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了

      倾城趴在地上,像是难过的死过去一般。
    屠云心中亦是悲痛万分,“原来是你害了我师兄。”
    “其实,师兄是被逮捕回京的,因为大律馆屡次催促他回京复命,他都抗命不归。馆中纷纷猜测他渎职包庇,所以强制带回归案。现在看来,十有八九就是因为你了。”
    “逮捕?”倾城颤颤抬头,哑着嗓子。
    屠云眼眶濡湿,指着她,“你只知道你的苦难,何尝知道我师兄的艰辛。霍钊是遗孤,从小就没有父母,是师父将他从战乱中救出来的。
    师父不光对他有传授之恩,更有救命之情。
    因为战乱,他的听力只剩下两成,考了叁年才得以进入大律馆为民请命。不管多危险,多困难,他没有退缩过。
    他是步步踩着刀尖才走到今日的。为了你,他不光毁了自己,连命都搭上了。”
    倾城眼泪不再流,双目苍白地靠坐着。
    “我师兄一生清白,从未徇私枉法,也没放过一个凶手。为了给你拖延时间,他刚到京城就自刎谢罪,让人查无可查,你还想如何?”屠云眼睛热红,强忍着不让眼泪掉落。
    李酡颜从未看她这样,猜想霍钊在她心中分量必然不轻。
    倾城心弦崩裂,这叁年里她恨不得烧香拜佛求他死,没想到霍钊早就死在叁年前,而且是为了护她而死。
    “为什么,为什么...我说过,我只要你回来。我最害怕一个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倾城失魂般念念有词。
    见状,屠云心里反而好受一些,至少证明霍钊也不是白白死的。
    “这叁年,大律馆无人敢提我师兄,私底下都说他是畏罪自杀,不配做大律馆的人。”屠云说完,一擦眼泪走了。
    倾城气息微弱,身子不受控制抽搐,嘴角涌出一股股鲜红的血液。
    李酡颜阖眼,感慨良多。
    “霍钊没有负你,倾城,放下屠刀吧。”
    倾城有气无力地反复独念:“我只想...只想跟他在一起,哪怕死在一起....”
    李酡颜回家的时候屠云正趴在窗户口看焦佬儿。
    不能咬人的焦佬儿痛不欲生,嘴里的麻绳已被血水泡红,恶红的双眼瞪着人,跟一头没有人性的野兽差不多,胸腔里时不时发出阵阵惊悚的兽声。
    “是我害了你。”屠云内疚蹲下去,后脑勺一下下磕着墙壁,呆呆望着屋檐下雨滴。
    李酡颜回屋拿了一件披风,柔柔盖在她身上。
    屠云侧头,趁势将身子歪向他,李酡颜展开怀抱拥住。
    两颗心同时都平静了。
    “本身,师兄回京也会被调查,但谁都没想到,师兄刚到大律馆就拔剑自刎了。
    他留下一封谢罪信,信中对案情只字不提,只说他能力不足,无功而返,让百姓无辜枉死,愧对师父多年栽培,唯有以死谢罪,方能心安。”
    屋檐下有些寒,李酡颜将她搂紧一些,披风盖严实,“我听得出,你师兄是个有抱负、有胆魄的人。”
    “嗯”,屠云说:“他为人敢作敢当,绝不是畏罪自杀之人。我之前一直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自杀,现在大约明白了。”
    “他是在替倾城杀人灭口。”
    屠云情不自禁流泪,“师兄不想背叛大律馆,又不能手刃倾城,所以只有这条路可以走。”
    说完,屠云脸埋在他胸口,低低啜泣。
    这个凄美血腥的故事让李酡颜心中五味杂陈。
    霍钊的信仰和使命不允许他放过任何一个犯人,而倾城固然身世可怜,但恶贯满盈,而且身份见地与霍钊都有着天壤之别,他们注定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两者飞蛾扑火般相爱后,只能是灰飞烟灭。
    可怜又可悲。
    “大人,大人....”毕良撑着一把陈旧的破伞走来,站在雨里弯身禀报,“倾城自尽了。”
    “怎么会?不是锁着的吗?”
