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他撑腰 第79节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向神明许愿了?。
    她希望他保有在?江家的一切,所以当江阔告诉她,跟alice联姻的人并不是他的时候,她并没有特别的开心?。
    可如果纯粹只是为自己考虑,她当然还是希望江阔可以不顾一切跟自己在?一起。
    但那样?又太?自私。
    如果什?么都?想要呢?
    恐怕佛祖都?要感到为难了?。
    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希望一切是最好的安排吧。】
    她也只有听天由命了?,最后弯腰拜了?拜,请求佛祖保佑。
    一个多小时后,辛妍又驱车将母亲带回家。
    下午,很多亲戚过来做客。
    对于辛建业花了?那么多钱治病,辛妍毕业不足一年,就?开上了?奥迪这两件事来看,大家都?觉得她家可能是摸到了?什?么发财的门?道,所以格外的殷勤。
    对她们甚至比辛建业还没出事之前还要殷勤许多。
    既是过年,来者是客,辛妍也只能和母亲热情招待。
    次日?下午,江阔乘飞机从新加坡抵达南洲后,又立即转乘高铁来到了?东霖。
    辛妍驱车过去接他。
    再见到他的时候,似乎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辛妍没忍住冲上前去,紧紧拥抱住了?他,眼眶有些?热。
    江阔也放开了?行李,抬手好好抱了?她许久。
    直到上了?车,两人才再度聊起有关于和alice联姻的事。
    原来是年初一那天,江家老爷子安排了?两家吃饭,席间正式提出了?让江阔和alice联姻。
    两家长辈谈笑风生,对这桩婚事很是满意?,从他们的笑声来听,这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可是江阔却突然提出反对意?见,让整个包间的笑声戛然而止。
    那顿饭吃得不欢而散,媒体那边不知道怎么收到风声,当记者将话筒对准江家老爷子时,他还是固执己见地表示:江家继承人确实要跟alice联姻。
    不过,他只说了?是“江家继承人”,没有点名具体是哪个继承人。
    这样?说,也确实是为了?给自己留有余地。
    毕竟,江阔已经在?饭局上当着两家长辈的面反对了?,倘若老爷子还是对外公开他要跟alice联姻,而他最后又还是不同意?,那么老爷子在?媒体面前说的话就?相当于打自己的脸。
    当晚回到家后,老爷子便把江阔单独叫进了?书房。
    也是在?这次,老爷子明确向江阔表明:他已经向外界宣布江氏继承人要跟alice联姻了?,所以这件事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江氏继承人里面必须得有一个人娶她,而谁娶了?她,就?将成为江氏的接班人。
    他企图用这种方式逼江阔就?范。
    但是很可惜,最后江阔还是没有按照他的意?愿作出选择。
    辛妍听江阔复述完过去几天的情况,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那天的媒体报道在?提及女方的时候,有具体写明是alice,而男方却只提了?“继承人”这样?模糊的概念,并没有具体的名字。
    沈玉莲知道辛妍是去高铁站接江阔后,在?家里张罗了?好大一桌饭菜。
    辛妍把江阔接回去之后,天也快黑了?,正是晚饭时间。
    四个人其乐融融地围坐在?一起。
    沈玉莲不停地让江阔吃这个、吃那个。
    “多吃点呀。”她知道江阔喜欢吃的。
    但是辛建业还不知道,光看这场景,觉得她有点热情过了?头?,微微笑问:“吃、吃得、习习惯吗?”
    “习惯的。”江阔停下吃东西的动作,礼貌回应,“伯母厨艺了?得。”
    沈玉莲听着开心?,“多吃点啊。”
    江阔笑着说好,当真还吃了?不少。
    不过春节期间的菜式大多油腻,饭后,辛妍问他要不要喝点茶、或者咖啡,解解腻。
    江阔正坐在?客厅里,陪辛建业看电视,说:“喝茶吧。”
    沈玉莲在?旁边剥桔子,闻言笑道:“你?的喜好还挺中式?”
