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给年少的交代

      江晚月的视线落到了远处单独说话的林湾和卫致,她脸色一寒。
    不准她和叶漪说话,自己跑去和林湾调情,死贱人!
    叶漪从洗手间出来,看到林湾和卫致正在聊天,又看到终于落单的江晚月,微微一笑,径自走到江晚月身边。也不管花芏理和王珈澜两口子在,直接对江晚月道:“月月,你今天还没开过球哦~”
    几乎是立马,江晚月就起身了:“那我去打一杆!”
    叶漪笑得邪性。
    江晚月看着很不舒服。这种充满阴晦的表情,完全没办法和十几年前的小结巴联系到一起。
    花芏理和王珈澜坐一处,表示这种情节可以多来点:“你们去打吧,老男人,咱俩去逛逛?”
    “好哇小女人。”
    恶心心。
    花芏理和王珈澜真是很有默契的一对。
    “我现在放了月月和小结巴在一起,等会卫致一定会撕了我。”说是这么说,花姐哪有一点害怕?
    “不怕,我经常审双规的官员,他撕你,我就判他。”
    二人相视一笑。
    …………
    叶漪和江晚月同卫致林湾离得远。
    卫致几乎是立马就看到叶漪和江晚月在一处打球了,瞬间就挂相了,正当他迈步离开,被林湾拉住了。
    “你现在过去,很失体面。”
    卫致狠狠甩掉林湾的手:“别动手动脚。”
    林湾微微叹气:“十几年了,还是这样,只要碰到江晚月的事情就不聪明。”
    “你现在过去,然后呢?继续像个护食的狮子一样锁着她?卫主任,冷静一点。”
    卫致脚步一顿。
    “别太没安全感。你和她,才是夫妻。”
    他低头,原来,他,这么,不聪明。
    “眼下,最好的反面教材在你眼前,你却不知道借鉴?”
    “我和她争了你这么多年,没赢过的关键,不在她,在你。”
    卫致竟然真的被林湾说服住了。
    卫致对林湾一无所知,但林湾却十分了解卫致。花芏理就在他们身后,听到他们的对话,微微一笑。在这个世界上,能拉住卫致的女人,大概有叁个,第一个当然是庄茹玫,第二个,是江晚月。第叁个,是她花芏理。现在看,好像…多一个。
    她走到卫致身边,挽着卫致的手臂:“嘿,朋友。”
    卫致回神,看着花芏理,花儿轻声说:“自信点。”
    林湾再没说一句话。反而是花芏理:“林总,还不找个男朋友?”
    林湾也不藏着:“等卫致离婚再说。”
    花芏理笑了:“你现在是装都不装了。”
    卫致真形容不出现在是个什么感觉。就是…很奇妙,再加点莫名?
    林湾问花芏理:“老同学,来一杆?”
    花芏理:“好哇。”她松开挽着卫致的手,对他道:“你去找我男人,他一个人孤单,你去陪聊。”
    卫致僵了僵身子,看了远处的江晚月和叶漪,最后,竟然,十分,听话的,去陪聊了。
    …………
    江晚月一边应承着叶漪,眼珠子却忍不住往卫致和林湾那边拐。
    真该死,她今天不杀了卫致她就不姓江!
    “你一直看着那边,我说话,你都忘了应。”叶漪微微低头。
    “哦。叶总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结婚了。”
    江晚月一愣:“啊?”然后立马回神:“恭喜恭喜!”
    “孩子两岁了。”他浅浅道。
    “那你结婚很早啊!”叶漪年纪比她小一岁。江晚月的注意力终于回笼,再仔细一看,看叶漪的表情都自然了。
    原来,小结巴已经当爸爸了!卫致这个疯子,醋都白吃了,这下子,本就没有和叶漪重温旧梦心思的江晚月,彻底杀死了白月光。
    “你看起来很开心?”
    江晚月轻轻一笑:“当然啊,咱俩毕竟好过,情分不假。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在先,你过得比我好,我比较没有负罪感。”
    “你好像永远都很诚实。”叶漪只是笑。
    “如果你没结婚,我可能就不诚实了。”江晚月老实道。
    叶漪愣了:“嗯?”
    “你可是初恋啊大哥!初恋单身对我的诱惑力比一般男人大几万倍好不好!”江晚月玩笑道。
    叶漪的梨涡深陷,笑得很明亮,重逢至今,只有这个瞬间,江晚月觉得叶漪还是当年的小结巴。
    “你…和卫致,好吗?”他轻轻问。
    “不太好。”江晚月说得坦荡。
    “回答这么快?”
