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他撑腰 第82节

      哦不?,准确地说,是江阔一觉睡到自然,而辛妍却?是被他弄醒的。
    辛妍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他手里正拿着一支玫瑰,垂眼撩拨着她。
    跟他在一起过夜的时候,她都?别想穿着,所?以当她顺着那支玫瑰看下去,脸上顿时烧红。
    这儿的窗户很大,窗帘拉开了?一条缝隙,夏日?阳光悄悄溜进来,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只见艳红的玫瑰分别在两边轻轻打过转后,沿着曲线往下,然后停下,再度轻轻转着圈。
    辛妍控制不?住地跟着轻颤,咬着唇,想克制,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出?声求饶,“别……”
    她脚趾都?蜷缩起来,江阔掀眸看她,见她醒了?,笑着说了?声,“早安。”
    他手中?的玫瑰也终于停止作恶,辛妍稍稍放松下来,气息不?稳地回了?句:“早安。”
    江阔笑着将玫瑰枝干咬在唇边,鲜红的玫瑰上,已经染上晶亮的露珠。
    他笑得有?几分坏,俯下身,将玫瑰送到她唇边。
    辛妍像是被她蛊惑了?般,张唇,接住了?他递过来的花。
    江阔稍稍直起身,垂眸将另一朵缓缓打开。
    辛妍咬着嘴里的这支,轻哼着。
    随后,像风雨袭来,两朵玫瑰激烈晃动?,露珠顺着花瓣滴落,一时分不?清,是哪朵开得更为绚烂。
    两人从此在这里过上了?浓情蜜意的生活。
    夜深时,被爱意包裹着沉睡过去,清晨,又?被对方用爱唤醒。
    不?知不?觉,两个月就过去了?。
    这两个月里,偶尔也会收到一些来自国内的消息。
    譬如,刘欣雨某天突然发?来一张截图,震惊道?:【怎么路巡和朱曼儿去逛校园了??】
    辛妍点开她发?来的图片看了?下,是朱曼儿的朋友圈截图。
    她跟朱曼儿在学校的时候就关系不?好,所?以都?没兴趣加对方的微信,也就是说,她是看不?到对方朋友圈的。
    【和他回母校看看(龇牙笑)】
    附图看着是副驾驶拍的,拍下了?驾驶位上男人的三分一侧脸,和握着方向盘的手。
    毕竟和路巡有?过在一起四年的历史,即便只是看到他那三分之一的侧颜,辛妍就知道?是他了?。
    加上握着方向盘的手,还有?凯迪拉克的车标,都?在佐证这个人就是路巡。
    以前还在学校的时候,辛妍就知道?朱曼儿对路巡有?兴趣了?,所?以两个人会走在一起,她也没有?太过震惊。
    【我跟他已经分手了?。】她简单跟刘欣雨说明了?下情况。
    【啊?】
    【为什么呀?】
    【什么时候的事?】
    刘欣雨一连串的疑惑抛过来。
    【怎么都?没听你说过哟?】
    辛妍笑了?笑,只道?:【挺久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都?过去了?,她也不?想再聊了?。
    放下手机,往不?远处看了?看。
    此时,李思思正在陪几个小孩子在草地上做游戏。
    这些都?是福利院的孤儿,李思思平常闲着没事的时候,就会到福利院做义工,偶尔带他们过来这边玩玩。
    她失去过一个孩子,大概,那会成为她心底永远的遗憾吧。
    看她那样用心对待那些孩子,辛妍突发?奇想,扬起头,问坐在她身后给她靠的江阔,“喜欢孩子吗?”
    两人此刻正坐在门廊边,江阔拥着她,看那些孩子嬉戏,听到辛妍这样问,低头疑惑地“嗯?”了?声。
    “我们要不?要……”辛妍脸颊微微泛起红,“要不?要生个孩子?”
    她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只是不?确定江阔喜不?喜欢。
    一个天之骄子,因为跟她在一起,被人从高?处拽下来,即便他安慰她说,他还拥有?很多的财富,可有?些东西,不?是财富就能代替的。
    她始终觉得,他为了?跟她在一起,付出?的代价太大。
    所?以如果?可以,她也想要为他做点什么。
    但偏偏物质上的东西他都?不?缺,她唯一能够想到的,也就是孩子了?。
    如果?可以跟他有?个孩子,应该也是不?错的吧?
