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梨花泪

      踏着愈渐沉重的脚步回到房里,才刚关上门,她的叹息都还来不及逸出便落入那个熟悉的怀里,小嘴在惊呼之前已被堵住,毫不客气被索吻着,唇舌攻击来势汹汹,瞬间扫光她的氧气。
    「你干什么!?」差点窒息的梨华才从呆愣中回过神,又惊又怒地用力推开她,羞愤地红了一张悄脸。
    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
    被推开的瞳才不顾梨华的抗拒,弹指间又欺近她,将她锁在自己与墙的双臂间,「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梨华极欲与她拉开距离,小手抵在瞳的肩窝上,使力不让她靠近,「快放开我!」
    星眸直盯着她,面无表情的瞳全身散发一股莫名暴戾的气息,似乎有什么危险在一触即发之间,星眸微瞇、语气低沉:「为什么你会成为他的人?」
    闻言,梨华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回答梨华的是瞳的沉默,但梨华已经猜到答案。
    「你偷听我们说话。」直接的肯定句,梨华并不讶异瞳的本事及作为,却让她怒火中烧。
    「你不会是他的。」瞳再度印上梨华的唇,语气信誓旦旦且霸道。
    不知是瞳的话刺到梨华心中的痛,还是无法忍受她的吻,梨华像隻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股作气将瞳推倒在地,神情张牙舞爪又狰狞,「不用你管!我不是叫你不要再来了吗?快滚!」
    她真的不想让她看到那样的自己,出卖灵魂的自己……
    从地上跳起身,瞳愈战愈勇,直接将她按倒在床铺,以身形优势将梨华压制在身下,「你只能属于我,他不会得到你!」
    「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不敢放声的梨华只能压低声怒喝,推拒的小手当然不敌有武底的瞳,轻易被她攫住手,制于头顶,一双星眸紧盯着她,风雨欲来的狂暴正在眸底蕴酿着,看的梨华又惊又恐,却拚命咬住下唇硬是迎上她噬人的视线,不愿洩露自己的脆弱恐惧,然而,温热的溼意却已溢到眼眶,溃堤只在眨眼间。
    「我说我会永远缠着你,永远!」
    俯首在梨华耳边轻声吐息,语气含有势在必行的绝对霸道,瞳轻吻着她优美的耳廓,舌尖却突然嚐到咸涩的苦味,正要入侵梨华衣摆的手停止了动作,瞳皱眉撑起上身,心疼地为身下的泪人儿拭去不断滑落眼角的泪水。
    「你凭什么这么说?凭什么?」被水气所淹没的美目怒瞪着眼前的登徒子,梨华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悽绝的神情像是对一切都绝望,只剩下提早被抽离灵魂的躯壳,「你知道永远是什么吗?你知道我费了多少的力气才说服自己不要相信这两个字,你知道吗?你能给我永远的什么!?」
    瞳无语,只是凝视着梨华。那神情如此冷绝,流落自己掌心的液体却如此滚烫。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看尽多少的人情冷暖,每个离开的人都得到永远承诺,但又有谁真的给她们永远?哪个不是又伤痕累累的回来?」拉开唇角,绽出一抹没有笑意的笑容,梨华任自己的泪氾滥,「多么可笑,竟然有人相信这种愚蠢的誓言,竟然相信那些男人真的爱她们!」
    明明看遍了前车之鑑,明明楼里的嬤嬤、前辈们耳提面命,为什么还有人坚信像她们这样的女子可以找到幸福?
    「所以你从不相信任何人?」瞳的眼神很复杂,其中难掩深深的不捨,「那你为何还要相信他?」
    「我只能倚靠他……在这里,我不求谁的爱,我只需要一个能够保护我的外衣,平平淡淡的一直到死去……他能给我我所想要的,条件很简单,只要我跟着他。」面无表情的缓缓坐起身,梨华的语气平淡漠然。
    凝视了梨华好一会儿,瞳突然抓住她的手认真道:「我带你离开,跟我走。」
    还未整理完复杂心情的梨华感觉心里又是一阵巨浪翻涌,惊讶地瞪大眼。
    「如果你需要依靠,我会倾尽所有来守护你,如果你要爱,我会爱你。」瞳直视着她,语气坚定。
    驀地,梨华又一股怒意从中烧来,甩开瞳的手并一巴掌挥向她,「你到底要玩弄人到什么地步!」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回盪在房里,掌中传来的刺疼与眼前随即浮起红印的脸颊令梨华顿觉后悔又心疼,但她仍佯装忿怒瞪着瞳,不让她看出自己的心软。
    「我很认真,」毫不闪躲的瞳继续凝视着她,「否则我早就杀了那个傢伙。」
    「难道你不知道你已经被通缉了吗?」梨华差点吼出声,「你现在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才对!」这白痴在说什么大话!
    「我知道有他在,你很安全。」瞳淡淡地道。她观察过青楼的情形,明白她有如此优渥待遇,多拜他的将军之名所赐。
    一听,梨华愣了住,胸口又是一阵狂乱的悸痛,未乾的眼角又释出了溼意。
    她是为了她吗?甘愿背负被追杀的风险……为什么?
    「不要……不要再来骚扰我……」无力地趴倒在床上,梨华的哭音从抱头的双手间传出。
    她只想找回以往的平静,那个可以无谓于命运的自己……
    「我一向说到做到,」瞳掬起梨华披散在床铺上的一缕青丝,放在唇边轻吻,「我不会放开你。」
    「不要再来……」她的泪溼了床单,且不断扩大范围。
    周边气息沉默,再也感觉不到那股温暖,梨华知道她已经离开,她不需要抬首确认,逕自沉浸在自己的悲哀中。
    每个人都告诉她,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信任,而她也告诫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
    可是,她的心动摇了,摇摇欲坠。
    ♀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