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LOVERSpartII

      她在酒吧呆了个通宵,怎么回来的,她知道。
    因为迷糊间闻到了卫致身上的味道。
    他们的冷战好像没结束,又好像结束了。他还是像以前一样,该做的都会做到,但是就是少了点什么。平时还是话不多,作为最佳夫妻炮友,他们好像与性绝缘了一样,各自睡各自的房间。
    客房成了她的领地,婚房他一个人住。
    就像之前俩人不住在一起时一样。他们再次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同一屋檐,领了证却关系不太亲密的舍友,他们的关系,总是很新颖。
    在冷战这一领域,卫致是绝对的王者,以前不知道自己这么讨厌冷战,主要是之前和卫致有矛盾,不存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窘迫,江晚月真的很想搬出去…
    但又…莫名其妙的不想搬出去。她把自己不想搬出去的原始诉求归咎于师父的事儿不能爆出来,绝对忽略自己的真心本意。
    她和花姐聊了几个小时,支支吾吾的就是不愿意说心里话,但花姐明镜似的,哪里不知道她的想法?花芏理给江晚月的战术指导,简单概括,就一个字:退。
    她手底下一个年轻的画家,画了一幅《雏菊》。
    她看到那副画的时候,立马就想到了卫致。卫致喜欢小雏菊,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那幅画的色彩阴晦,一点雏菊明亮的感觉都没有,它并不写实,雏菊的花瓣是紫色的,根茎和叶片是黑色的,有点哥特式的病态,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生命力。
    这该是开在地狱的雏菊。
    大概艺术家们都有精神病,他们探索世界的方式和寻常人不同,但她就是看中了那副神经病的画。
    她暗自把钱打到那个年轻的画家的账上,没有让《雏菊》上架,而是鬼使神差的带回了家。
    她也不管书房是卫致的领地,直接挂在了书房,他一抬眼就能看到的最显眼处。
    然后坐在客厅里装模作样的喝茶。
    明知卫致现在下班回家收拾一番之后就会去书房处理公文,她就偏偏赶在卫致回家前回了家挂好了画还十分“惬意”的喝茶。
    最离谱的是,平时最讨厌收拾的人,生怕某人回家进门收拾不会第一时间去书房,把屋子都“洗”了一遍,“生怕卫致不工作”。
    她平时哪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卫致一回来,看到干净的客厅和坐在客厅喝茶的艺术家,蹙了蹙眉,换了鞋袜,径自去了书房。
    他的背影被人无限追随。
    ……
    那副《雏菊》实在显眼,卫致想不看到都不行。
    他看着那副紫色的瑰异雏菊,默默把它摘了下来。
    他拎着画,再次回到客厅。
    放在门口的鞋柜旁,又返回书房。
    江晚月全程盯着,脸气得比画里的雏菊更紫。
    终于忍不住了,她冲进书房,气呼呼得瞪着卫致。
    卫致都没有抬眼看她。
    “你什么意思?”江晚月哪里有卫致能忍?
    卫致似乎是很专注的在处理文件:“有事敲门。”
    “卫主任好大的官威!”江晚月感觉自己的肺要炸了。
    “还好,江女士有事?”
    他是懂怎么怄人的。
    “我要搬出去。”一句软话都说不出口,只想用威胁和伤害来捍卫自己是赢的那一方。江晚月从来都没有和卫致服过软,第一次就遭此下马威,气怒可想而知。
    卫致的冷然终于松动:“搬出去,然后呢?”
    好像是挺不在意的。
    江晚月站在门口,喘着粗气,气着气着,哭了。眼泪不受控制地流。
    卫致的蹙着眉,根本绷不住:“哭什么?”看着貌似很酷,实际声音都软了。
    “我讨厌你!”江晚月哭得很伤心。
    “我知道,你不用强调。”卫致点燃了烟。
    江晚月越哭越伤心,卫致终于绷不住了,灭了烟就走到她身边,无措地看着她。
    江晚月一拳打在卫致的胸口:“你给我说对不起,不然我告诉老妈你欺负我!”
    卫致微微吸气:“对不起。”
    “不行,不是这种的。”
    “那是哪种?”卫致蹙眉。
    “反正不是这种的。”她凶得很。
    “sorry、ごめん。”非常弱智。
    “你有病啊?”江晚月破防,一下子笑了出来。带着眼泪笑,着实很丢脸。
    “除中文外,我只会英语和日语。”他越认真解释,越显得他们都不太聪明。
    江晚月一边笑,一边哭,一边生气,一边无语,谁看了都会说一句……两个傻逼。
    “我不原谅你。”江晚月还没气消。
    “随你。”
    “不许说这句。”江晚月瞪着吼他。
    卫致撇嘴:“那说哪句?”
