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你今天醒来能看到我。”

      沉嘉禾醒来的时候有点迷糊。
    房间里光线很暗,沉嘉禾花了几秒钟回忆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内心哀嚎着默默把自己的头埋进了被子里。
    她都不敢回想自己昨晚做了什么,她竟然昏头昏脑的和谢珩发生关系了。
    虽然沉嘉禾的思想并不保守,也可以找出一百个理由解释她昨晚的行为,但现在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谢珩。
    她知道自己既没有开放到能把谢珩当成一个能发生性关系的普通朋友,也没法放下自尊把谢珩看作能予取予求的金主。
    被窝里软和又温暖,沉嘉禾把自己闷进去生自己的闷气,手里的被角却突然被人给抽出来了。
    亮光和微凉的风一起灌进来,沉嘉禾抬起头,看到面前逆光站着一个人。
    “睡醒了?”
    谢珩半蹲下来和沉嘉禾平视,轻声问她:“还想再睡一会儿吗?”
    沉嘉禾下意识的问:“几点了?”
    谢珩低头看了一下腕表,“九点三十七分。”
    “不睡了。”沉嘉禾悄悄把被子重新裹到身上,“你不是说今天要出差吗?”
    谢珩微微点头,“等你睡醒之后出发。”
    沉嘉禾把被子又裹高了一点,声音闷闷的,“我今天就回怀州了。”
    谢珩反应了两秒才意识到沉嘉禾误会了,他很轻的笑了一声,“不是让你和我一起去。我只是希望你今天醒来能看到我。”
    沉嘉禾愣了一下,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过的一种说法,两个人发生性关系之后,第二天早上女生醒来能不能看到男生会很影响女生的心情。
    谢珩倾身在沉嘉禾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之后就退开了,“衣服在床头柜上,都是新的,贴身衣物清洗烘干过了,等你收拾好之后出来吃早餐。”
    沉嘉禾捂在被子里的脸颊和耳朵都烫的不行,她软软的应了一声,谢珩站起身,从窗边的小圆桌上拿了手机离开。
    房门开合的声音消失之后,沉嘉禾才把被子拉下去。
    遮光性极好的窗帘只拉开了一条缝隙透进一点光,在她醒来之前,连这点缝隙都没有。
    看谢珩衣着整齐的模样就知道他已经起床很久了,之后可能一直安静的在昏暗的卧室里等她醒来,还有可能为此延后了出差的行程。
    沉嘉禾觉得应该没有人会不喜欢自己被体贴和在意的感觉,但沉嘉禾一想到谢珩的身份,再想到贺南枝和许司铎,又觉得头疼的不行。
    谁能想到她竟然也有一天会因为自己太受欢迎而觉得困扰呢?
    昨晚谢珩在浴室做过一次之后,又把她重新抱回卧室哄着她草草的做了一次,弄到最后沉嘉禾累的直接睡着了。
    今天在镜子里一看,谢珩后来应该是又帮她洗了个澡,但洗不掉的咬痕、指痕和吻痕都留在了她身上。
    身上有点酸软,不过远没有小说里描写的像是被卡车碾过一样这么夸张,倒是双腿间还胀胀的有点疼是真的。
    沉嘉禾不敢多看,红着脸把衣服严严实实的穿到身上。
    内衣出乎意料的是很不太漂亮但舒适度很好的无痕内衣,尺码也很合适。
    衣服是看起来很普通的黑白撞色毛衣和深蓝色厚款牛仔裤,但一看里面标签上的品牌,沉嘉禾连把衣服穿上身的动作都轻柔了一点。
    洗手台上放还了一套未拆封的一次性洗漱套装,下面压着一条干的新毛巾。
    谢珩细致体贴的让沉嘉禾都挑不出一点错来。
    不过仔细想想,他们第一次正儿八经见面的时候,虽然他态度傲慢,却还特地让助理去买了女士香水给她们当小礼物。
    太会了。沉嘉禾在心里暗暗警醒自己千万不能被谢珩的温柔陷阱给骗了。
    她之前在网上看到有人发帖说不要找大叔型男友,说是阅历差异太大,年龄大的男生经历得多,想要骗小女孩轻而易举,而且找个年纪大的是图他的一身老人味吗?
    沉嘉禾虽然觉得谢珩还没年纪大到这么离谱的程度,但要是谢珩想要骗她的话真的太容易了。
    对许司铎和贺南枝当然也是同理。
    沉嘉禾在温暖的浴室里冷静了下来,她深呼吸了两次,打开门走了出去。
    谢珩正在打电话,声音不大不小,语速有点快,一听就知道在训人。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是吗?我花钱雇你是让你执行我的指令,不是让你来质疑我,明白吗?”
    沉嘉禾站在房间门口没有走过去,但谢珩还是注意到了她。
    他冷硬的神色稍缓,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安静。照我说的做。就这样。”
    沉嘉禾猜谢珩想说的第一个词其实应该是闭嘴。
    谢珩放下手机,朝沉嘉禾走过来两步,语气还有点生硬,“衣服还合身吗?”
    沉嘉禾点头说很合身,看到餐桌上放着热牛奶和吐司,她很自觉地在餐桌旁坐下,仰头看向谢珩,“你去忙吧,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学校就行。”
    “不急。”谢珩拉开沉嘉禾对面的座位坐下,“我送你回学校。”
    沉嘉禾忍下“质疑”谢珩的话,默默加快了咀嚼的速度。
    她顶着谢珩的目光三下五除二的吃完早餐,抽了纸巾擦干净手,站起身说:“我们走吧。”
    谢珩没多说什么,起身从放在茶几上的纸袋里拿出一件白色的长款羽绒服递给沉嘉禾,“今天降温了,再穿大衣会冷。”
    沉嘉禾迟疑了一下,接过羽绒服说了声谢谢。
    谢珩微微点头,把人领到玄关换鞋,旁边还放着另一个纸袋,里面装着昨天沉嘉禾穿来的衣服,最上面放着她背来的小包。
    “除了大衣,其他的衣服都洗过烘干了,你可以检查一下你的东西有没有落下。”
    沉嘉禾又说了声谢谢,只打开包看了一下手机还在。
    谢珩垂眸看着低着头的沉嘉禾,突然说:“我年前会去怀州。”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