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亓官说的茶馆,正是原来的水烟坊。
    细碎的雪花又飘起来,棉絮似的落在发间,屠云冷得缩了缩脖子,信步走进去。
    茶馆里热腾腾的,满坑满谷都是人,最里面有个红漆台,台上有个老先生,一桌一扇,口若悬河说着跌宕起伏的英雄故事。
    老先生讲的故事慷慨动听,一张红口白牙道出千兵万马的气势磅礴。
    屠云踩着兀自站了片刻,将茶馆看了一遍。
    二楼许多人朝下俯瞰,津津有味听书,只有一个人,怔怔地望着她。
    不是李酡颜又能是谁。
    他极为平静,不像宋莲与亓官说的那样痴啊疯的,月簪半挽发,一身白底亮黄鲜袍,凤眸璀璨,俊质胜仙。
    若不是她真实看见,还以为是哪路子神仙入了凡尘。
    屠云提袍上楼,李酡颜目光追随,等她来至眼前,才轻轻笑了。
    “你回来啦。”
    他似乎不惊讶,只是有种祈愿已久的感觉。
    屠云觉得不对劲,眼神有些僵木,不太鲜活,像贤愚不分的孩子。
    她握住他伸来的手,冰凉。
    “我回来晚了。”
    李酡颜目不转睛望她,“我没说晚,哪个敢说你迟。”
    屠云眉眼一弯,紧住他的手,“你把这儿改成了茶馆?”
    “嗯。”李酡颜的视线片刻不离她,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温柔。
    屠云有心听一听,不过时间来不及,出来这么久,孩子该醒了。
    “我们回去吧,又下雪了。”
    李酡颜恍惚往外一瞟,果见细雪飘舞,一瞬又移回她身上,“走吧。”
    马车里有手暖,屠云刚才一路抱着,下车一趟回去,身上温气被搜刮所剩无几,又赶紧拿在腿上。
    孩子要吃奶,她现在可不敢生病。
    “你冷吗?”她刚一问,身子就被紧紧裹住了。
    在外面李酡颜终究克制着,现在车内就他们两个,恨不得揉碎了她,低低在香颈里问:“怎么才回来。”
    “我...”屠云松了松身骨,贴靠在他怀中,“到家你就知道了。”
    “我太高估自己的了。”他酸声耳语。
    如果屠云再不回来,他真要撑不下去,寒风凌他骨,冬阳煎他寿。
    一颗泪滴到她脖子里,烫得屠云心发疼,“我也想你,但实在不便回来。”
    李酡颜吻啄她脖颈,千言万语都不必再说,“我知道。”
    他没有抱怨的意思,不过是喜极而泣,感谢她终于回来了。
    一路上李酡颜都搂着她,两人谈及北襄变化,又问起殷玄琅这个县令如何。
    “挺好的,县令虽然不是大官,但在鹿灵已经是头儿。所谓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他在京城官场多年,查案不及你,但断案倒是雷厉风行,威严是有的。”
    “那就好。”她又问焦小儿,“他哥哥来了么?”
    “来了,见焦小爷待得舒适,住了半个月又走了。”
    屠云点头,舒舒服服闭上眼,在他怀里眯一会,“我刚到就出来找你,乏得很。”
    他仍觉得不真实,搂得更紧了,“回去好好歇歇。”
    “那估计不行。”她神秘一笑。
    “嗯?”李酡颜疑惑。
    马车停住,屠云还没进院就听见哭声,箭步上楼,将祥叔怀中嗷嗷大哭的孩子接过来。
    “您可算回来了,我怎么都哄不好他。”
    屠云托着孩子,轻轻拍打,“孩子一直都我带,没怎么见过外人。”
    踏着洪亮的哭声,亓官扶着李酡颜上楼,门没关,刚站定就看到一个三四个月大的婴孩趴在屠云肩上,嘟着肉嘟嘟的小脸,哭得一抽一抽。
    “你...你走了一年多,连孩子都有了。”亓官气得头上着火,恨不得将屠云立马赶出去。
    李酡颜见小鼻子小眼的孩子,脑子里放烟火似的嘭嘭乱炸,满眼匪夷所思。
    祥叔将李酡颜拉过来,乐的嘴都合不上,“您快看看。”
    李酡颜瞧着与自己有七分像的孩子,一点都不敢乱碰,眼珠定住,“这是...”