    不?知道?是像他多一点,还是像自己多一点,辛妍甚至开始期待起来,眨了?眨眼睛。
    江阔含笑垂眸看她,“我都?还没有?跟你求婚呢,你就想要跟我生孩子了??”
    辛妍脸蛋爆红,羞赧道?:“那你求嘛。”
    江阔低笑出?声,“我求了?,你就答应我吗?”
    辛妍红着脸点点头,“嗯。”
    “那好。”江阔笑着捏住她下巴,将她脸抬起,低头亲了?亲她,“我好好筹备一下。”
    第63章 正文完
    在两人讨论过结婚生子的话题后, 江阔就开始着手?准备求婚了。
    他还?特意请李思思给他出谋划策,很?多东西也都是他自己亲力亲为的。
    除此之外,他还?跟平常一样, 和辛妍在农场里骑马、牧羊,种种花草,摘摘瓜果,生活过得?很?惬意。
    辛妍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给自己求婚,有时候看他跟往常一样, 以为他大概率是忘记了, 那天跟她说什么要好好筹备,大概也就只是随口一提?
    可有时候又在想?, 他也许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呢?
    时间一长, 难免有点患得?患失。
    某天早上,两人吃早餐的时候,突然看到?国内发出的一条重?磅新闻。
    【江氏药业(中国)准备将一款还?未完成三期临床试验的药提前推出市场,枉顾消费者的健康和性命!】
    这款药,辛妍也是知道的, 去年她和江阔去工厂视察的时候, 就重?点关注过这款药,本身也是想?要用这款药抢占市场, 拉动江氏药业的业绩。
    按预计,最快也要今年的秋冬季才能推出市场。
    但没想?到?,江波上位后?, 竟然如此急于求成。
    大概, 他是想?要向江家人证明, 他比江阔优秀能干,能比他更快拿出优异的成绩来?。
    先前看他取代?江阔的位置多么着急就知道了, 他是个很?心急的人。
    毕竟正常情?况下,办理离职是需要时间的,但是他一天之内就把江阔驱逐出去,生怕他在江氏再多呆一天。
    但他的这种急切,最后?还?是害了他。
    看新闻上写?的,江波已经被公检法带走,而揭露这件事的,正是江氏药业工厂里的一名研发人员。
    这名研发人员担心官商勾结,在向有关部门检举后?,为了安全起见,还?特意向多家媒体告发了。
    现在几家正式媒体一拥而上,大肆宣扬,其影响力和传播力可想?而知。
    连位于南半球的新西兰都知道了,不难想?象这件事在国内,已经发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而江氏药业,恐怕也要乱成一锅粥了。
    毕竟,这种恶性丑闻对于一个制药公司来?说,那是致命的打击。
    江阔看到?的时候,脸色都彻底变了,眉头深深蹙起。
    辛妍跟他在一起那么久,还?从来?没有从他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她准备说点什么,但他已经先她一步从位置上站起来?,往外拨了通电话,边疾步上楼,边严肃地跟那头沟通着。
    他气急了,讲的全是英文?,一通输出。
    辛妍不知道那头听着是什么感?受,她这边听着感?觉就是天要塌了。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辛妍准备拿点早餐上去给他。
    刚端着早餐走到?楼梯上,就看到?江阔匆匆从房间出来?,手?里还?拎着行?李箱。
    她还?未来?得?及开口,江阔看到?她,说:“爷爷受了刺激,已经紧急送医了,我需要回去一趟。”
    “好,好的。”辛妍下意识应和,不忘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还?是先吃点再走,我给你订票。”
    江阔说好,拿走她手?里的早餐回到?餐厅。
    他坐在那快速进食,辛妍赶紧给他订好机票,又联系了车送他。
    等他吃好,接送的车也到?了。
    辛妍随他一起到?机场,跟他拥抱道别。
    等到?江阔回到?新加坡,江家老爷子也终于脱离生命危险。
    不过听说脑梗了,处于半瘫痪的状态。
    而江阔也暂时不能来?新西兰和辛妍重?聚了,他临危受命,需要回中国给他堂哥善后?。
    辛妍听他这么说,立即决定回去协助他。
    而思思听说她要回国,也提出要跟她一同回去。
    因为她打算变卖国内的财产,到?新西兰这边定居了。
    “我准备把这个农场买下来?。”她这样告诉辛妍。
    于是,两人一同启程。
    回国后?忙碌不停,需要不断公关挽回企业形象,配合药监局等相关部门对公司进行?全面整顿,还?要应对公检法处理江波案等等。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