    “有什么不好回答的?”江晚月反问。
    江晚月又道:“我这么说不是为了和你重温旧梦,只是实事求是。”
    “你真是…”他笑得很愉悦。“为什么?从以前到现在,你不是一直很喜欢他?”
    “以前?以前我喜欢你啊。”江晚月道。
    “是吗?”叶漪摇头:“你知道我去美国的第一年,一直在想的是什么吗?”
    “嗯?”
    “你真的爱我吗?”他转头,看着她,与她对视时的眼神,那么坦诚。
    江晚月愣了愣,认真答:“爱。我见到你第一眼,就是心动的,想和你恋爱,幻想过和你结婚,什么都想过。”
    叶漪摇头:“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次诶。可答案,和你的,好像不太一样。”
    江晚月其实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其实她并不想展开聊过去,因为,毕竟已经过去了。而且,现在的对话,让她有种割裂感,破坏白月光的感觉,总归不太好。就像现在,小结巴犀利缓慢地戴着针对性的话,她听了不太舒服。
    毕竟,她和小结巴,从来没有这么顺畅地聊过天。
    “你知道吗?我回美国的第二年,有回来找过你,在江南,你的大学。”
    “啊?”江晚月很意外。真是新鲜,小结巴竟然有回去找过她?
    “我当时很想去找你,又不敢打扰你,到你们学校,找到你们系,你在你们系的画室,我没勇气进去,站在的窗口,默默地看你画素描。”
    好纯爱啊,是当年小结巴会干得事。如果是卫致…怕是早就抓她出去开房了。她自嘲一笑,现在,她竟然在想卫致?
    “画里的男孩穿着乐美中学的校服。”他笑了笑,又道:“看到你在画我,我开心了好久,我一直等到你画完,想着,去找你,重、温、旧、梦…”他用她的话调侃道。
    江晚月其实都不记得了,她甚至都不记得她在哪个时间段画了小结巴,听到重温旧梦四个字,也听到了调侃意味,江晚月也反开玩笑道:“那你怎么不来找我?你来找我,说不定,现在和你结婚生孩子的人是我呢!”
    谁知叶漪竟道:“幸好没去找你。找你的话,我就遇不到我老婆了。”
    江晚月一愣,笑了笑:“你这是在炫耀你的幸福?”
    叶漪耸耸肩:“有何不可?比前任过得好,不是每一个自然人的起码诉求?”
    江晚月摇头浅笑:“叶漪你真的和以前很不一样。”
    叶漪也笑:“你倒是和以前没什么变化。”
    “你怎么不去找我呢?看到我和别的男人亲嘴了?”江晚月继续开玩笑道。
    “倒不是。而是发现…那个穿校服的男孩,大概不是我。”
    “他脚边,跟了只狗。”他看她的眼神变得很温和,似乎只是在阐述别人的故事。
    江晚月一时忘记了言语。谁都知道,卫致有只狗,叫笨蛋。
    “我看着你全神贯注认真画完,又眼睁睁看着你画完后,气急败坏骂骂咧咧地撕了那张画。然后,就离开了你学校,回美国了。”那次,才算彻底死心。
    “ 江晚月,你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我呀。”他轻轻提醒。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叶漪没有打扰江晚月的沉思,也没再说话,时间过了好久好久,江晚月才轻声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画过卫致。”
    “你今天来,是替年少的小结巴指控我的吗?”她语气一转,看似调侃,实则带着点小责怪。
    叶漪摇头:“江晚月,我快叁十岁了,有相爱的妻子,有可爱的孩子、有幸福的家庭。你只是我年少的一笔带过,真正陪我共度一生的人,是我的妻子。我不会抓着年少小小的过去不放。如果不是你,我根本没有去美国的机会,也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一切,所以,和你分手,对我人生总体而言,是好事。”
    江晚月又笑了:“不愧是商人,叶总还是很懂得权衡利弊的。既然如此,何必要聊过去呢?”
    叶漪也笑了:“但这并不妨碍我心疼年少时的自己,我只是给十五岁的小结巴一个交代。”
    “嗯,好像很有道理,关于小结巴,我也欠少女时代的江晚月一个交代。”江晚月浅浅道。
    “江晚月。”
    “嗯?”
