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青楼

      是夜,大地沉睡的时间,家家户户早已闭门休息,冷清空盪的街道显的萧瑟凄凉,可此刻,在京城最负盛名的青楼,却是灯火通明、人声正濎沸之时,川流不息的人潮、春色无边的气氛与外头的寂静形成了强烈的反比。
    任凭外头如此喧哗吵闹,位于青楼东方、专用来招待皇胄贵族的小阁楼里,却只有一片寧静,装潢雅緻的屋里檀香裊裊,瀰漫在沉静的小空间里。
    坐在铜镜前,她看着里头映出的绝色容顏面无表情。
    多久了?从出生到现在,十几年了……这张脸的变化却早已经不是自己所熟识的模样,儘管她每天都看着,每天都要为它装扮。
    因为她拒绝认识镜子里头的人,将心与表相完全隔离。
    叩、叩,虽然敲门声很轻,仍然让她皱起眉头。
    「小姐,德将军来了。」
    等待的沉默只有一会儿。
    「知道了,我等等就下去。」
    制式的应答,却需要力气藏起许多气息,强迫自己收起厌烦的倦意。
    她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苦要继续。
    叹了口气,她拿起胭脂开始对着铜镜点色妆扮,熟稔的动作迅速畅然,不一会儿,一张美艳妖嬈的脸蛋便出现在眼前,动人心魂。
    但她又是深深一叹,美眸只有在无人的房间里,才能流露哀伤。
    还能维持多久?她还要撑多久?被层层的限制所束缚,她除了这一张虚有的外貌,什么都没有……她比谁都更懂得在这里生存的必需法则,但她仍怨恨着,在心底深处吶喊着。
    为何老天让她待在这里?还註定了她一生的囚禁与堕落?日復一日的夜夜笙歌,热闹笑声中更深更空的寂寞,只因为她是个女人……
    一股热意衝上眼眶,她忙站起身打开窗,仰首望着高掛的皎月将溼气逼回眼里,却让寂寞将她包围的更是深绝,勾起唇角带出苦笑。
    没有自由、没有信任,更没有所谓的希望,因为她打从五岁就被卖进这里到现在,看过的悲惨现实多不胜数,青楼里的嬤嬤跟姐姐们也一再告诫她,绝对不要相信任何人。
    是的,任何人。
    上门的客人没有真心,楼里的姐妹没有友情,唯图是利才是真理,谁不爱寻欢作乐?谁不见钱眼开?
    但她还是违背心意偷偷地想着,有没有哪一天,她可以离开这里?会有一个人,带着她……
    像是听到她的心愿,驀地一道黑影疾飞在月光下,轻巧敏捷的身手无声而无息地点落在墙瓦上,由远而近朝她而来,在她还来不及看清物体移动的速度,整个身子已经被衝力重重一撞,跟着那物体倒在地上。
    还好后头有软垫,否则她一定内伤。
    使了点力爬起身,她这才发现不明物体竟是个人,而且还是个身着劲装、蒙面、身材凹凸有型的女人……
    「你……」
    只见女子吃力地翻过身,一双星眸似乎含着笑意,让她一愣,随即又闭起眼抚着腰间,深吸了好几口气,沉重急促的喘急声透露着女子的状况。
    她察觉到地上的血跡,正从女子的腰部染落地面。
    莫名地,她的心中没有丝毫恐惧与慌乱,只是皱眉瞪着女子一眼,随即转身翻出所有可用的药品,放到地上。
    「你……你要……救我?」女子似乎有些讶异,星眸在疼痛之中依然晶亮澄澈。
    「否则你会死在我房里。」她小心且迅速地以剪刀剪开女子的衣物,拉开黑布而看清那一道几乎见骨的刀痕,面不改色,儘管她吓的快心脏停止。
    看着故作镇定的她颤抖着手为自己上药,女子不禁莞尔,扯开蒙面的黑布,露出的五官正大刺刺地勾着微笑,对于腰间的伤口不为所动。
    然而让她呆愣的不是那张明艳中揉进英气俊俏的脸庞,而是女子在这种状况下还能掛着的笑意。
    为什么?