    毕良神色复杂,“她就是用锁链把自己活活勒死的。”
    想起那个场景,毕良五内俱寒,从没见过如此狠心的人。锁链缠脖,双手拉紧,这是报了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到,被发现的时候双手都没有松开。
    屠云眼眸酸涩,“好好葬了。”
    “是。”毕良手里拿着一个琉璃瓶,“大人,这是倾城留下的东西。”
    屠云掀开披风,打开玻璃瓶,里面是个小小的白虫。
    她打开焦佬儿的房门,将玻璃瓶口放在毕良鼻下,白虫很快就顺着呼吸爬出瓶口,钻到焦佬儿的鼻子里。
    刹那间,焦佬儿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浑身抽搐,满地打滚。
    “哥哥”焦小儿跑进来,压住左滚右滚的焦佬儿。
    没一会焦佬儿就安静住,屠云等人屏气凝神,只听焦佬儿“哎呦”一声,“谁压着我呢。”
    听他终于能说人话,屠云松口气,“你没事吧。”
    焦佬儿口衔麻绳,浑身疼得要死,望着屋子里的人,狐疑道:“发生什么事了?”
    大家没听清,但踏实笑了。
    李酡颜说:“亓官,快松绑。”
    亓官用菜刀把麻绳锯断。焦佬儿看到弟弟脖子上缠的纱布,以及自己满嘴鲜血,气得差点窜上房梁。
    不过幸好,他刚解了蛊毒,又叁天没吃饭,浑身都没力气,刚松绑身子就软绵绵跪下去,连发火都不行。
    “我要吃饭。”他弱弱捶地。
    “放心吧,你可是功臣,一定要好好犒劳。”屠云将披风还给李酡颜,“我去买点好酒好菜。”
    说着人已经出门,李酡颜疾走两步跟上,在门槛内拉住她胳膊,“让亓官去吧,雨大,他能驾马车。”
    屠云望着他温柔似水的眸子,一下懂得倾城说的那种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李酡颜俊脸微红,手慢慢收回,有些窘然。
    屠云知晓他是不好意思,一把抓住他的手,暗暗较劲,“现在才知道害臊,是不是太迟了。”
    “县太爷胆大皮厚,我确实望尘莫及。”
    /
    叁日后,秋雨渐收,县衙门口贴了一张压着红官印的告示。
    告示中将案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百姓们无不惊叹曲折离奇,不过好歹真凶已除,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了。
    趁着秋高气爽,山路与书院再次开工。
    一日屠云回来,直奔李酡颜的房中,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坐下就“咕嘟咕嘟”喝茶。
    李酡颜坐在新装的窗户下看账本,他最近也忙,水烟坊不仅要重新装修,歌姬也是一大难题。
    “阿云呢?”
    “刚才还在这呢。”李酡颜低头找了找,连个猫毛都没见到。
    “亏你还是它爹,孩子丢了都不知道。”屠云打趣,也不着急,提壶又倒了一杯。
    一股桂香从窗户飘来,李酡颜衣袂微微动颤,“当初是看它可怜才收养,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自然就嫌我庙小,容不下它。”
    这到底是说人,还是说猫?
    屠云坐到他对面,手掌盖住账本,“我明日想去宋莲家看看,你要不随我同去?正好见见太阳。”
    “不去。”李酡颜拎开她的手,“好容易清闲了,在家养养身子。”
    “你这身子就得见见太阳。从前在皇宫那是出不去,只能禁足自囚,现在你要钱有钱,也有了自由,何必还把自己困在这个房子里。照我说,不如走出去,观山望景,岂不美哉。”
    李酡颜低首不语。
    屠云只当他是听进去了,又说:“殷汤给殷施琅寻了一门亲,这事你知道吧。”
    “嗯”城里这两天已经传的人尽皆知。
    “咱们一路去恭贺?”
    “不去。”
    “这又是为什么?”
    “人多。”
    “就是人多才热闹啊。”屠云大手一拍,“而且我是县太爷,商帮总头的儿子成亲我都不去,这不是给人家送话柄吗?”
    李酡颜心间的一口气沉下去,说:“县太爷想这个想那个,有没有想过县衙何时修葺?”
    她装傻充愣道:“我这不是手头紧吗?过些日子也不急。”
    “县太爷可以从我这里借银子。”
    “那不行,我这人不喜欢欠债。”她又故意嘀咕,“修好了县衙,我还有什么理由在你这里赖着。”
    李酡颜瞬间哑巴了,一句话都不再多说。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