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算计

      在真的看到叶漪的那个瞬间以前,卫致还以为自己能够淡然处之。
    他身处旋涡,也算经历过各种风波,他经历过那么多轮的政治斗争,也没有像此刻一样心烦意乱。
    尤其是看到她微笑着妩媚矫揉造作地和叶漪sayhi的那一秒。他紧紧地环着她的腰,像是个怕被人抢了东西的孩子。
    卫致面上倒是没流露出太多的情绪,但花芏理实在是太了解她的这位最好的朋友了。他越是心慌意乱的时候,表现得越是冷漠不在意。一向主张以礼待人,一笑看风云过的卫致,现在竟然没有丝毫笑脸,只是默默地漠视着他们一群人,足以说明他的反常。
    王珈澜的手环着花芏理的肩头,低头看着女友看热闹才有的偷笑小表情,低头在她耳边问:“你的小心思藏着点。”
    她抬头看向王珈澜:“在你面前藏什么?”
    王珈澜温柔一笑,亲了亲她的额头。
    林湾清了清喉咙:“花儿,王法官,这里可不是你们秀恩爱的地方哦~”
    她显得很大气,还能调侃花芏理两口子,可只有林湾自己知道,看到卫致和江晚月同框出现的那瞬间,她的心都要酸融了。他们不是感情并不好吗?江晚月不是嘴硬总说不爱卫致吗?
    他们受邀之前,甚至都互相不知情,现在怎么就一副伉俪情深的璧人模样出现在她面前?
    叶漪走到江晚月跟前,也不管周遭人和卫致刀人的眼神,对江晚月伸手:“虽然这是重逢后的第二次见面,却是我认真邀请你的第一次,月月,好久不见、”
    江晚月微微一笑,手掌搭上叶漪的手心,盈盈一握,便松开了。腰间要把她捏碎的力道提醒她,不、要、红、杏、出、墙!
    卫致眼睁睁地看着江晚月把手伸过去,他噙着笑:“叶总,好久不见。”
    卫主任主动伸手了。
    叶漪对卫致礼貌一笑,伸手回握:“卫主任,好久不见。”
    江晚月觉得这个画面莫名有冲击感。他们上一次严格意义上的打交道,还是遥远的高中时代,那时叶漪还是小结巴,卫致也是像现在这样,笑得温和疏离,用眼神警告她。
    同样的画面再一次发生,但眼前的两个男人,都成了社会标准评判下的成功人士。
    那时候小结巴看卫致的眼神,还带着自卑怯懦和崇拜,而如今,却是不输卫致的沉稳霸道。
    江晚月可能脑回路真的和别人不一样,她竟然觉得有点爽!这两个男人,一个是他老公,一个是她前男友,不管怎么看,她都觉得很膨胀。
    虽然她是来雌竞的,但是这个画面,姑且可以算作是……男人为她雄竞?
    花芏理不仅了解卫致,更了解江晚月,江晚月那抿嘴眼咕噜流转的小表情尽数落在她眼眸中,她可太了解江晚月的心思了。
    可恶,被这个死丫头爽到了。
    王珈澜觉得花芏理的小表情可爱,又亲了她一口。
    真的,很腻歪。
    前排看戏的感觉,让王法官和花老师很后悔没有在来之前买包瓜子。
    林湾看着汹涌的气流在卫致和叶漪之间流动,赶忙打破僵局:“既然是来打高尔夫的,各位朋友移步内场吧。”
    攒局看戏的人,莫名成了配角,还得主持活动流程,林湾,十分后悔自己今天窜了这个该死的局。不仅没有让江晚月丢脸,还让自己看着十分可怜。
    …………
    卫致没有一秒钟不是搂着江晚月的。
    叶漪倒也没有丝毫表现,叶总毕竟是叶总,他和卫主任聊起了a市最近的发展,政策变化对企业家的壁垒。卫主任则是说起了一贯的官话套话,看似什么都说了,实则什么都没说。
    江晚月在卫致怀里,只想打瞌睡。她发呆看着叶漪,脑子开始胡想乱想。真不敢相信,那个梨涡浅笑,清纯至极的小结巴,现在被铜臭味沾染成这般模样。也不是说这样不帅,大概很多女人都会觉得叶漪帅吧?
