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夜晚,飞雪漫漫,屠云喝了谢赁的汤方,坐在床边哄孩子。
    小床买到了,依照宋莲的指点,最底下铺了狼皮褥,狼皮褥上又铺了一层棉软的小毯,身上盖一个青色小花被。
    李酡颜将滚烫的手炉塞到怀里,说:“你上床坐着,冷。”
    屠云褪了鞋袜到床上,孩子的小床就在手边,一耷眼就能看到。
    她看孩子,李酡颜看她,想到谢赁的所言,手臂一伸,将小娘子搂到怀里,耳鬓厮磨道:“辛苦了。”
    屠云幸福摇头,“你还没给孩子取名字。”
    李酡颜:“我想好了,小字初晓,单字一个“榷””
    屠云反复在齿内咀嚼两遍,越听越觉得喜欢。
    李酡颜宽衣上床,又搂住她,“累了一路,今晚好好睡吧。”
    “嗯”屠云枕在他心口,有一事还放不下,“他们说你病了。”
    李酡颜声若三月春风,“没有的事。”
    屠云睡过去,半夜听见孩子啼哭,倏然惊醒,却看到李酡颜搂着孩子,坐在桌旁边摇边哄。
    她心安下去,靠在枕头上说:“应该是又饿了,抱给我吧。”
    李酡颜将孩子送过去,抄起衣裳拢住屠云,“你若同意,就让乳娘喂他。”
    “我怕你儿子不肯吃。”屠云叹道:“之前在皇宫他就不肯吃,最后还是我喂。”
    李酡颜把蜡烛点燃,端到床边,醉红色的火苗跳跃,将幔帐照的发烫。
    屠云扯开罗衫,孩子咬住乳头,却没想象中的疼痛,依稀听到孩子的微小吞咽声。
    她惊喜,“好像有奶了。”
    李酡颜替她疼的心一时松展,张臂环住她和孩子,“还是谢先生有法子。”
    屠云嫣然点头。
    生过孩子的小娘子气质不再凌厉,一颦一笑都透着熟韵,身上泛着淡淡奶香,闻着十分舒心。
    左边的乳儿咬破了,屠云这回用的是右边,沉甸甸的乳儿让孩子含得湿漉漉的,吃饱后乳头淋着一层水液。
    孩子吃饱又睡了,李酡颜把它放回小床里,熄灯回床。
    屠云侧身,没安全地搂着他,膨胀的软乳压在他肋骨,乳汁晕透的衣衫,奶香飘散。
    他呼吸不自然,喉咙干紧,胯下之物骄傲发硬。
    “怎么了?”她摸摸李酡颜的脸,有些超出常温的热感。
    李酡颜扼住她手腕,低声警告,“别再动。”
    屠云一条腿搭过去,碰到他裆部肿胀的一坨,顿时趴在他肩上憋笑,“你可别憋坏了。”
    “你现在,能碰吗?”他声音小心翼翼,呼吸都滚烫。
    “怎么不能碰,出了月子就能。”屠云贴到他耳边,蛊惑道:“我也想你。”
    孕期时她整夜都想他,不光是心,身子也很想,恨不得一翻身就能摸到他,让他抚慰抚慰自己,解解欲火。
    她都这样说了,囚在李酡颜身体里的洪水猛兽倾巢出动,反压住她,打手撕开衣襟。
    松软高翘的奶子诱人地晃荡,他舌头挑弄,尝到一抹奶味。
    屠云敏感地直哼哼,知道趴在身上的是李酡颜,骨头都酥了,软的一塌糊涂。
    李酡颜猛地把脸扎进屠云胸上,长舌卷绕乳头,缠绵几圈,又一口含住,吸吮、啃噬。
    “嘶...疼,轻点。”她低低央求,又觉得舒爽无比。
    吸了一会,李酡颜忽然喉结吞咽,屠云听到后脸红到滴血,推搡,“你还抢儿子的口粮。”
    李酡颜打手游在她身上,抚摸腰肢,揉捏蜜臀,惹得小娘子不住战栗。
    真是小别胜新婚,她嘴上嗔怪,但身子却诚实暴露出对男人的饥渴,李酡颜所摸之处,她都控制不住肌肉一紧,反应猛烈。
    他的手在腿心和阴户上绕来摸去,但迟迟不肯进入整体,屠云把持不住,“你别...”
