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夜如瞳

      从此,她沾上了这个杀神,总在入夜之后,一回到房间就可以看见笑容满面的她正等着她,然后大剌剌佔据她的床位呼呼睡去,又总在她醒来之前不见踪影,不知何时被抱上床的梨华不自觉摸向身旁的空位,那温度早已冷却许久,神出鬼没的让她以为青楼里的护卫是不是晚上都神隐了,否则怎能让这傢伙如此自由来去?
    来无影、去无踪,同她来时的无声无息,连离开时都像风一般的飘忽无痕。
    但绝不缺席,至少在她们相识这十几天来。渐渐的,在不知不觉中,她的心开始有了变化,悄悄衍生的期待,让她偶然地在半夜惊醒。
    这是不该有的情绪,每当她看着躺在身边跟她一起醒过来的那双带笑的瞳眸时,油然而生的暖意……挥之不去。
    一如往常的,表演结束后,她带着一身疲惫回到房里,一踏入门,便被抱了满怀。
    「梨华宝贝,你回来啦!」瞳一贯不正经的轻挑语气,在梨华耳边曖昧地吐着气音,「我等你好久了……」
    梨华身子僵了僵,有一股悸痛刺过心头,她沉下小脸,缓缓将瞳推开。
    「不要再来了。」
    冷冷丢下话,她逕自走向梳妆台前,动手卸下一身的沉重。
    「为什么?」虽然有点讶异,瞳的笑意依然不减,来到她身后,将下巴抵在她肩上,双手从后环过她的细腰,望着铜镜里被妆点的妖艳女子,「有我陪着你,不好吗?」
    拍开腰间的手,梨华的眉头紧皱,「我不想被你拖累。」瞪着镜中的自己,不将任何馀光分向那个傢伙,她熟稔地抹去一脸的脂粉。
    但,胸口却鼓动的好快……
    「那你当初为什么还救我?」瞳拉开唇角,星眸紧盯着她愈素愈美的容顏。
    「我不能看着有人在我面前死去。」悄悄深吸了口气,卸妆完毕的梨华面无表情,语气至始至终是如此淡漠冷酷。
    长睫搧了搧,星眸半瞇起,瞳将唇靠在梨华细緻的颈边,压低的声音低柔又邪佞,「我说过,这是你救我的代价。」
    「你!」
    用力推开这轻浮的傢伙,梨华气的咬牙切齿,转过身来,杏眸怒瞪着仍笑的一脸灿烂的她。
    怎么能有女人如此无赖!?难道这就是杀手的真面目?
    再度贴近她,瞳半跪在她身前,温柔地执起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却在吻上手背时差那么几毫釐,小手的主人惊慌收回。
    「有我守着你,不好吗?」一双星眸直勾勾地凝望着梨华,似是真认又似是玩笑地问。
    闻言,梨华的心猛然为这句话失速狂跳。
    能说好吗?她得时时为她担心被发现的风险,虽然德将军至今仍安然无恙,但瞳毕竟是个曾经行刺过他的杀手啊!能说不好吗?她知道有几个冒犯自己或硬闯闹事的客人都被修理的很惨,而且不可否认的……她偶尔会在开门看见那双如星般璀璨的瞳孔后,有一股溼意积蓄在眼眶。
    她不想也不愿明白这样的感觉从何而来,因为她害怕自己习惯而依赖这迟早会失去的……陌生人。
    深吸了口气,她试图平稳自己的气息,「你应该守护更值得的东西。」而不是她,即将堕入黑暗的青楼女子。
    「你不值得吗?」将双手撑在她坐的椅子两旁,刚好把她锁在自己与梳妆台之间,瞳又将脸凑近她,唇角扬起的弧度如此邪气又迷人。
    曖昧的距离让梨华差点没窒息,她几乎可以感受到瞳随着呼吸而喷洒的热气,顺势引发她全身跟着躁热了起来,连忙使尽全力将她推开。
    「总之你不要再来了!」淡麦色肌肤被映红了脸庞,梨华羞愤地指着大开的窗门,「马上给我离开!」
    不要再来扰乱她平静的心了!在她还没有违背自己的信念之前……她只要一切回归于以往,照自己所该面对的命运活下去。
    「这我可能办不到。」然而,瞳却没有任何怒意,只是为难地皱起眉头,但眸底的笑意更深了。
    「我开始后悔救你。」咬了咬下唇,梨华真觉悔不当初。
    「你现在杀了我还来的及,我不会反抗。」瞳迅速在她颊边偷得香吻,在梨华因傻眼而慢一步回过神时,人影已闪至窗边,「否则我永远都会缠着你。」
    迷人的微笑消失在月光下,黑影窜出窗外,翩然优雅地跃步在黑夜下。
    永远吗?
    又羞又怒的梨华只能倚窗目送登徒子的离开,无力地深深叹了口气,将手抚在自己的胸口上,不受控制的心跳正质疑她的原则。
    永远能有多久?是否足够改变命运?
    ♀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