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掷千金

      很快的,那个日子到来了。
    这天的她被妆扮的特别美艳,美眸流转间千娇百媚、颠倒眾生,连一旁的婢女及迎接的嬤嬤都忍不住为她惊艳,儘管她面无表情。换上量身订制的华丽红衣,那代表女人即将得到幸福的色彩如此刺眼,如此讽刺。
    「梨华,你真是美极了!」嬤嬤笑的合不拢嘴,为自己独到的眼光而得意,昔日黝黑瘦小又乳臭未乾的女孩,今日却是青楼里最有价值的女人,她的利润翻了几百倍。
    「是呀!小姐,您一定可以迷倒所有男人。」年约十二、三岁的小婢女,一双巧手正为她的头饰做最后整理。
    勾起唇角,眸底却一片虚无悠远,她冷冷地望着铜镜中的自己,被放逐灵魂、即将堕入地狱的女人。
    她看到永远了……永远的黑暗、永远的空虚,那个人果然离开了,永远不再回来了。
    如她所预料,命运照本宣科的进行着,除了意外的插曲让她差点迷失之外,一切又回到轨道,儘管是花魁,她的模式仍然与其他青楼女子一样,在成年礼这日,才是悲哀的开始。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带小姐到前厅去。」
    说完,嬤嬤便先离开阁楼,而梨华也站起身,敛起眸,不愿再多看自己一眼。
    跟着婢女身后的沉重脚步,一步一步遗忘自己的情绪,不要想、不要看、什么都不要求……
    为了今夜,前楼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座无虚席的偌大迎宾厅里挤满了只为一睹她风采的男客,佔了中央最大位的是唯一成为她入幕宾客的德将军,他的神情如此骄傲又贪婪,拉开的笑容持别开怀。
    他等了那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天!
    高台上宛若奴隶任人观赏评价的梨华只是低着小脸,没有多看谁一眼,但那似是娇羞的模样我见犹怜,令在场男客莫不激起怜香惜玉之情,但来者都知道,能买下她灵魂的人,只有那个集权力与财富于一身的男人,没有人可以跟他竞争她。
    她也早就知道了,也早就做好准备,将那唯一且渺小的期盼深深埋藏心里。
    那傢伙永远也不会再来了。
    「恭喜德将军,出价一万两!」站在梨华身旁的嬤嬤欢天喜地公佈最高价,笑的合不拢嘴,「有请德将军敬完酒后再让下人们领您到后院来,我们梨华会在新房等您。」
    仿照婚事的仪式,她冷眼看着底下的眾人涌向那个男人,恭喜敬酒声不断,如同一场闹剧般的可笑,但她却连笑的力气也没有,只能被动地任嬤嬤拖着转身。
    「是不是只要出价超过一万两,就能买下她?」
    清脆悦耳的嗓音优雅穿过吵杂的笑闹声,传进她耳底,当下便认出来者的她惊讶地转过回身,瞪向那一抹踏着慵懒步伐,从容走进大厅里的翩然身影,脑袋全然一片空白。
    为什么……为什么……
    一时之间,厅里也为这突如其来的客人静了下来,只见来者拥有一张俊美绝伦的面孔含笑带电,一双桃花星眸勾的在场女子头晕目眩,明明穿着朴实,举手投足间却散发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气,如此不俗。
    慢慢找回理智的梨华心开始狂跳,既是担心又是焦急,却惊喜又感动,复杂凌乱的心情在胸口中拉扯,有股热意衝上眼眶。
    为什么回来?瞳……
    「这位客人,可是咱们家梨华已经名花有主……」接收到德将军的眼光,嬤嬤冷汗直流。这笔交易早在私下谈好,她可没有胆子得罪将军。
    「可是我想要她。」扮成男装的瞳笑容灿烂,迷倒在场所有女子,但她只将视线投向梨华。
    「可是这……」嬤嬤为难地看着德将军,又看这名陌生人,顿时不知如何收场。虽然将军不能得罪,但总得有个台阶下呀。
    突然,又有人开口说话了。
    「没关係,这本来就是公平竞争的,」德将军不屑地看着她,不相信她有多大的能耐能与他相比,「不管他出什么价,我都加五千两。」
    抽气声此起彼落,为这样的大手笔而咋舌。
    德将军得意地从鼻孔哼气,「小兄弟,你出多少?」
    梨华又惊又急,深怕乱来的瞳被认出身份,也担心德将军找她麻烦,不管瞳的目的是什么,她只希望她平安无事的离开这里。
    「啊,我没带钱耶。」
    话才一落,现场一片訕笑声,尤其以德将军与嬤嬤最为夸张,但瞳依然笑意盎然,不急不徐地从怀中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摊在掌心中。
    「我用这个来交换她。」她笑嘻嘻地道。
    又是让人大笑的举动,客人们毫不客气数落她。
    「那是什么玩意儿?」
    「竟然想用珠子来换花魁?」
    「这小子真是乱来耶。」
    但德将军却紧皱眉头,怒瞪着她,「你是在耍我?」要什么珠子他没有?将军府一大堆什么龙珠、珍珠的!
    不理会他人的反应,瞳只是转头对着嬤嬤道:「我想大概没人会相信它是什么,这里有珠宝商吗?」
    被点名的是刚巧也来凑热闹顺便寻欢作乐的珠宝商人,在眾人期待下硬着头皮上场,接过那颗珠子,仔细检视着。
    「这是东海夜明珠啊!」珠宝商驀地脸色大变,失声喊叫。
    闻言,在场又倒抽口气,眼睛都直了,包括差点掉了下巴的德将军与嬤嬤,还有一颗心快震破胸口的梨华。
    大厅里,诡异地沉默了好一会儿,声音才又从嘰嘰喳喳的细蚊集聚成吵杂。
    「谁知道是真的是假的?」
    「真的夜明珠可是价值连城耶!怎么可能在这小子手中?」
    「说不定那个人被收买了。」
    深吸了好几口气,德将军力持自己该有的风范,冷静地问:「你怎么证明?」
    瞳又笑了,提气轻轻一跃,脚步轻点上高台,在眾人还来不及反应之际一把抱起梨华,跃上更高的二楼,扬手挥袖,烛火全数熄灭,厅里顿时暗的伸手不见五指,驀地,万丈青光从黑暗中射出,底下的人群只来得及藉光看见瞳的笑容以及一脸惊慌的梨华,那道光已被人从高空丢下。
    「啊!」
    「要掉了!」
    在一阵惊呼声中,珠子稳稳落入某人的掌中,赶来点灯的侍人让厅里回復明亮,只见青光消逝处,正是在德将军掌中。
    回过神的他连忙抬首,二楼早已人去楼空。
    ♀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