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屠云更正,“他是怕我留恋北襄。”
    “留恋?”李酡颜细忖这二字,仿佛当头一棒,倏然冷静下来,“他知道了?”
    屠云无力点头,“今日你不该拦着我,反正得罪了殷家也无妨,我都要走了。”
    气儿好歹能帮他出了。
    “万一他们报官呢?殷汤肯定知道殷玄琅是新县太爷。”
    “倒也是,主要我闹个翻天覆地走了,难保殷家不会找你算账。”
    这些李酡颜都不在乎,包括今日殷施琅说的混账话,也烂在肚子里。
    “几时走?”
    “耽误不得,表哥可不是普通老百姓,他怒了,大手一挥,北襄天塌地陷,我就成了罪人。”
    孰轻孰重,她还是拎得清楚的。
    人一旦有了权势,或多或少都蛮横些,这点当年朱召登基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
    当年在京,后宫选入大批佳丽,这些女子或多或少都与朝政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逐渐表哥对人就有了防备之心,对她态度也大不如从前。
    记得有次她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簪子,表哥大发雷霆,让她禁足三日。
    事后表哥身边的侍人说,当日朱召是因为心烦才迁怒与她,并非是真心对她发火。
    不久后,她听闻表哥处置了一个扶大人,那可是助他登基的重臣。
    幸亏她及时抽身,这些年也立过汗马功劳,否则光凭儿时微乎其微的旧情,根本难以维系到今日的疼爱。
    自来君王无情,越接近权势的人,越是惊胆难安。
    李酡颜:“那明日一早就走?”
    屠云不舍望他,“好”
    一夜两人无话,李酡颜搂着小娘子,彻底难眠。
    天未亮,屠云身边就空了,她揉着困倦的眼,在房中环视。
    “李酡颜?”
    屋里昏沉,看不清东西,阿云“喵”顶开门,从门缝里钻进来,跃到床上。
    屠云揉揉它毛茸茸的脑袋,“你主人呢?”
    院子里传来动静,屠云下床,从窗户口探身一看,是亓官提着灯,跟李酡颜说什么。
    听到开窗声,李酡颜仰头,匆忙交代几句,回身上楼。
    屠云:“一大早,你跟亓官说什么呢?”
    “手张开。”李酡颜抖了抖长袍,袖子从手臂套进去,领襟交迭一压,系上腰带,“不能空手上路吧。”
    “倒也是,我毛驴还在毕先生家呢,不知道他醒了没有。”
    李酡颜将她拉到铜镜前坐下,木梳从头梳到尾,三千青丝又顺又滑。
    “毛驴不知几时能到京,给你备了一匹快马。”
    “也好。”
    “路上小心些,不能再被人抢了。”
    屠云眉尾上挑,看见他泛着墨香的袍袖,“放心。”
    门前寒雾缭绕,李酡颜将包袱放在膘大体壮的马上,里面有干粮,衣物,银两,足够她路上用的。
    “我的毛驴跟我了三年多,我再穷的时候都没卖过它。你把毛驴领回来,当是换你的千里驹。”
    李酡颜转身,屠云倚靠在门旁,闲聊的语调不像是要走的意思。
    “好,天亮就去领。”
    “嗯”屠云又说:“路修好了,书院也建好了。接下来就是请先生教书,这事你跟殷玄琅说。剩余的银子都在毕先生那里,让他支用即可。”
    “好”
    屠云再无可交代,她来的时间短,也就干了这两件事。
    李酡颜目送她上马,亲眼看着屠云“哒哒”远去。
    “斗篷没拿呢。”亓官从院子里跑出来。
    李酡颜急躁夺过,提着灯笼往前跑,一脚深一脚浅,歪斜的身子屡屡都像是要摔倒,可偏偏又没有,抖抖颤颤,又站稳了。
    屠云听到呼喊声,勒马赶回去。
    秋后北襄天气骤冷,李酡颜吐着白雾色热气,将一件绿绒带帽斗篷递过去,“披上,路上雾大风大,别生了病。”
    屠云一挥披上,系紧,帽子也扣上,一手提住马缰,看着仰头的李酡颜。
    “回吧。”她说。
    晨雾渺渺,长街空荡寂静,两人一高一低对望,谁都没动。
    “到京城,记得来信。”李酡颜道。
    屠云低身,在他唇边印下凉凉一吻,“决不让你做倾城,我一定会回来。”
    李酡颜深情款款笑了。
    “驾——”屠云如离弦之箭,朝着晨光未起的地方奔去,一人一马,越走越远。
    她回头张望,李酡颜提着一盏朦胧灯火,孤魂野鬼一样站着。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