    可是现在的叶漪,真的找不回当年小结巴的一点影子。江晚月有些感慨命运的变化。
    她又想到卫致这个死贱人。她一向知道卫致在别人面前是个什么逼模样,但卫致面对她的时候,其实和少年时代差别不大。他看似一直在变化,其实在她这儿,感觉没什么变化。
    不管卫致怎么对别人,他对她,永远都还是当初那个蓝白色校服的少年。
    本来,她还以为卫致和林湾在一起,会把她气半死,可是卫致用手臂锁着她,林湾就算插进来和他们聊天,她也是和他贴得严丝合缝的,她连水都不敢喝,生怕卫致现在这个疯魔状态会发癫跟她一起去女厕所。
    或许是看得有点久了,卫致突然停下了话语,低头看着她。
    突然的静默让在场的四人都有些尴尬。
    另外一对正在远处研究高尔夫。谁又能想到,来球场,真的认真在打球的人,是花姐两口子。
    卫致看着她,轻声问:“你有听我刚刚在说什么?”
    没听。但还是心虚应道:“哦,听了。”
    “我们聊什么了?”
    “聊…a市的政策?”江晚月对着卫致谄媚一笑。
    她感觉到这个神经现在很生气。或许是知道了他可能因为什么生气,江晚月存了心哄他,所以才会难得给他台阶。要是平常,她早就暴走了。林湾的脸面,还是很大的。卫主任这是沾了林湾的光。
    “我们刚刚在聊你。”林湾不合时宜的补充道。
    啊?
    救命!她真是困了!晚上两点睡,早上五点多起来打扮能不困吗?
    “哦~”林湾还是一如既往地讨人厌。
    “那你们聊我什么了?”她没理林湾,看着卫致,声儿有些懒。
    “聊…你和叶总读书的时候,中午放学,经常去小卖部,吃、泡、面。”他是笑着说得,但笑意丝毫不达眼底。
    林湾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拱火:“月月和林总读书时代的事情很有趣呢~”
    吃个泡面就有趣了?叶漪微微一笑:“月月吃完泡面,会买那个星期天的茉莉味方糕,后来我去美国,一直很想念那个味道,回国之后,回学校门口的小卖部去找,发现已经没得卖了。”
    卫致快捏死她了。
    江晚月笑了笑:“这样吗?我前几天还吃了,有些美宜佳有得卖的。”
    江晚月基本可以肯定,今晚回家,腰侧一定肿了,卫致简直随时都要捏死她。
    “方糕?”花芏理挽着王珈澜凑起了热闹:“什么方糕?”
    卫致微微一笑:“茉、莉、味、方、糕。”
    这几个快被他嚼碎了。
    王珈澜好奇道:“这是什么?”花芏理解释道:“一种雪糕,我们学生时代很爱吃,但是现在不知道又没有的卖了,你们那个年代有吗?”
    王珈澜想了想,花芏理又道:“老男人,看来,是没有的。”王珈澜哪里生气:“那你带我重返青春,请我吃一个呗。”
    “好哇~”
    来个人救救卫主任,他快碎了。他现在就是恨不得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茉莉味方糕销毁。
    江晚月靠着卫致,突然抬手,撵掉卫致掉落的睫毛:“你奇怪得很,不掉头发掉睫毛。”
    世界安静了。这回林湾碎了。
    卫致眨了眨眼。
    “掉睫毛”叁个字创翻了茉莉味方糕的过去。
    “花儿,掉睫毛吃芝麻有没有用?”她问花芏理。
    这个…还真把花姐问住了,她扯了扯王珈澜:“你知道不?”王珈澜觉得这位小姨子很有段位,笑着答:“倒是不知道,但是吃芝麻总是对身体好嘛~”
    花芏理笑了。
    卫致捏她腰肢的手总算是松了些,浅浅道:“我不爱吃。”
    “由不得你。”江晚月也浅浅地回。
    “随你。”他微微叹息。
    林湾眼眶红了。
    叶漪只是笑,不知道他究竟是何情绪。在商场沉浮的叶总,早有让人看不出喜怒的本领。
    …………
    王珈澜拖着卫致、叶漪打起了高尔夫,林湾也跟了上去。
    花芏理则是坐在边上和终于可以一个人待着的江晚月聊起了天。
    “好久没有见过卫致憋屈成这样了。”
    江晚月看着一脸恶趣味的老友,吐了几个字:“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热闹不好看吗?花钱都买不到票啊!”花芏理调侃道。
    江晚月看着远处和叁个男人一起打高尔夫的林湾:“你说她这样,累不累?”