    “很高兴认识你。”他再次朝她伸出手。
    “我也是。”这一次,江晚月再也没了顾忌,实实地握住叶漪的掌心。“那么叶漪叶总,很高兴认识你的同时,希望大老板没事多照顾我艺廊的生意。”
    叶漪莞尔:“大画家客气,一定。”
    叶漪小小的报复心终于完成,他从头至尾都没有想过破坏江晚月的家庭,他只是想要,膈应一下曾经膈应死他的卫致,仅此而已。
    江晚月看着远处和王珈澜坐着的卫致,蹙了蹙眉:“你干嘛默许林湾撺掇我们的坏!”
    叶漪顺着他的视线看着卫致:“我成心的。林湾不知道我结婚了。准确地来说,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江晚月一愣:“你现在倒是越来越不像好人了哈~渣男!结了婚不公开!”叶漪笑了:“不是我不想,是她不肯,也不能。”
    “为什么?”
    “她工作性质特殊,不公开比较不影响她单位的工作,也是保护她和孩子的人身安全。”叶漪很严肃,江晚月也意识到,这事儿不能开玩笑。
    叶漪提及这个也是有丝惆怅:“她把工作看得比我重要。”
    江晚月又笑了:“看来你的婚姻也不是很顺利嘛~”
    叶漪淡淡瞟了她一眼:“比你顺利些。”
    江晚月一时八卦起来:“我可以看看她和你孩子的照片吗?”
    叶漪想了想:“抱歉。可以看我孩子的。但她的…不太行。”
    江晚月意识到,或许他老婆真的不太一般。他打开手机,解开锁屏后就是他孩子。
    “哇,你女儿好可爱~也有梨涡,和你好像啊!女儿真的像爸爸诶。”
    叶漪幸福的笑容就没止过。
    “你口吃…咋好的?”
    “我老婆陪着我练,我也逼着自己矫正。其实还没好全。我说话,比一般人慢。”
    这倒是,他说话确实节奏比别人慢很多。
    “你来见我这个初恋情人,你老婆不介意?”她可是很介意林湾跟着卫致呢!
    “她知道我来见你啊。”
    “不吃醋?”江晚月很意外。
    “她才不吃醋。”
    “真的假的,女人的话不能信!”江晚月才不信。
    “她真不吃醋。我当年写给你没寄出去的信,她都帮我好好保管着。”
    “啊?”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包括我这次回来,找你,也是她提的。”
    “为什么?”
    “她说…如果不能真正面对你,你就在我心里还有位置,没有铲除干净。只有可以从容面对你,面对我的过去,这才算彻底翻篇。如果我真的因为和你重逢,就忘掉了我和她的一切,对她来说,是更好的事!”他浅浅摇头。
    江晚月人都呆了:“啊?!更好的事?”
    “她的原话是,如果我见了你就变心,她也可以趁着年轻早点改嫁,不会在我身上浪费下半辈子的时间,简直及时止损,帮了她大忙。”
    “真是,她永远都别想改嫁…”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还有点孩子气。
    江晚月半天就憋出一句:“你老婆,好特别。”
    叶漪点头:“嗯,她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人。”江晚月心口暖暖的。那个没人爱的小结巴,真的因为被爱而变得好强大。原来那股子从容淡定,不是被铜臭气沾染的污浊,而是因为被爱,有了对抗世界的底气。
    她终究还是狭隘了,气度有限,以己度人,所以才会看小结巴那么不对劲。
    “如她所料,我见你,其实并没有少年时代的悸动,重逢那日,除了感慨时光流逝,命运造化,还有陌生…年少伴随的那些不确定感尘埃落定,只剩庆幸命运安排。她真的,很懂我。”
    那句年少伴随的那些不确定感尘埃落定,只剩庆幸命运安排,狠狠地击穿她的心脏。这又何尝不是她的重逢之感呢!?江晚月很佩服这位素未谋面的女子。这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呢?
    “回去把信烧了吧,别让你老婆看了膈应。”
    他又摇头:“信她保管着,是不会让我烧的。她说这是我人生的一部分,存在过的东西,没必要用毁尸灭迹自欺欺人。将来等我们老了,退休在家没事干,可以看那些信笑话我。”似乎是想到妻子了,他微微轻哼一笑,“我都能想到她笑话我的表情。”
    江晚月酸了。
    不是嫉妒小结巴的老婆,而是嫉妒小结巴的婚姻。她和卫致,好像,从来不会这般,推心置腹,心心相印。
    …………
    卫致连着喝了叁罐可乐。老男人王珈澜看着卫主任这么个喝法,轻轻提醒:“卫主任,听说…可乐杀精。”
    卫致把手中的可乐罐捏变形了,默默地放下,温和道:“珈澜兄,我年纪轻,不怕不够用。”明着反怼王珈澜老?
