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观察日记 第77节

      在几个女生的商量下, 苏沫主动跟傅云港约周六见面。
    当傅云港收到信息, 才出现男生宿舍那一幕。
    他兴致勃勃地把堆在柜子里的衣服摆出来,让室友帮忙参考, 游戏哥又输一把, 低声骂了句后, 终于放下手机:“你俩单独见?”
    傅云港抽空回他一句:“我高中同学一起。”
    “那就是两个妹子, 刚子带我一把,我也去脱个单。”游戏哥抹了把头发。
    傅云港歪头,把他从下往下打量一遍:“哥们,带你去蹭饭可以,脱单……我那同学学舞蹈的,身高173。”
    他们宿舍的游戏哥,身高差了点,刚过170,普通颜值,跟苏沫的外向着实不太匹配。
    “去去去,我要蹭饭,亏死你小子。”两人就这样说定,周六去跟舞蹈学院的女神见面。
    许嘉时划开手机屏幕,置顶联系人发来五条未读短信。
    小呆鹅:文艺汇演结束咯。
    小呆鹅:坚持过明天就不用军训了[开心转圈.jpg]
    小呆鹅:看我今天的素颜妆,自己画的!
    最后一条消息是她发来的自拍照,女孩正脸面对镜头,精致的五官展露无遗,那双漂亮的眼睛仿佛会说话,就在屏幕里冲他笑。
    许嘉时走出寝室,直接拨出电话,大概十几秒后,那边响起女孩欢快的声音:“嘉时哥?”
    “文艺汇演怎么样?”
    “很顺利,看到我给你发的照片了吗?”
    “看到了。”
    “跟室友学的素颜妆,不细看都看不出来,难怪化妆如换头。”她跟往常一样讲些有的没的,像个小话痨。
    许嘉时没有打断,只在她说完后补充一句:“你不画也好看。”
    “呀。”陶幼心脸颊一热,“干嘛突然夸我。”
    他沉默半响,在电话里回:“阐述事实。”
    陶幼心垂头。
    好吧,这种语气果然很许嘉时。
    一通平常的电话,最终也没提到任何重点话题,结束后,陶幼心跑到姐妹群发了一堆哭哭表情包:“自拍没用,诱惑不了许嘉时一点。”
    江书妤最先看到消息,安慰她半天。
    远在他乡的曲七七脸色凝重地关掉漫画页面,决定再也不相信什么“制服诱惑”斩男技。
    “你试探了吗?”
    “还没。”
    “那你赶紧试试,如果他还忍得住,我曲七七从此改名叫曲奇饼干。”
    话音落,陶幼心突然收到一条许嘉时发来的新消息:周六有事?
    陶幼心摸着下巴深思,大约十分钟后,简明扼要的回复一字:有!
    她决定在周六实施自己的伟大计划。
    星期六,苏沫带着鹿西娇前往约定地点。
    出发前,她反复向鹿西娇确认,如果傅云港不买账,千万不能因为一个男人影响宿舍姐妹情。
    “放心,人是我要见的,结果不理想也跟你们没关系。”鹿西娇看起来软萌,却很拎得清。
    两人沟通好,忽然发现旁边缺了个人:“陶陶呢?”
    “在这。”一只手臂从背后高高举起,只见一个穿着宽松黑t恤、牛仔裤,头戴帽子、眼戴墨镜、耳朵上扣着口罩绳的女孩从后面挤了进来。
    两人目瞪口呆,盯着她这幅夸张的打扮:“你谁?”
    陶幼心扯开口罩,露出半张精致的小脸:“是我,是我啦。”
    苏沫惊:“你怎么穿成这样?”
    瞧两位室友的反应,陶幼心对自己的装扮甚是满意:“这样别人肯定认不出我。”
    没错,她今天也要跟苏沫和鹿西娇一起前往,只不过是以旁观者的身份。
    她没对许嘉时撒过谎,许嘉时那么聪明,如果全靠凭空想象,肯定没两句话就会露馅。所以她决定半真掺假,让许嘉时找不出漏洞。
    “虽然认不出,但你穿成这样坐在店里,更容易被关注诶。”
    “那怎么办?”
    苏沫伸手摘下她的口罩:“这么热的天戴口罩很奇怪,去店里肯定要点吃的吧,如果不想别人认出来,稍微低着头,帽子把脸挡住就好了。”
    “好的。”陶幼心受教。
    “你也可以把头发拨到前面挡脸……”苏沫诧异地才发现,“你今天还卷了头发?”
