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好不容易

      江晚月和卫致赶到医院的时候,卫果坐在手术室门口发呆,眼眶还是红的,整个人看起来不太妙。
    卫致坐到卫果身边,江晚月就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着。
    卫果的躯体反应很严重,手都在抖。
    看到卫致的那瞬间,他好不容易调节好的情绪又崩了,其实诺诺进去,也还没多久。
    “没事的。”卫致轻声道。
    反而是见面,二人没什么话了。-
    他点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过着,江晚月默默坐到卫致身边,没有人打破安静,江晚月太知道这种煎熬了。在医院,最爱的人就在里面,即使知道这只是一个小手术,但是还是止不住想到那时候母亲在医院时候自己的无助。
    在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没有人有会好奇地狱长什么样子。
    如果让江晚月具象化地狱是什么模样,她会在脑子里描绘医院的形态。
    花芏理和她说:死门过后,是生门。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医生就出来了…是个女儿。
    卫果的第一反应不是去看孩子,而是立马跟着被推出来的诺诺,诺诺的麻药还没醒,整个人很憔悴,他失魂落魄地跟着诺诺转移病房,孩子也被抱进了保温箱。
    江晚月和卫致没有去打扰卫果,他就坐在一旁抓着萧诺的手,父母也在往医院赶。
    …………
    她和卫致在保温箱的玻璃窗外,看看着那个小小的生命。
    她好小…
    江晚月张开手掌,比了比,卫致看着小侄女:“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
    明明隔着那么远,隔着一个房间,但他说话声儿很轻,像是怕吓着保温箱的小东西。
    “江晚月。”
    “嗯?”
    “生命好奇妙。”
    “嗯。”
    “卫致。”
    “嗯?”
    “我们好像花了很长时间。出生,长大,相遇,结婚,还有面对未知的变故、疾病、死亡…”
    他深深地看着她,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江晚月。
    “在看到她出生之前,我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从一个这么小小的东西再到和你相遇,命运费心做了多少安排,我自己花了多少力气。”
    “我真的很讨厌医院来着。”江晚月的声音很轻。
    卫致轻轻抱着她:“我知道。”
    “可是你在,我好像不怕了。”她把脑袋埋进卫致的胸膛。
    卫致的后脑勺顶在她的发旋,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顶。
    “卫致。”她微微抬头,看着他:“这个人间,其实,是地狱啊。”
    卫致怀着她:“可地狱,有你啊。”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突然让地狱变得没那么糟糕。
    江晚月眼眶微酸。
    “有你,地狱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花了这么多力气,不就是为了在地狱里,找爱,有依靠,拥有勇气,披荆斩棘。”
    他们从来不曾这么深入的聊天,江晚月和卫致都不是多积极向上的人。在本该合家欢庆的新生命出生的当下,二人对人生的理解却是——地狱。
    她极少这么矫情。
    “卫致,我不想生孩子。”她轻轻说。
    “那就不生。”他没有迟疑。
    “卫致…我好像不能没有你来着。”很随意,就像在说今天的饭,不好吃…
    卫致的身体明显僵硬了,只是一瞬,他抱她很紧:“这很好,我也不能没有你来着。”
    “卫致…”
    “嗯?”
    “我是不会和你说我很爱你之类的话。”
    “那就不说好了。”卫致突然很释怀。他的心房,从来没有这么轻过。
    “可你得说啊,假的也要,我其实…很没安全感来着。”江晚月说得不在意,其实已经在他怀里偷偷掉眼泪了。
    “那我说,我很爱你,不是假的。”他很温柔。
    “我现在很矫情。”
    “没事。”
    “如果有一天,你没了对待我的耐性,就早点和我说吧。”江晚月看着卫致。“与其担惊受怕等你厌倦,不如早点了断,没了你,在这地狱里,我应该,也能活。”
    卫致看着她的泪,轻轻擦掉,自己也红了眼眶:“我没你,貌似也能活来着,只是…不知道怎么活。”
    江晚月瞳孔一滞。
    “别再想着离开了吧…我大概没有再面对一次你离开的勇气了。在地狱里,从来都是我需要你啊江晚月。”卫致从来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这些。他们好像有那个不想打扰保温箱的小东西的默契,都说得很轻。
    她眼泪夺眶而出,满眼不可置信。
    “我真的,很爱你诶…”卫致像是在自嘲。
    他看了看保温箱里的小东西,眼眶红润,微微笑道:“她那么小,一点点长大,一路肯定很不容易,可将来,经过那些不容易,也会遇到一个让她看到地狱美丽的人。好像也没那么不容易…”
    “我花了好多好多力气,和你相遇,等到你,把你娶回家。”
    “我没有更多的力气再想其它了。”
    “或许很多人会觉得,人生有各种各样的意义。但在我遇见你之前,这个荒芜的人间炼狱,我真不知道怎样走来着。”
    “江晚月,以世人评判的标准衡量我这样的人说这番话似乎很可笑,你…大概也在偷笑吧。”
    江晚月摇摇头,双手紧紧地抓着他胸前的衣料,眼泪淹没了她所有的思考能力。
    “在遇见你之前,我一直在思考,活在这个无望的炼狱里有何意趣?可遇见你之后,我好像找到了的答案。说爱这种话题很滑稽,但你赋予了我意义,有江晚月的卫致,才有爱情啊。”
    “人对爱情的渴求真是很可怕,这虚无缥缈的东西,之所以会成为永恒经久不衰的命题,大概就是因为如此吧。”
    “我死寂地生活,因为你变得有了乐趣。我不管其他人怎么过这一生,我只知道,与你结合,我的灵魂才完整。”
    “江晚月…我这一路,真的…好不容易。”
    “所以,别再想其它,就算是地狱,就只爱我,就算不说,也没关系。”
    她只是哭,他只是轻声说,原来卫致,这么爱她。他们,真的,好不容易。
    就算是地狱,有卫致,好像,也没那么不容易了。
    …………
    折腾到半夜才回家,回家的第一件事,江晚月找卫致拿了手机。
    “把你手机给我。”
    卫致给了。
    “我要录指纹。”
    录了。
    “我要删林湾微信。”
    不问同不同意,直接删了。
    “以后林湾有事找我说。”
    他没意见。
    “这个女的是谁?”