    辛建业也这样?觉得,笑着转头?看他。
    江阔含笑点点头?,说是。
    “所以……”他转过头?,看着端着茶朝她走来的辛妍,唇角笑意?加深,“喜欢中国姑娘。”
    第61章
    当晚, 江阔在辛家留宿。
    家里是有空闲的客房的,只是?很少用,里面堆了不?少杂物。
    辛妍和母亲配合着收拾整理好, 把江阔安顿下来后,也去洗漱休息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在床上躺了没多久,辛妍又想起什么,拿手机给江阔发消息,问他冷不?冷。
    毕竟新?加坡基本可以说是?没有冬天, 他不?一定能够适应这里的温度。
    而江阔的回答, 正如她担忧的。
    【有点。】
    辛妍想了下,又从床上起来, 打开衣柜从里面翻了两件羽绒服出来。
    家里没有更?多的被子?或者毯子?了, 她抱着两件羽绒,悄悄走到客房去,小心拧开门?进去。
    江阔听到动静,从床上坐起来,伸手开了灯。
    “再给你盖两件这个?。”辛妍笑着走近, 将羽绒服摊开, 平铺在江阔的被子?上。
    “好啦~”辛妍给他铺好,笑着直起身。
    “晚安。”说着, 她转身就要走,江阔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在她身后将她的手拉住。
    辛妍回过头,江阔期待地看着她, “别走了。”
    说着, 他还暧昧地捏了捏她的手。
    辛妍这才后知后觉, 他未必是?真的觉得冷,只是?想让她过来陪他。
    辛妍抿抿唇, 犹豫了下。
    “可以。”她说着,脸颊渐渐泛红,回过身,往他身边去。
    “不?过,我们得小声点。”她在床边坐下后,边掀着被子?往下躺,边小声害羞地叮嘱他。
    江阔刚往里面挪,给她腾出空位,闻言动作楞了下,而后哑然?失笑。
    “你笑什么?”辛妍躺下来,转过头疑惑又害羞地看他,脸都要红透了。
    江阔跟着她躺下,将她捞进自己怀里,闷笑道:“我本来只是?单纯地,想要搂着你睡而已。”
    他笑得胸膛轻轻震颤,辛妍羞赧不?已。
    “当我没说。”说着,她就要在他怀里转过身,想背对?他。
    江阔却先她一步将她按住,翻过身,支撑在她上方,含笑盯着她,“那可不?行。”
    他说着,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
    原本寒冷的夜晚,变得渐渐燥热起来。
    不?过顾忌到隔壁就是?长辈的房间,两人尽量克制着没有发出太大动静。
    只是?太过温吞的方式,让两人迟迟都没能满意?,折腾了很久,也尝试了很多次,等到天快亮了,才终于好好结束了一回。
    基本等于一夜没睡,导致早上两个?人都起不?来。
    还是?外面不?断传来争吵的声音,才终于将两人吵醒。
    两个?人都没睡饱,而且是?以这种方式被叫醒,难免不?悦,皆蹙着眉头。
    听着争吵清醒过来,发现争吵声就在自己家里,辛妍赶紧下床,扯过衣服穿上,然?后随便用手拨弄了下自己的头发,走到客厅去。
    “别以为能拖啊!法院都判了!”
    “就是?!赔钱!赶紧的!”
    “你们家都有钱买新?车了,还没有钱赔给我们吗?别想赖账!”
    ……
    先前在那场车祸中去世?的死者家属们,正在一个?劲儿?地催沈玉莲拿钱,沈玉莲只能不?停安抚他们。
    场面有些混乱,更?有甚者,已经有人开始打量她们家有什么值钱东西。
    一个?人人高?马大的男人正要往房间这边闯过来,刚从房间出来的辛妍恰好和?他迎面碰到。
    “你要干什么?”辛妍看着他越界的行为,眉头深深蹙起。
    那人看她是?个?姑娘,可一点都不?怕她,双手往胸前一抱,理直气壮道:“还钱!”
    他突然?嚎那么一嗓子?,客厅里的人纷纷看过来。
    “你不?是?很有钱吗?”死者妻子?跑过来,情绪激动地指着辛妍,“你不?是?都买车了?怎么还不?给我还钱!”
    “有钱买车没钱还钱,你们是?不?是?想赖账?!啊?!”
    她这样咄咄逼人,辛妍有些受不?了,眉头蹙得更?深,说:“法院有规定赔偿时间,现在还没有到期限,你是?不?是?太着急了点?”
    “而且一百二十万不?是?一笔小……”
    “哈!”这人不?等她说完,激动地打断了她,“大家听听,她就是?想赖账!”
    “想赖账是?不?是??!啊?!”她说着就要上前动手。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