    王珈澜一滞:“卫主任,有时候年纪不代表能力。就像你,年纪轻轻地也能身处高位。就像我,年级虽大,但是身体很好。”
    卫致无语自己果然是气糊涂了,和王珈澜贫起了嘴。
    “珈澜兄,你和花儿确实很般配。”尤其是嘴贱气人这一点。
    “谢谢卫主任,我也觉得。”
    “珈澜兄以后还是叫我卫致吧。你是花儿的男朋友,我们之间,不讲虚的。”
    “好。卫致小弟。”真是花芏理的亲男人,和花芏理一样喜欢占人便宜。
    王珈澜拍了拍卫致的肩头:“比起传闻中的你,我更喜欢真实的你。本来我还有点担心,融入不了她的生活,现在,倒没了这没必要的担心。”
    卫致,年纪轻轻坐到这个位置上,都说工于心计,城府深不可测,又说他万分妥帖,细致入微,没有领导不喜欢。底下的人都不太愿意和这个厉害角色打交道,生怕得罪他。
    人有很多面。他认识到的卫致,不是市委办的卫主任,不是铁血手腕的实权秘书长,仅仅只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出了办公室,你我皆凡人。”卫致淡淡道。
    “好,那今晚你请客。”王珈澜道。卫致不干了:“凭什么我请?年长照顾年幼,自古如此!”
    “小卫啊,哥的职位没你高,工资没你多,哥还没把老婆娶回家,到处要花钱,你已经结婚了,不用攒老婆本,请这一顿,合情合理嘛…”敲竹杠这一点,也和花芏理,如出一辙。
    倒不是王珈澜和花芏理多喜欢敲竹杠,这俩在外边大方体面人,但是,很奇怪,这两口子很默契,碰到卫致,就很会精打细算。
    林湾去洗手间,花芏理回到他们身边坐着:“哟,二位,这是在聊什么呢?”
    “聊今晚是不是该小卫请客。”王珈澜应道。
    “那必然是小卫请客,小卫主任工资比咱俩高,人品也比咱俩好,就得小卫主任请。”
    卫致微微眯眼,花芏理和王珈澜这个老男人在一起之后,真的变得很不可爱。
    “花芏理。”
    花姐憋着笑:“有何指示啊卫主任?”
    “不要太护短。这样没朋友。”卫致总结道。
    “没事。我和你一样都是恋爱脑,我们恋爱脑的人呐~不需要朋友!”
    “……”
    王珈澜笑得很爽朗。卫致被噎得说不出话,倒是也不恼火,本来也是在瞎贫嘴,因为那句恋爱脑,他烦躁地看了一眼手表,都十五分钟了,到底有什么好说的!
    ee:我回来啦~谢谢大家还惦记我。复更的原因很多,一是因为我朋友上微博搜我的小说,截图给我看到好几个读者的评论,表达了对《忠贞》的喜爱,和对断更的遗憾。承蒙厚爱,没想过会人被惦记,这算是意外之喜,也是作为作者最幸福的瞬间,很被治愈。这段时间算是得了空,精神世界很荒芜,需要靠书写文字填满,算是某种意义双向奔赴。
    二是因为花芏理的原型;你们还记得我文本开头说得那个缪斯女神?她是花芏理的原型。她很期待她和王珈澜在《忠贞》里的后来。我想满足她,没有她就没有忠贞。
    叁则是,我插空自己用读者视角重新看了遍《忠贞》,不想辜负我闺女江晚月迷糊的这十几年。以及意外发现,卫致竟然是我笔下所有男主角里,我塑造最满意的一个,有点舍不得抛弃他。第四,就是qq音乐偶然播到加藤的loverspart2,看到寥寥无几的评论里混了我最熟悉的叁个名字,捞姨、卫致、江晚月,然后…怦然心动。这大概就是互联网的正向意义吧,让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可以有灵魂连接。
    我不通常没大事不写作话,虽然逃离微博,但是非永无止境,在别的文评论区看到有作者因为作话太多被骂了,我不想多事。所以,以后没大事也不会说废话。但今天毕竟是个特殊日子,我还是想和你们说些话,谢谢你们几个月一直惦记我。本章正文五千叁百多字,加上之前的两章,差不多一万多字,希望我复更回归,你们能看得开心。祝各位身体健康,顺心如意。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