿才懒洋洋说,“再等等吧,再看看。”
    活了近三十年,才终于看到一场这样的日出,周韵舍不得走,只想让现在的一幕深深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铭记一辈子。
    蒋坤低头,理顺她的头发。
    下午去海滩玩,周韵在蒋坤和专业人士的带领下,体验了人生第一次冲浪。她身着臃肿鼓气的救生衣,站在冲浪板之上顺着漪澜绿浪在船尾尾波冲浪,她头发全被海水泡湿,湿漉漉的黏在白腻后颈上,宛若深海中游出的美人鱼。
    再到后来,周韵又去感受了一次浮潜。
    只不过和冲浪不大一样,浮潜需要的专业性会更高,难度也更强,稍有不慎便会溺下,周韵就不小心呛了好几口水,余惊未落后大口喘着气,教练几度确认她的状态,她皆笑着摆摆手说没关系。
    蒋坤坐在椅子上,静静看着她。
    感受到蒋坤的目光,她回视望向他,因为距离太远,听不清对方的话,她只能伸手示意自己没关系。
    上岸时,她脚刚踏在沙子上,身子就被人用浴巾包裹起来。周韵被蒋坤抱在怀中,笑吟吟和他分享:“浮潜真的好好玩!如果我再能潜深一些就好了。”
    蒋坤拿着毛巾擦她的头,似是在对待女儿温柔。
    “一步步慢慢来。”
    “慢不了了。”周韵轻轻叹口气,“最多再住一个星期我们就要走了。”
    蒋坤擦拭着她的发丝,“谁规定的。”
    “啊?”周韵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看她一脸惊讶又不解的模样,蒋坤伸手蹭了下她的脸:“不用急,一切都可以慢慢来,住到你腻为止再走也不晚。”
    周韵忍俊不禁:“谁规定的?”
    蒋坤淡道:“我规定的。”
    周韵笑得更欢了:“你怎么这么霸道?”
    蒋坤闻言沉思了几秒,“这样对你来说就算霸道了么。”
    “是啊。”周韵扑进怀里,心里甜丝丝的,“很霸道,但是我很喜欢……”
    感受着怀中不停黏着他的女人,蒋坤低头,方便她亲的更轻松,然后说一句:“你喜欢就好。”
    两人最终还是没住多久,满打满算总共算下来也就住了小半个月,周韵就迫不及待要回融城了。
    一方面,是俞白露那边下了紧急召回的命令,提醒她还有好几个客户的图没做,另一方面,周韵也的确有点玩腻了。
    这地方初见惊艳,但呆久了,还是更喜欢干什么都便利的大城市。
    好吧。
    最重要的是,周韵实在不想吃这里的海鲜了。
    她想吃小笼包,想吃小面,想吃炸串等一切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离开的前一晚上,他们在沙滩的露天餐厅上见证了一场极其盛大的海边求婚。
    求婚的主角是一对乌克兰情侣,周韵这半个月也曾和他们聊过几次天,现在看着男人突然出现单膝下跪求婚,她竟也有些局内人的惊讶和错愕。
    女人不可置信的捋了把头发,满眼泪光,收下了他的戒指,在众人的欢呼和起哄中相拥,接吻。
    周韵在心里默默祝福着他们,唇角始终挂着笑。
    祝福是一回事,但如果是自己遇上这事儿,周韵想,她可能跑的比谁都快。
    她不是抗拒婚姻,只是之前一次失败的恋爱和订婚导致她对婚姻已经有了一个定性的概念,最初的周韵曾以为婚姻还是摆脱原生家庭的最好方式,但现在,她个人觉得婚姻也并不全然靠谱。
    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年里,突然有一天她看到橱窗里的婚纱后心潮澎湃,立刻打电话过去给蒋坤说一声结婚吧。
    但至少现在,至少这一刻,她不想结婚,也不想因为婚姻束缚了她和蒋坤。
    他们现在就很好。
    现在这种状态,真的很好很好。
    蒋坤懂她,也尊重她,所以并不会做出这样贸然求婚的事。
    周韵窝在他怀里感慨:“他们好幸福啊。”
    蒋坤将搭在一侧的手摸上了她柔软的发丝,一点点慢慢抚摸着。
    他说,“嗯,好幸福。”
    周韵纠正他:“我说他们。”
    蒋坤依旧说:“我说我们。”
    周韵与他沉默对峙几秒,忍不住先笑了。
    “知道了,我们也很幸福。”
    回融城当天,下了飞机,当鞋跟落到地面上那一刻,周韵才真正感受到回家了,她惬意伸了个懒腰,长长吸了口气。
    “晚上想吃什么。”蒋坤一手抱着她的外套,一手揽着她的腰往外走。
    “想吃什么你都给我做吗?”
    蒋坤顺着她,“但凡你要的不是镜中花水中月,就都可以。”
    周韵挽住他的胳膊,“才不要,我就想吃一碗面而已。”融城还处于初春的寒冷,温差较大,在马尔代夫吃了这么久的海鲜大咖,回来的第一件事,她只是急需一碗热乎乎的清汤面暖暖身子。
    “就这么容易满足?”蒋坤问。
    “是呀,只要能跟你回家,就很满足了。”周韵亲昵抱住他,倏地,轻轻问了一句,“你还记不记得你欠我一个愿望?”
    “记得。”
    “就是这个。”
    “什么?”
    “一碗面,一个家。”
    她眉眼带笑,和这融城冰雪融化的初阳一般,亮如橙红霞光,艳丽又明媚。
    被她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密无间抱着,蒋坤低头垂眼,看着她在自己怀里蹭来蹭去诉说着她的愿望,倒是忽地想起最初在校庆的那次惊鸿一瞥。
    只不过那时是他单方面看着她,而现在,是他们四目相对,视线交汇。
    他声音平和,带着些不易察觉的低沉。
    “好。”
    “回家。”
    回他和她的家。
    回他们的家。
    融城的寒风已将曾经的一切带走,迎接他们的唯有天空上方象征着生命力的朝阳,他们紧握双手,走出机场,独独走向属于他们的光明大道。
    或许,人生本就该是这样的。
    哪样?
    平平淡淡,又随遇而安。
    唯有他们并肩同行,共度余生。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