    “我手底下的一个公务员。”
    江晚月仔细浏览他们的聊天记录,都是些工作上的内容,没删。
    “这个女的是谁?”
    “大学同学。”
    全都是骚扰信息。但是卫致没删,也没回。
    删除。
    “他妈的,这沟子挤的…”江晚月点开大图,发现已经过期,图片还没下载,索性也就没有发作。
    卫致就看着她删微信,一如当年拆他飞机模型一样。
    删了大概二十几个女同胞之后,卫致默默地伸出手:“你的手机。”
    “我手机和你没关系。”江晚月扭头就走去浴室洗澡。
    留下黑脸的卫主任死命抽烟。
    等江晚月再出来“把叶漪删了。”这是卫主任的底线。
    “不可能,他有钱得很,我得让他照顾我生意。”
    卫致哼了声:“江晚月,你是这种在意生意的人嘛?”他说完就夺手机。
    江晚月手一缩:“我和你两码事。”
    “一码事。”卫致气得胃痛。
    “卫致我告诉你,你不一样,你太招祸了。”
    卫致嗤笑出声,气得只想咬死她。太生气的结果就是,自己都没意识过来,现在的江晚月,占有欲有多可怕。她把这些你挤压尘封的所有病态情绪全都放出来了。
    江晚月吻住他,抓住他的阴茎:“我想做。”
    卫致看着江晚月,很冷静:“不要用做爱转嫁矛盾。”
    “我只是想和你做爱,没有要转嫁矛盾。”她说完就吻住他,褪去他的衣衫。
    卫致就任她撒野,也不配合,她想要,那她就自己做。
    “喂!”硬成那样了还冷这个脸,多没意思。
    卫致不理。
    “哥哥~”她眨了眨眼,舔了舔他喉结。卫致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垂眸看着灵动的她。“哥哥也想要的~对不对~嗯~”她像像狗一样舔舐他的唇。
    她一向骚。
    “卫致哥哥~做嘛~做嘛~”她手握着他狰狞的那处,拇指剐蹭着顶端的马眼。
    卫致翻身,压住她:“骚货。”
    “哥哥最喜欢我骚了~”
    卫致终于笑了。
    他直接冲撞进去,那处早就湿泞不堪,她缠着他接吻,二人的舌头交缠舔弄,她的双腿环着卫致的腰肢,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一声声地叫他的名字。
    妩媚极了。
    今天的江晚月很不一样。她翻身坐在他身上,腰肢上下摆动,做得很卖力,她的舌尖舐弄着他的身体,每一寸都在亲吻舔弄,她好像…从来未曾这么费尽心思的让他欢愉。
    他轻声闷哼,抚着她的小脑袋,拨开她的长发,任由她撒野。
    她一边摆动腰肢,一边说:“你以后不许再和林湾说话。”
    卫致翻身压着她,额间顶着她的额间:“凭什么?”
    “啊~”他钻得更深了。
    “你不听我话我就哭。”
    卫致笑了:“肏哭你,就不用费力装了。”
    “啊~啊~啊~卫致,你轻一点~啊~”
    没事招惹他干嘛…
    “卫致…啊~要去了~啊~你快一点~”
    卫致看着她那副荡妇的样子,腰间一沉,阴茎直顶宫口,一阵急速抽插,在感受到她高潮的阴道收缩和浑身颤抖后,仰头闷哼几声,精液尽数射进了她的身体。
    她被烫的一缩,抱着卫致深吻,尽是依恋。
    二人就这样抱着,他没有从她身体里出来。
    只因为,卫致那句,结合,灵魂,才完整。
    就这样死在床上,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