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图

      一日,太子不在,宁冬请过安就跑到书房,双手托腮,手肘撑在条案一角,静静看李惊鸿作画。
    画毕后,小丫头被热烟熏得有些犯困,靠在李惊鸿身上说:“我喜欢你画飞禽,特别像真的。”
    李惊鸿闻言惊怖,郡主年纪虽小,却仿佛能看到他的心一样。
    他与母亲截然相反,对山川河海都没兴趣,最爱的是飞禽走兽,故而特意苦练,疏忽其他。
    李惊鸿望着窗外苍茫浩瀚的云空,“飞禽走兽没有束缚,可以越过宫墙,翱翔九天。”
    “我听表哥说你五岁就进宫,应该没怎么见过这些东西吧,那你怎么画的这么像?”
    李惊鸿:“宫中来过一个驯兽师,那场百兽表演奴才看过。”
    “哦...”宁冬左右一思量,“原来动物也是不得自由的。”
    这话如同惊涛,让李惊鸿平静祥和心湖一阵动荡。
    他竟然还没有一个孩子看得清楚,天下再大也是王土,任你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只要皇室所需,也一样要臣服脚下,成为玩物。
    李惊鸿心灰意冷,沮丧低头,宁冬竟然伏在他膝上睡着了。
    她真像个小太阳,无忧无虑,永远阳光明媚,给人一种暖融融的春意。
    入宫的第二年,宁冬的父亲战死沙场,无休止的战争也正式拉开帷幕。
    太子妃娘家两位兄弟皆是朝中猛将,号角吹响的那一刻,城兵马尽数出征。
    宁冬变得粘人,经常跟着朱召。
    朱召知道她成了孤儿,对她更是疼惜有加,平日没事时一定带着她。
    四月又发了一次兵,兄妹两人站在城楼上目送。
    明明街上百姓熙熙攘攘,但宁冬还是感觉城中一下空了。
    宁冬:“表哥,如果他们也回不来,是不是有多很孩子像我一样没有父亲?”
    朱召将眼泪婆娑的小姑娘搂到到身侧,“怪我,不该让你看这些,早知道就让在宫里跟李惊鸿学画画了。”
    他这么说,也这么做了。
    回宫后,朱召命李惊鸿教宁冬作画读书,但冬儿却萎靡不振,敷衍了事。
    又一日教习,宁冬在纸上乱涂乱画,李惊鸿握住她的手,一笔一画教她写字。
    “任何事都不可操之过急,越是着急就越要平心静气,沉下心做事。”
    宁冬突然眼泪“啪啪”砸落,一扭头钻到李惊鸿怀里,嚎啕大哭。
    多日来她一直忍着失去父亲的悲恸,夜里也不敢放悲声,快憋死了。
    李惊鸿放下笔,柔柔抚摸她的发,什么都没说。
    宁冬哭了一刻钟,把他衣襟都弄湿了,抽声抬头,“惊鸿哥哥,你爹娘呢?”
    “都死了。”
    听他同自己一样惨,宁冬分了神,“什么时候?”
    他心如止水,极为平静地说:“父亲我没见过,娘亲是五岁那年。”
    那比她惨,宁冬问:“怎么死的?”
    李惊鸿望着她,“活活吐血而亡。”
    宁冬一听,双腿跪直,抱住他,学着表哥那样拍拍后背,“惊鸿哥哥不要难过,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
    约莫是同病相怜,李惊鸿在宁冬心中渐渐占了很大一块地方,有任何事都与他分享,李惊鸿则是沉默聆听。
    入夏,身上穿的轻薄,李惊鸿的脚镣便藏不住,走到哪里都拖着长长锁链,伴着聒噪的叮咣声。
    宁冬看到他脚踝被镣铐磨出血水,连鞋袜都浸透了,于是央求朱召把脚镣解开。
    当时皇帝被战事折磨的心力交瘁,太子帮忙处理政务,每日也忙得焦头烂额。
    听宁冬这样请求,朱召有心无力,“冬儿,他的脚镣是要戴一辈子的,直到他死亡方休。”
    “为什么?”宁冬震惊,心想这也太歹毒了。
    “因为她母亲曾经对太皇太后大不敬,所以他是代为受过,一辈子都是罪人。”
    小小的宁冬坐在朱召身边,“什么意思啊?”