    “谁知道呢?”花芏理又道:“反正是我,我会累。”
    江晚月赞同点头,二人相视一笑。
    她们都没有想到,林湾,真的没空雌竞,和那仨人谈起了生意。
    …………
    地产最近不好做,林氏的亏空很大,她必须要想办法融资。而叶漪,是她看中的投资人。她窜这局,其实最大的目的,是想给叶漪创造一个和江晚月“重温旧梦”的机会,给叶漪投示好的橄榄枝,顺便,营造她在政府有人的假象。
    她承认她还是有小女儿的私心,见不得江晚月和卫致好,存了心看笑话,可不知道,自己成了笑话,险些弄巧成拙。
    卫致很意外林湾这次竟然真的是想要谈生意。为了评全国绿化城市,市委市政府最近的确是要几个大的惠民公园项目,现在正要放出去招标。
    林氏集团想拍项目,但是没资金,他知道。叶漪的养父的集团主营不是房地产,这些年在a市也算风生水起,足够有资金投资林氏环节林氏的财务危机。
    自从卫建业升到省厅之后,林氏的经营就变得很艰难,以前很多开绿灯的事儿,都轮不到他们一家。虽然看起来卫建业是升了,但实则对应的也是地方权力的削弱,换了人就等于换了江山。
    卫致虽然位高,但和真正的一二号比,确实不算权重,但…透露些信息这样的小事,他还是办得到的。只是,他连这样的小事,都不会做。更别提给林湾搭线去认识上面拍板的人。
    林湾向来知道卫致对她的态度。
    卫致默默地听林湾和叶漪的对话。
    从来没有看过林湾这样的一面,突然对这个女人有了些新的认识。所有人视角下的林湾似乎都是那个只知道雌竞和卫致的病态恋爱脑,连卫致自己都是。
    他一向漠视林湾的存在,更不会关心林湾作为一个企业的管理者,是在生意场上如何周旋交谈的。今日一见,撇开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就以一个官员对商人的评判,她是优秀的。她说话得体,情商很高,也很有分寸。面对这个自己曾经看不起的小人物同学,她甚至可以不着痕迹的放低姿态,为了达到融资的目的。
    看来林湾请他还有第二层用意,迷惑叶漪,有市委办给她开绿灯批地的假象。但其实那块地,早就有了归属,投标只是走过场,怎么都到不了林氏手里。
    但…
    他在这里,不表态,什么也不说,就已经代表了市委。毕竟在这个位置上,谁都知道他是1号的亲信。
    虽然不愿意承认,林湾,确实算计到了他。
    林湾用江晚月算计他,手段不算高明,但确实管用,在a市名利场,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像林湾一样,吃准他的心思。
    他犯了不能暴露弱点的大忌,但是现在,已经如此了,多说无益。
    ……
    叶漪没有明说是否要融资,林湾心里着急,面上却还是表现得很得体。
    叶漪去上厕所,王珈澜回去找花芏理喝水。
    只剩他们二人,卫致才清清浅浅地对林湾说:“我倒是没想到,你存了这样的心思。”
    林湾勾唇自嘲,转而微笑:“卫主任说话还是依旧幽默风趣。”
    “我最讨厌别人算计我。”卫致脸一冷。
    “你不也算计过我吗?一次又一次,为了江晚月…我算计你一次,又怎样呢?”她有些悲伤。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卫致,你会不会太自信了?”
    卫致微愣。
    “你们家那些上得来台面,上不来台面的事,我们家都一清二楚,如果我想逼你就范,我只需要拿这些事来威胁你就好了。”
    他脸色一寒。
    “可是我从来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没作声。
    “因为我爱你,就像你爱江晚月一样…”“我…看不得你不好。”
    卫致一时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你一直漠视林氏现在的处境,我也从来没有求过你。但这次,我求你一次,不要拆穿我,不要让我难堪。”
    卫致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却第一次正视林湾,看这个喜欢自己多年,自己却好像从未了解过的女人。
    “我很需要叶漪的融资,我也知道那块地我不一定拍得到,但是,只要他愿意给我投资,眼下林氏就有过难关的机会,我不求那块地的归属,只求融资成功。”
    林湾这是在空手套白狼?
    “多可笑,我们认识快十几年,我连约你出来,帮我诈骗,也得绞尽脑汁。”
    “林湾,这是最后一次。”卫致,让步了。说不出为什么,大概,确实因为,他们认识,十几年吧。
    “谢谢你,卫致。”
    卫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远处和花芏理聊天的江晚月。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