    “你自己想。”
    “请你不要不原谅我。”
    江晚月的面色和缓了些:“不行。”
    卫致看她没哭了,心也松快了些。
    “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哄人?”江晚月下意识说了真实目的。
    卫致蹙眉:“哄人?你用哄?”这着实是难倒了卫主任。对于卫主任和江晚月女士这长达近二十年的关系来说,的确不存在“哄”的先例。因为大多时候,他们不是在冷战,就是在火拼,就算卫致软,江晚月也不把他放在眼里,根本等不到他哄,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且江晚月也从来没有在乎过卫致的死活,两人从来没有过健康的相互关系。
    在亲密关系的处理问题上,这对傻帽夫妻,是绝对的学龄前儿童,一个比一个弱智。
    江晚月好不容易和善的脸瞬间垮下来了,一想到王珈澜对花芏理的种种,对比卫致对自己的种种,她只想把卫致碎尸万段。果然,男人是经不起比的。
    江晚月要杀人的眼睛刺过来,卫致为难的扯了扯嘴角,吐出两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字:“哄、你。”
    “?”江晚月眯起眼睛,看着对面的弱智,发自内心的问道:“你没被别的女人打过吗?”
    谁知卫致的脸色又冰了,转身,无视她。
    她突然想到花芏理的那句,软是为了更好的硬,为了达到最后的目的软,并不丢人。
    江晚月扯住卫致的衬衫衣摆。
    卫致脚步一顿。
    “不许不理我,我们的账还没算完。”她很别扭,说这话的时候还低着头,有种恨不得死了算了的窘迫。
    他果然真的就不动了:“你要怎么算?”
    “给我咬一口。”她是真想咬死卫致,她发誓。
    卫致转身:“那我也很生气,怎么算?”
    “你生气是你自找的,和我没关系。”江晚月理所当然道。
    卫致佩服地点了点头。
    谁知江晚月抱住了卫致,卫致的瞳孔一滞。她满足的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轻声说:“我不咬你了…”
    卫致心都化了。
    “我他妈锤死你!!!!!”然后江晚月就把卫致压在地板上,坐在他肚子上蹂躏他的脸。
    “让你装逼!”
    “让你凶我!”
    “让你气我!”
    “敢欺负我?找死!!!!”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温情?不存在的!江晚月温情不了一点,她只想卫致原地爆炸,就地毁灭…
    卫主任被家暴了,他没地方维权。爱江晚月这件事是他自找的,没有哪条法律会保护他。
    ……
    打卫致一顿之后,江晚月觉得神清气爽。
    被打了一顿之后,卫主任还是得把那副《雏菊》挂在江晚月女士属意的地方。
    “我们还没和好,不,我们就没好过。”江晚月平衡了。
    卫致在爱情里学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认命。他最恐惧的是,他似乎对眼前这个找不到任何优点的女人没有一丝底线。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爱她的这些年都爱了些什么。同样的事换做这世间任何一个别人对他做,大概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可江晚月对他做任何出格没下限的事,他好像都能更没底线的容忍。
    他沉浸的看着江晚月思考,那种似乎要把她看穿的眼神看得江晚月毛骨悚然。
    “看我干嘛?”