    李酡颜指腹往穴内一压,正好按在阴蒂上,她瑟瑟一抖,内里瘙痒难耐。
    他不紧不慢地玩弄阴蒂,屠云咬牙忍着呻吟,辛苦的发出几声若有若无的哼音。
    小娘子脸憋得通红,李酡颜压住紧抿的唇,舌头纠缠起来。
    趁激吻之时,李酡颜的手指插入密穴,湿水和媚肉紧紧咬住手指,看来饥饿多时。
    手指在嫩滑的内阴里抠挖、打转,屠云“呜呜”颤声,呼吸不过来。
    李酡颜放开她的嘴,加到三根手指,持续往里掏弄。
    小娘子两腿颠颠曲起,捂着嘴,身子绵绵无力,一双啄肿的奶儿沉沉浮浮。
    李酡颜的手是画画的,如竹节似的修长俊美,此刻在她身子里搅动,屠云越想越羞耻,淫水亦越发汹涌。
    一年多未开荤,屠云在刺激下高潮,腿心屁股都是湿的。
    她松开手,脸上残留几道手捂的痕迹,下唇一排牙痕,眼睛泛湿。
    但这只是刚刚开始,李酡颜还未纾解,抬起她的腿,庞大的巨物抵住湿淋淋的花口,腰身一送,直捣黄龙。
    “啊!”屠云发出一声惊促的短音,连忙捂住唇,斜眼看了看熟睡的孩子。
    幸好没吵醒他。
    屠云挥拳砸在李酡颜身上,怒嗔:“你轻点。”
    还剩一截没进去,李酡颜压下身子,捂住她的嘴,抱起一条温玉的细腿,一入到底。
    “唔...”屠云被彻底贯穿,顿时浑身一紧,臀肉骤缩。
    李酡颜压着她缓缓操送,循序渐进加起速度,屠云奶子乱晃,身子一耸一耸的。
    屠云尝试接受他的凶大,但过分狰狞的阳物捣得她心肺都要错位,根本容纳不了。
    她睁大眼睛,呜呜抗议,却又不想他停住。
    李酡颜徐徐操动,手指一点点放开,在她未来及发出什么怒叱,及时吻住。
    一上来就是惊涛骇浪般的热吻,屠云无力思考,只觉得敏感娇嫩的乳儿被他蹭的很舒服,下面虽然撑涨,但也愉悦大过痛苦。
    李酡颜猛地操她,深得她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气呼呼撕咬他下颚,在颠动中发出一段断续的埋怨,“你...要弄...死我了...”
    “不”他目光坚定,手捏住奶子,大力揉搓,“我要让你记住我,永远记住我。”
    他干的愈发凶狠,像一头不知疲倦的野兽,将她操得眼泪直流。
    “你...啊啊...轻点,撑死了...”
    “啪啪啪”不太洪亮的粘腻声被子里传出,屠云被撞得腰要断了,全身一震一震的。
    李酡颜欲望正旺,将她操了一遍又一边,迟迟没有泄身。
    屠云觉得自己要烂了,勾住他脖子,把男人拉到唇边,“不要了...李酡颜..我真不行了。”
    “最后一次。”
    李酡颜把她抱起来,身子后仰,半悬空疯狂操动。
    上次就是这个姿势让屠云一个劲儿喊可怕,这次生过孩子更觉如此。
    不知李酡颜的硕大顶压到什么地方,总之很爽,一下把她送到极乐世界。
    “不要...啊啊啊...”
    屠云慌忙捂住嘴,眼角流出汩汩热泪,感觉身子真要被李酡颜搞坏了。
    “李酡颜,我难受...快停下。”
    李酡颜的手从乳房按揉到她小腹,身心都得到极大的满足,痴迷地喊:“快了,快了...”
    说着他又猛干起来。
    屠云哭得梨花带雨,她羞于启齿身子的反应。
    不知是不是有孩子在身边,她又爽又怕,一边压抑欲望不敢出声,一边又想李酡颜能粗暴一点,把她操的下不了床才好。
    漫长的操干终于迎来高潮,屠云崩溃地喊出声,李酡颜扣住她抖动厉害的身子,两人在拥抱中齐齐泄身。
    “咕叽咕叽”精液射入屠云身子里。
    小娘子一阵瘫软,累得手都抬不起来,鬓发都泡在眼泪中,一副惨兮兮的模样。
    “哇...”孩子要醒。
    李酡颜不急不躁放躺她,伸手拍拍孩子,李榷属实懂事,又安稳睡过去。
    屠云连瞪他都做不到,眼皮乏重,一闭眼就睡过去。
    李酡颜收拾了一床狼藉,在屠云鼻尖上怜爱吻了吻,得意躺下。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