    “也罢,当时给你讲个小故事。”朱召叹口气,“当年他母亲奉命入宫为太皇太后作画,结果画了很多太皇太后都不满意,以为她是故意懈怠不尽心,于是下令把她留在宫中,何时画出何时放出宫。”
    宁冬:“这也太霸道了,那她又不是故意不画好的。”
    “嘘!”朱召按住她不知天高地的小嘴,“李惊鸿的母亲在宫中住了近一年,眼看太皇太后的第二个寿诞就要到了,父皇便下令,如果再画不出,就视作藐视皇室,满门抄斩。”
    宁冬小心脏倏然提到嗓子眼,“然后呢?”
    “然后他母亲通宵达旦,终于画出来了。结果....”
    “嗯?”
    “结果在太皇太后寿诞当日,她突然一口鲜血喷在画上。没多久,太皇太后就薨了。”
    “那李惊鸿的娘亲呢?”
    朱召叹了一口气,“喷血之后,她就打入天牢,直至吐血身亡。父皇觉得正是她血溅寿宴才召开不详,因此迁怒于李家,特意下令,除非李惊鸿亡故,此生不得除去脚镣,要让他代母赎罪,时刻谨记李家罪行。”
    不光如此,每年太皇太后忌日,他都要受鞭打之刑,以告在天之灵。
    这是宁冬第一次感觉到权势的力量,轻而易举就可以毁人一生。
    李惊鸿的脚镣声成了她心痛之源,每次听到宁冬都回想起这段恐怖故事,无法想象,经受过如此磨难的李惊鸿是如何活到今日的。
    八月初,李惊鸿受鞭刑的日子。
    宁冬觉得自己一下长大了,喜欢蹦跳带风的双脚骤然发沉,老老实实在寝宫待了一个月。
    朱召久不见她,特意过来探望,“怎么了?谁惹你了?”
    宁冬望着他一身太子袍,忽然想到宫里人都说他最近经常发火,动辄板子伺候。
    “没有啊。”
    “那为什么不出门?”
    她坐在鱼塘边,踢踢小脚,“出去也没意思。”
    朱召捏她薄薄的耳垂,“想不想出宫转转?”
    “能出去?”宁冬来了兴致,“就我们两个吗?”
    “还有太子妃,还有...”他故意卖关子,急得宁冬团团转。
    当听到李惊鸿的名字后,她激动抱住朱召。
    朱召忍俊不禁,嘱咐宫人收拾收拾,叁日后就乘车出宫。
    朱召和太子妃同坐一车,宁冬和李惊鸿各自一车,路上风光无限,将秋季的悲凉风貌尽收眼内。
    恰逢暖日,他们爬上云山之巅,饮露采花,惬意逍遥。
    爬台阶时,朱召对李惊鸿说:“你说你自幼囚在宫中,没见过什么群山峻岭,画不出我朝锦绣山河,现在你看到了,回去就好好画吧。”
    李惊鸿:“奴才会尽力而为。”
    朱召满意点头,与太子妃走到前方亭子里休息,宁冬也跟上去,问:“表哥,为什么突然要惊鸿哥哥画锦绣山河?”
    太子妃见朱召羞于启齿,便代为回答:“前方战事不容乐观,需要向邻国借十万兵马,但他们要一幅我朝的山河图。”
    朱召愁容不展,“这幅图是小,他们分明是想知道我朝的地形,以便来日遣兵来犯。”
    明知邻国借兵是包藏祸心,但又不得不妥协,谁让本朝重文轻武多年,没有精兵强将可用。
    尽管他们二人忧心忡忡,仅有七岁的宁冬根本理解不了,她眼中只有立于悬崖峭壁上的李惊鸿。
    宁冬生在南方,见雪心喜是常性。京城的冬天已经过去了很久,但她却觉得雪依旧在
    ——就是李惊鸿。
    穿上纤尘不染的白衣,像冬天的雾凇一样,仙姿玉色,不惧千难万险,终年冰清玉洁。
    父亲曾说,希望她品质高洁,知足进取。从前她觉得迷茫,可见到李惊鸿后,忽觉这些一下有了具体模样。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