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朋友。”

      “贺先生。”
    贺南枝转头看过来,清冷的面容上露出了一点不太明显的笑意,“走吧。”
    他把手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来,沉嘉禾的目光不自觉的跟过去,修长白皙的手像是艺术品一样握住行李箱的把手。
    贺南枝的步子迈的很大,大衣的衣角翻飞,沉嘉禾觉得自己来的路上想好的拒绝的话在一句一句的从她脑海中消失。
    沉嘉禾在自己意志力不坚定的动摇念头之前跟了上去,“你来怀州是要办什么事情吗?”
    贺南枝在跟着地面上的指示找路,听到这话侧眸看了沉嘉禾一眼。
    “来找你。”贺南枝把自己本来想说的办你两个字勉为其难的美化了一下。
    “我……”沉嘉禾磕巴了一下,“你找我干什么?谢先生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不管怎么说,找一个和自己的朋友发生过关系的女生当女朋友都不太好吧。”
    沉嘉禾的话越说声音越小,说到最后她又把自己埋进了围巾里。
    不过这条围巾是沉嘉禾自己的,谢珩给她的围巾她送去干洗拿回来之后收在了衣柜里。
    “这是我应该考虑的事情,而不是你。”
    贺南枝看着沉嘉禾,语气笃定,“而我考虑的结果是不改变我的想法。而且应该为这件事情感到羞耻的不该是你,而是谢珩,他在明知道我在追求你的情况下还诱哄你上床,难说他到底安的什么心思。”
    沉嘉禾有点无措的说:“也、也不是……”
    “他比你更清楚他在做什么,你是一个十八岁的大学生,而他是一个二十六岁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你觉得你玩的过他吗?”
    沉嘉禾抿紧了唇,沉默了下来。
    虽然贺南枝在离开燕州的时候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亲耳听到沉嘉禾承认她和谢珩发生过关系的时候,还是让他的情绪失衡了。
    贺南枝深呼吸了一下,“抱歉,我不该……”
    “你不也是吗?”沉嘉禾难得的没礼貌的打断了贺南枝的话,“你是一个二十七岁的年收入百万的富二代,而我除了你的姓名、年龄、籍贯一无所知,难道我就能玩的过你吗?”
    贺南枝看到沉嘉禾的眼眶里湿漉漉的,像是在委屈的强忍着眼泪。
    他来之前从没想到会把事情闹成这样。
    贺南枝思索了两秒,松开了行李箱的把手,开始解大衣上的扣子。
    沉嘉禾被贺南枝的动作吓了一跳,她后退了一步警惕的问:“你想干嘛?”
    贺南枝没有回答,他把扣子解开,反手把大衣脱了下来挂在臂弯上,里面是一身深蓝色的军装,肩章上是一颗醒目的星星。
    沉嘉禾愣住了。
    “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军人。”贺南枝的语气还算平和,“你还希望知道关于我的什么,除了工作上需要保密的内容,我都可以如实相告。”
    贺南枝赶去火车站之前在参加一个表彰会,难得穿了这身衣服,他当时都没想到这身来不及换下来的制服现在还能派上用场。
    沉嘉禾也没想到贺南枝的大衣里面穿的真的是制服,她一下子被弄懵了。
    制服变装猝不及防的真实的在她面前上演,甚至主角还比网上的视频里戴着口罩的主角更好看。
    沉嘉禾一时之间完全忘记了刚才自己想说什么,脑海里竟然只记得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军人不能随意穿着军装外出的规定。
    “你先把外套穿上吧。”沉嘉禾抬眸看着贺南枝,“万一被人拍到举报你的话就麻烦了。”
    沉嘉禾顿了顿,小声的补充:“而且虽然怀州是南方,但冬天还是很冷的,冻感冒了就不好了。”
    贺南枝沉默了两秒,听话的把大衣重新穿上。
    沉嘉禾从小接受的爱国教育非常到位,以至于她对军人有一种近乎天然的滤镜。
    尽管沉嘉禾知道并不是所有军人在个人生活中都品行兼优,但贺南枝除了性格有点自我之外,其他方面都还挺好的。
    沉嘉禾看着贺南枝重新把扣子扣上,迟疑的问:“你之前不是说你是从事科研工作的吗?”
    “我在空军研究院。”贺南枝简单的回答。
    他看着沉嘉禾已经完全忘记他们刚才剑拔弩张的氛围的神情,第一次在心里感谢他爷爷当初把他强压进部队里的决定。
    “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沉嘉禾点头,“可以。”
    走出几步,沉嘉禾又问:“你定好酒店了吗?”
    “没有。你现在和父母一起住?”
    沉嘉禾还在实话实说和撒谎之间犹豫,贺南枝已经帮沉嘉禾做了决定,“去你家。”
    “不行。”沉嘉禾条件反射的摇头,“我帮你订酒店吧。”
    贺南枝的眉头微皱起来,“在你同意之前,我不会强迫你的。”
    沉嘉禾抿着唇不说话。
    “沉嘉禾,你喜欢我吗?”贺南枝突然问。
    沉嘉禾被吓到的抬头看向贺南枝,“怎、怎么突然问这个?”
    贺南枝没有回答沉嘉禾的问题,只是又一字不差的问了一遍。
    沉嘉禾为难的双手攥在一起,“我……不讨厌?”
    “既然我们双方对彼此都有好感,我也是在以结婚为前提认真的追求你,你为什么不答应和我交往呢?”
    贺南枝的语气冷直又认真。
    沉嘉禾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一时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我、我……”
    贺南枝的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伸过来牵住了沉嘉禾的手。
    贺南枝的手也有点冷,但比沉嘉禾的手暖和一点。
    沉嘉禾下意识的想要挣开,但贺南枝牵的很紧,“既然你不反对,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贺南枝唇角微扬,露出了一点笑容,“我的女朋友。”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