    卫致摇头,安静地坐在书桌前处理文件。
    江晚月哪里给他处理文件,她现在莫名其妙的想作他。
    她盖上文件夹。坐在书桌上,卫致坐在座椅上,靠着,看着她。
    “你为什么把头发剪了?”她很生气,看到他这老气横秋的长寸就无语。
    卫致其实不想说话,但是怕对面又哭了,只得道:“在市委办,我本就因年轻难服众,穿着遗容要是不老练一些,下面不谙事的人,只怕更不服气。”
    “可是我不喜欢。”江晚月作起来自己都不认识。她就是想作,想作的心到了极点。作似乎能够达到心中一直期盼的东西,那是什么呢?她不知道,她想让卫致就这样对她一直让步。
    卫致的包容,会让她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安全感。
    卫致敛眉:“你不喜欢我的地方又何止头发。”
    一丝低落从他眼中一闪而过。
    “你明白就好了。”江晚月气死了。
    “嗯。”
    “笨死了!!”江晚月有些恨铁不成钢。
    卫致看着她:“江女士,我要工作了。”
    “不许。”
    他认命地再次靠向座椅。
    其实她有和花芏理发信息询问一些难以启齿化解矛盾的办法,花芏理给出的方案是:卫致很好哄。
    可是她就是不想哄人,明明是卫致惹她生气在先,凭什么她哄?可是这一刻,想要回答他们在一起和睦相处状态的心情达到了顶峰。尤其是在她知道,周末卫致同意花儿让他去打高尔夫的现在。她真不想让林湾看笑话。因为花儿说,你和卫致不好,林湾才有市场。
    “你玩过石头剪刀布吗?”江晚月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哈?”卫主任经常跟不上他江女士的脑回路。
    “玩过没?让你答你就答!烦死了!”她没有一点耐心。
    “玩过…”显然卫主任很无奈。
    “石头剪刀布,我输了就哄你,你输了就哄我,哄过我就原谅你。”这个台阶很瞎。
    卫致一愣,心都软没了……“好。”
    “石头剪刀布!”卫致是拳头,江晚月是剪刀。
    卫致看着她的剪刀,抿嘴浅笑,掩饰不住快意…这是二人火拼和冷战交杂的这段吵架时段以来,最愉悦的瞬间。
    江晚月翻了个白眼:“不算!三局两胜。”
    这俩位哪个单挑出去在社会上也都算有头有脸,生理和身份证上的年纪也都到了而立之年,此时的行为,怎么看都弱智的像白痴。
    卫致点头,无奈道:“ok,随你。”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第二局,江晚月还是剪刀,卫致还是石头。紧跟着的第三局,江晚月出了布,卫致出了剪刀。
    “你耍赖!”江晚月不服气。
    卫致叹气:“三局都是我赢了。”
    “癞皮狗!我不管,你先哄我,我再哄你。”贼喊捉贼,耍赖皮的明明另有其人。
    “好,你要我怎么哄?”卫主任,确实没底线。
    “你自己想。”
    “你打个样?”
    “滚呐!!”江晚月差点就被卫致摆了一道。
    俩个白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要不…?”江晚月提议道。卫致竟然觉得这个方案挺可行?他表示赞同:“那就…百度?”
    江晚月拿出手机搜了搜:怎么哄人?得出的答案是…
    她逐字逐句念出来:“1、用温暖的语句来安慰对方,表达你的关心和支持。2、给予正面的反馈和肯定,认可对方的观点或表现,鼓励其面对困难时的积极性。3、使用幽默和小玩笑来缓和紧张的氛围,使对方感到轻松愉快。4、尝试转移对方的注意力,比如通过共同参与有趣的活动或散步,帮助其走出负面情绪。5、以实际行动表示关心,如给对方一个拥抱或倒杯热水。”
    江晚月读得认真,卫致听得认真。
    然后白痴的卫主任真的就去打了杯热水,递给他的江女士:“请喝水。”
    “你觉得我会被哄到吗?”
    “百度是这么说的…”多么理所当然。
    “那么多条你就听到喝热水了?老子不爱喝热水啊!”她咆哮!
    “那你打个样?”卫致把热水放在桌上,再次靠着座椅,看着江晚月。
    “我现在用温暖的语句安慰你?”江晚月思考起来。卫致已经开始爽了…江晚月那边还没开始,卫致的嘴角比AK还难压:“可以试试。”
    江晚月思考道:“你很温暖,我关心你,支持你。”
    “继续。”
    “你很帅。”
    卫主任爽了:“继续…”
    “你…很香。”
    卫主任笑开了花:“语句过于简短。”
    江晚月想骂人,但又想着自己如果不说多点,卫致等会也会敷衍了事,还是决定扯多一些:“你是我见过最帅最香的人。你优秀,成绩好,你威风,你…哪哪都好。”
    别说气了,卫主任现在连脑都被夸没了。
    “笑个屁,到你了!”江晚月坐在书桌上,踢了踢卫致的膝盖。
    卫致坐起来,看着她的眼睛:“我爱你,只爱你。”
    江晚月的脸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转红。
    “语语语…句过于简短。”她结巴了!!!真没用。