    孩子已经哄的差不多,白嫩嫩的脸哭得通红,抽嗒嗒地望着李酡颜,小手抓着娘亲肩膀,有些害怕。
    “给你爹抱抱,好不好?”屠云与孩子商量一句,小心翼翼交给李酡颜。
    李酡颜手忙脚乱,坐在凳子上,把软乎乎的孩子搂住,肢体僵硬如同新生,还不会灵活运用。
    亓官听见屠云说爹,瞳仁震惊,刚要凑过去看,祥叔“嘘”一声,把他撵出去,还把门给带上了。
    “祥叔,怎么回事啊?”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祥叔暗喜。
    真是老眼昏花,孩子都有了才明白什么情况。
    原先他还真以为主子断袖,给了屠云不少脸色,现在看来,是他辨不出雌雄。
    那孩子长得实在太像主子,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这下他们李家可算有后,他这个老奴也有脸去见夫人了。
    房内,李酡颜的心满满当当,望着孩子,又望她,眼睛有点顾之不及。
    屠云坐在他对面逗孩子,“名字还没取。”
    “几...几时有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他语无伦次,大脑一片白茫。
    “回京之后我就一直不太舒服,后来太医看诊,说是有了三个月身孕。我写信给你,事后才知道被表哥拦下来。
    怀他的时候也不知怎么了,身上总是不爽利,表哥说让我在宫中踏实把孩子生下来,往后的事,往后再说。”
    -“我知道这是表哥的缓兵之计,但当时身体太差,离开皇宫绝不是上策。而且表哥对我很疼爱,孕期吃穿用度跟皇后都比得起。于是我就答应他,孩子落地再说。”
    李酡颜不知她身子差到何种地步,想她胳膊骨裂了都不吭一声的人,此刻用太差来形容,肯定是很不好。
    “现在养好了吗?”他担忧望去。
    屠云面露难色,“好多了,就是奶水不太足。”
    “叫谢先生来给你看看。”
    “也行。”
    孩子突然又哭了,屠云发愁,“应该是饿了,给我吧。”
    屠云抱住孩子,背着窗口而坐,看了看他,难为情地侧了侧身,单手解开衣襟。
    一只雪白红乳露出头,比之前要饱满圆润,撑鼓鼓地挺翘着,顶端红尖儿娇艳欲滴。
    孩子含住乳尖儿,小嘴嚅动,未嗦到奶水,便用力吸咬。
    屠云眉间疼得发皱,每次喂孩子她都犯难,孩子幼小不懂事,不知她奶水少,总是肆无忌惮嘬弄。
    白色薄光透进来,将喂奶的小娘子镀上一抹神圣的气韵,雪色垂坠的乳房形状优美,孩子两腮咕嘟咕嘟吸个不停。
    李酡颜瞧她难受,拿来一个白貂大氅,披到她肩上,“我去去就来。”
    “嗯”
    李酡颜将门关上,下楼吩咐亓官去请谢赁,又命他找几个有经验的乳娘,再买一张小床,以及孩子用的小被小褥。
    他又慌又急,晕头转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亓官说:“要不我问问宋娘子?她有两个孩子,肯定知道准备什么。”
    虽然不知细情,但亓官丝毫不怠慢,先把谢赁请来,又慌忙去找宋莲。
    孩子吃饱就睡了。
    屠云乳上被咬得又红又肿,奶尖儿还被嗦破了皮,衣裳一碰就疼的不行。
    她合衣,将孩子放在床上。
    谢赁来了之后一句都未多言,将药箱打开,专心为屠云诊脉。
    他言道:“您气血亏虚的厉害,先用些温补的药膳调理调理。”
    “谢神医。”屠云扭捏一下,反正当初避子汤就是他开的,她女子身份早就该知道,说:“那没有奶水,也是以为这个?”
    谢赁:“十有八九,可以吃些下奶的汤试试。”
    李酡颜:“还请谢先生开个汤方。”
    “会的。”谢赁提笔,在纸上写下好几个汤方,跟李酡颜一一讲明,“这些汤不能同时喝,一味喝两日不见效,再换另一个。”
    “好”
    李酡颜送谢赁出门,到门口,谢赁让他留步,温和笑道:“恭喜掌柜,喜得贵子。”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