    陶幼心洋洋得意地勾着自己的波浪大卷发:“当然,我可是很专业的。”
    现在走出去,谁能把她跟照片里清纯的迷彩服、麻花辫女孩联想到一起。
    苏沫跟鹿西娇无言以对,竖起大拇指对她点了个赞,一起向轻食餐厅出发。
    男生宿舍。
    傅云港站在全身镜前把衣服裤子扯了又扯,精细到褶皱的角度都有严格要求。
    “差不多得了。”早就换好衣服的游戏哥等了他将近半小时。
    傅云港还不满意:“我这头发差了点,谁有定型喷雾?”
    游戏哥摸摸自己的寸头,这东西他是真用不上。室长头顶蓬松小卷毛,每天起床就用手指抓几下,从没想过打扮自己。
    傅云港环顾一圈,目标锁定坐在床铺下方看书的男生:“许嘉时,你有吗?”
    许嘉时停顿片刻,从收纳整齐的玻璃盒里取出一瓶黑色喷雾瓶往后递。
    “好兄弟,你的大恩我记下了。”傅云港拿起喷雾往头发洒了几下,边做发型边说,“等我追到女神,一定请你吃饭,吃两顿!”
    “那恐怕吃不上了。”许嘉时面无表情地翻开书页,薄薄的纸张“哗啦”作响,很是刺耳。
    “我怎么不知道你嘴这么毒。”傅云港只当他在开玩笑,手抓发型完毕,将定型喷雾还回去,“谢了兄弟,我先走一步。”
    想到要跟女神见面,两人跑得飞快。
    傅云港跟游戏哥走后,靠窗边的许嘉时慢条斯理地放下书本,走到靠门的床位旁轻敲两下:“室长。”
    室长从床帘后探出脑袋,双手拽着帘子两侧,只露出一张大饼脸:“你说。”
    许嘉时抬眸:“请你吃饭,去吗?”
    室长盘腿坐在床上思考了一秒,“唰”的一下拉上帘子:“一分钟,我穿衣服。”
    “居然还有这种好事。”走出宿舍楼,室长还在路上碎碎念,“我们去哪儿吃饭?”
    许嘉时点开打车软件,搜索某轻食餐厅的名字,顺口回答室长:“到了你就知道。”
    “还跟我玩神秘。”室长满怀期待跟着上车,到达目的地点,傻了。
    “这不是刚子约女神吃饭的地方吗?”
    因为隔壁跳舞的女生对食物有要求,特意选在这里碰面,而常年习惯大鱼大肉的室长对素菜沙拉避而远之,故而印象深刻。
    踏进店内,室长一眼就看到靠窗位置的傅云港和游戏哥,他们对面坐着两个女生,因为是背对,不知道长什么模样。
    从傅云港的表情来看,似乎相谈甚欢。
    “女神真要被刚子追上了?”室长挨着许嘉时说悄悄话,却见他盯着两个女孩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直到,许嘉时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小呆鹅:许嘉时你在吗?
    小呆鹅:有急事,在线等!
    她连发两条消息,看得出真的“很着急。”
    许嘉时垂眸,在屏幕上打出一个字:说。
    小呆鹅:最近有个不错的男生追我,他跟以前那些追求者不一样,我要不要尝试一下啊?
    +10:哦?什么样的?
    收到这个问题,陶幼心抬头,悄悄掀起眼镜观察斜前方的傅云港跟鹿西娇的互动。
    “身高183,理科生,性格开朗,胳膊上有肌肉。”她边观察边默念,然后转成文字输入手机,发送过去。
    “他很幽默,能逗我笑。”
    前方,傅云港不知讲了什么话,绘声绘色的表演逗得苏沫跟鹿西娇捂嘴笑。
    “他力气大,轻松帮我拧开瓶盖。”
    前方,傅云港一下子拧开全桌的饮料盖子。
    “他很细心,有好吃的先递给我。”
    前方,店员端着托盘送来餐食,傅云港率先把东西放到两个女生面前。
    对话框接二连三冒出文字,许嘉时扫了眼,抬头环顾四周。
    就在傅云港斜后方那桌,一个穿着黑t恤、戴帽子的卷发女生正握着手机打字,时不时抬头观察前方。
    女孩纤细的胳膊靠在桌边,腕间那条鲜艳的贝壳手绳滑到中间,依然亮眼。
    许嘉时关闭震动提示,消息还在源源不断地发送过来,他几乎能够想象女孩默念这些句子的声音。
    “他很有礼貌,会对服务员道谢。”
    “他……”
    许嘉时按住语音键:“陶幼心。”
    小呆鹅:?
    他忽略了满头疑问的室长,径直往前走:“我也会逗你笑,也会拧瓶盖,把好吃的留给你,你怎么不跟我尝试一下?”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