    “我爱你,需要你,从我的内心深处,什么样的你,我都能接受。重要的东西是眼睛无法看到的,无论用什么言语,尽全力却还是无法表达我的心,所以,拥有这一刻就足够…”
    江晚月一开始只是脸红,听完这一段后,眼睛红了…
    “现在我们只是出现了一点分歧而已,不论什么时候都要在你身边,无论狂风暴雨,我都陪你到任何地方,不论怎么看,我们都是天生一对…”他眼睛有些迷离,点燃了根烟。抽了一口,继续道…
    “早日给你幸福,是我最大的愿望。你只有我,但却走向远方。渐行渐远,看着纠结的你,我也不知如何是好,总是说错误的话,结果两人互相伤害,明天发生什么事虽然不知道,只要你我在一起什么都无所谓,爱你就是全部,只要活在当下就好。”
    她眼眶湿润。却安静地听他继续说…
    “决定永远和你在一起,我就绝对不会离你而去。即使与全世界为敌,我会站在你身边。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如此爱你,只要在你身边,我就有勇气去对抗这个世界,就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
    在江晚月泪水低落的那一刻,她的本能侵占了理智,她吻住了卫致…
    死死的咬住他的嘴,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边哭,一边要他的嘴唇。
    卫致看着她的泪,眼角落了滴泪。
    原来对视,也会想哭。
    “我原谅你了。”她抱住卫致。
    “嗯,我也原谅你。”他好温柔。
    “原来你这么会哄人?”江女士难得女儿态。
    “歌词而已。”
    “哈?”她猛地推开卫主任。
    卫主任被她推的一Duang!靠在椅背上,被滑轮抡开了几米远,撞上了书桌对面的落地窗。
    “你竟然用歌词忽悠我!!!”江晚月又炸了。
    又是一轮争吵,卫致被江晚月一顿骂…
    虽然是争吵,但是好像什么都变了。晚上也一起睡了,冷战的人也不冷战了,想作的人也不作了,喜欢闻老公的人抱着老公闻了一晚上,喜欢抱妻子的人也抱了老婆一晚上。
    睡在床上,死活想不通那是哪首歌的江女士忍不住问终于好眠的卫主任。
    “卫致(拍脸)卫致卫致(作死的拍卫主任的脸)…”
    “嗯?”
    “我听了那么多歌,怎么没听过你念歌词的这首?”
    “嗯…”他睡得迷糊,囫囵应着。
    江晚月扯了扯卫致的毛发:“醒来!那到底是啥歌?”
    “《LOVERS  partII》加藤ミリヤ  。”一串英语,一句日语。声音迷迷蒙蒙的。
    江女士直接炸毛:“给我起来说人话!!!我听得懂个鬼!”
    卫主任微微叹息,睁开眼,看着她:“加藤米莉亚是我最喜欢的日本的女歌手,而这首歌,是她所有歌里我最喜欢的一首。中文译过来是——情人的第二部分。”
    “哦…”江晚月恍然大悟。
    “我怎么没听过这个日本女歌手。”
    “比较冷门?”
    “我有点想听这首歌…”
    卫致刚闭眼睡下,又只得睁开眼,看着她,无奈地起身,拿手机,播了这首歌给她听。
    她拿着他手机看歌词:“卫致…”
    “嗯?”
    “确实好听。”
    “嗯。”
    “你还挺有品味。”
    “谢谢。”
    “以后不许给别人听这首歌。”这是第一次,她宣誓主权。
    “好。”
    “花儿都不行。”
    “嗯。”
    “卫致。”
    “嗯?”
    “我当歌词里的都是真的。”微弱的床头灯光衬得她的眸光是那么小心翼翼。
    “本来也是真的。”他眼神是那么坚定。
    “那…你再说一遍。”她喜欢想听,假的也喜欢。
    “哪一句?”
    “歌词里最多的那句。”她甚至不敢看卫致充满侵略的眼睛。
    “我爱你?还是我需要你?还是宝贝?”他是那么咄咄逼人。
    “宝贝就算了,好恶心,等会吐床上!”她yue了yue。
    卫致被她逗笑了。
    “其它…就都…ok啊~”她故作漫不经心,实际甚至都不敢迎上他的目光。
    “那你呢?”他很认真。
    江晚月是个懦夫。她滚进被窝里,背对着他:“我困了。”
    不知多久,他微微叹息,也钻进被窝里,从她身后抱住她:“爱しています,あなたが必要です。(我爱你,我需要你。)”
    江晚月笑了。此时,加藤米莉亚的《LOVERS  partII》到了结尾。
    二人耳边的旋律是:想うよ  想うよ  想うよ,そばにいるよ,I  love  you,I  know  you  love  me  baby.
    而中文翻译是:好想好想好想在你身边,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
    江晚月再没看到那副挂在客厅的《雏菊》,那副紫色的瑰异被卫主任偷偷藏到了8号小区,他少年时代的房间里。
    他不想再爱静悄悄的雏菊了,他只想让晚月永远属于卫致。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