    突地,又是一阵敲门声传来,却重重撞击她的胸口,她望着一脸兴味盎然的女子,眉心纹路更深。
    「什么事?」她极力平淡自己的音调,一边为女子上药。
    「刚刚将军府似乎有入侵者,德将军要奴婢来转告小姐,改日再约。」
    她挑起眉头,女子淘气地拉开唇角,笑嘻嘻地望着她。顿了顿,她才又回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待脚步声离去,她也为她敷完药,正小心翼翼地包紥着,「是你?」那方向,的确是德将军的住所。
    原以为女子会掩饰,没想到她却大大方方地承认,神情还颇为得意,「是的,不过我没料到他会跑来这里,所以扑空而失手了。」星眸闪着熠光,凝视着她,「你救了一个杀手,后悔了吗?」
    又是一怔,她不自觉地闪避着女子过于澄澈的目光,总觉得纯然的好刺眼……「我不能让你死在我房里。」掩饰自己的莫名心慌,她佯装平淡地收拾药品。
    「没想到这种地方竟然有你这种女人。」女子完全的口无遮拦,带着捲音的声调总带着几抺轻挑语气,「你知道吗?请我杀人要付代价,反之,救了我的你,想要我给你什么?」
    女子的话着实惹怒了她,「我不用什么代价,只要你别死在这里,马上离开!」
    「别这样嘛,我受伤耶,而且我一动就痛,到时又流血的话还不是一样要死在这里?」女子一付无赖的口吻,费了些力气移动到柔软的床上,舒服地闭上眼,「所以就让我待着吧,流了很多血也是很累的说。」
    「喂!你……」这还是第一次遇到那么耍赖任性的女子,她难得气得连气质都不顾,指着女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可恶!早知道就通知外头的保镖将她轰走或送官府,谁管她会死在哪里!
    但是救女子的理由,是一股很微妙的衝动,连她自己也想不透的悸动。
    忿忿地转过身,她做了好几次深呼吸要自己静下心,一向冷静沉稳的她竟然会被一个陌生女子挑动那么大的情绪起伏,实在无理!于是她坐回铜镜前,还回自己素净的脸庞。
    「原来你长的很美嘛。」
    后头又传来轻挑的声音,是最令她厌恶的调戏语气。但她决定佯装听不见,逕自收拾着那一堆妆用品。
    「你刚刚化的妆实在不适合你,还是现在你比较美。」女子撑着头,望着铜镜里的她。
    「谢谢你的夸奖。」她只是淡淡地道谢,心里却窜过一道莫名的契合感。
    她怎么会注意到真正的她呢?
    「喂!」女子突然又出声唤着。
    没礼貌的叫声让她生气地转首,却见女子向她招手,示意她过去,犹豫僵持了好一会儿,她才走近女子,却被一把拉上了床。
    「你干什么!?」
    她惊呼着欲起身,女子再一次将她拉下,抱在怀里。
    「我用身体来还你,如何?」女子的笑意刻意添加几许曖昧。
    「不要碰我!」当真的她惊骇不已,挣扎着要离开女子。
    但徒劳无功,她被牢抱的更紧。
    「别紧张,我现在受了伤,什么也不能做的。」低声笑着,女子果真只是单纯地抱着她,闭眼低喃着,「我晚上可能会发烧,你借我抱一下,退烧就还你……你叫什么名字?」
    僵在女子怀里,她隐约感受到女子渐渐攀升的体温,这才放弃挣扎,却不知从何涌上了担心,莫名消了怒气:「……梨华……」
    「梨华……真是个好名字,梨花带刺不带泪呵,」女子闭起双眼,鼻间是她令人安心而眷恋的香味,「我叫瞳,我的名字,记好。」
    语音消失在耳边,自称为瞳的女子,已经沉睡。
    盯着瞳的脸庞好一会儿,梨华说不清心头万般杂乱的情绪,想爬起身好好釐清,却被她抱的紧紧。
    长这么大,她还没让人这么抱过呢!
    由于她的名气,得以享受青楼里较高的待遇,她只接待有一定身份地位的客人,在她十八岁以前,只负责表演以及陪伴聊天……这还是第一次,她才知道原来人的怀抱可以那么温暖而舒服,让人如此安心而信赖地被包围着。
    这傢伙,还真的发烧了。
    ♀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