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真是光彩照人,美若天仙啊!

      姜昭醒来便感觉浑身热乎乎的,正被人抱在怀里,她动了动,就感觉腰上一只大手烫人,让她身体发软。
    “呃……”
    她轻轻喘息着,调动无力的身体想要站起来,却又被忽而紧紧抱住,身边人裹紧毛皮毯子懒散敷衍着:“别乱动……”
    他声音里还残存着睡意,嘶哑而低沉,姜昭红了脸,抬起头去看,就看到一张和她印象里略微不同的脸。
    半年不见,他竟然,竟然好像成熟了不少。
    姜昭被那张红唇黑发的漂亮脸蛋冲击的说不出话来,惊讶的连连张嘴,半年前尚且只是俊俏少年郎的家伙,五官长开不少,形神艳丽,虽然眼下有些青黑,透着些阴鸷之气,又满面白净,慵懒纯净,犹如不晓事的孩子。
    姜昭不由无声垂眸,咬了咬粉唇,面色怔然,脸色苍白,大眼中却积蓄泪水。
    一切都发生的很快,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好像每一次,她生逢绝境,都会遇到他。
    上辈子,最后,他疯疯癫癫的,却也依然给了她人生最后的温柔。
    没想到这辈子,他们之间竟然还会有这些交集。
    听到呜咽声的李沧立刻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怀里的人哭了,立刻蹙眉急了:“你,你怎么了?阿姊,你是哪里痛?我去叫大夫……”
    正眼泪汪汪的姜昭差点被逗笑,又颦眉笑道:“我没哭,我是劫后余生,高兴罢了。”
    “哪里……”
    看她不再伤心,青年人立刻松懈了神色,躺回去懒散道:“你不是劫后余生,你是命该如此,命里自带福星,爷我就是……”
    姜昭白目与他,又突然想什么变了脸色,连忙伸手摸肚子,因为醒来身体很是舒畅,并无大碍,此刻才想起这回事。
    “孩,孩子……”
    她哆哆嗦嗦,吓得话都不会说了。
    可李沧却莫名其妙看她:“什么孩子?你没带着小孩啊。你同行逃难的人里有小孩?”
    姜昭急的抓住他的衣袖,满面惶恐:“我,我有了身孕,三个月了……我记得,流了好多血……是不是没了……你不敢告诉我……”
    “孩子???!!!”
    李沧的声音很大,脸色也瞬间精彩了。
    李沧鲤鱼打挺似得一跃而起,立刻下床鞋也不穿,就冲姜昭脸色不好大吼,像个被辜负的怨妇,哆哆嗦嗦不敢置信:“孩子?你,你有了身孕?那个死胖子骗我说你们感情不好的!还说你喜欢我来着!我,我竟然被骗了?!”
    说道最后他也不等姜昭回答,自己就扭头就气的想光脚冲出去,可走了几步,又速度放缓,又神神叨叨的不甘道:
    “那我去银川是为了什么?!”
    “我日夜兼程赶过来又是为了什么?”
    “我和那个疯婆娘达成的协议呢?!”
    反复自问的结果是,他开始咬牙切齿,低着头想办法,脑筋转的飞快,在室内自顾自的转悠起来:
    “不对不对不对!我该直接杀了他还是想办法把她掳回去,不行不行不行,我打不过那个疯婆娘……毒死她?不不不,先杀了那个臭男人,才能去找那个疯婆子提亲,她可能会……万一她把扔嫁给别人怎么办?他们说她会当皇帝……娘地……狗屎,臭狗屎……”
    李沧在床前来来回回急的转悠,不时脸色难看,摸着下巴,叉腰仰头,捂住眼睛,又泄气的弯腰驼背,各种激动的自言自语,一会儿瞅一眼姜昭凶光满面,一会儿脸色阴沉低头一语不发。行为疯癫,令人不解。
    姜昭抓着毛皮被子屈膝蜷缩在床上,懵懂的看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他突然这是怎么了,惊疑不定,却还是鼓起勇气,哀求他道:“阿竭,你,你可以去叫大夫吗?我,我真的很害怕……”
    “嗯?!”
    李沧凶恶扭头看向坐在床上的柔弱无骨,弱柳扶风的美人。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含泪看着他,满是关切和求助。
    嘴唇柔润,粉嫩的像是两片蜜桃。
    口若含丹,齿如编贝,螓首蛾眉,明眸善睐,肩若削成,手如柔荑,指若青葱,乌发如云,纤腰束素,仿佛在水之伊人,洛水之神女……
    真是光彩照人,美如天仙啊。
    “……”
    肆意狂放的某人站着举起手,可疑的沉默了,最终,他放下手,阴沉地,干巴巴地,像是条被踹了一脚的狼:“知道了,我这就去……”
    姜昭松了口气,又摇摇头,还是那么爱自说自话,但性情率直,倒也不失可爱之处。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