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观察日记 第80节

      楼层不断刷新追求者的言论:
    “隔壁班的女生,我知道她是谁,明天就去追!”
    “未来老婆预定。”
    “能不能来个人透露一下,哪个班的!”
    若非论坛规定不能暴露具体信息, 恐怕现在就有人直接冲进舞蹈学院献花。
    贴子里不乏有跟风的评论, 语气轻松, 没人敢说太过分的话, 毕竟账号实名认证,如果违反版规或故意闹事, 管理可以通过后台信息找到本人。
    众人一路刷过去, 直到看到一条短小精干的发言:我的。
    这俩字刚开始也被大伙儿当做玩笑话, 后面有人看着不爽, 艾特他嘲讽:“兄弟, 搁这儿玩霸总文学呢?”
    在挖掘评论内容之前, 玩梗才是亮点。因为“霸总文学”的言论, “许加十”这个id频频被刷新。
    单看id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有人不经意念了一声:“许加十?是物理学院那个xjs吗?”
    “巧合吧……”
    许嘉时这个名号在论坛也是响当当。
    这个联校论坛本身就是提供交友、咨询校园事宜、寻求校友帮助的地方, 如果没有像今天这样大批量的新贴冲击, 有关他的帖子总会有一两个飘在首页。
    关于“许加十”的猜测越来越多, 一名热心校友发帖:“作为xjs的高中同学, 跟大家分享个‘烫知识’, 你们可以去实验一中打听一下, xjs跟tyx的关系。”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解读字母代表的人名,但总有人知道他们两个故事。
    而话题中的主角, 此刻还一脸懵逼:“他们为什么会来问我们的关系?”
    许嘉时扫描二维码帮她付款:“因为我干了件事。”
    至于什么时候传到陶幼心耳朵里, 暂且不知。
    当陶幼心追问起具体事件, 许嘉时直接端着饭碗摆到她面前:“吃饭。”
    陶幼心揪着他衣袖轻扯:“可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
    许嘉时撇头看她:“游戏机算我送你, 不问行不行?”
    “好嘞!”她立马松手,乖乖坐直身体,拿起筷子用餐。
    许嘉时的便宜么,不占白不占。
    许嘉时嘴巴很严,他不愿开口的事,怎么试探都没用。陶幼心揣着满心疑惑回到学校,台上已经进行到倒数第三个节目。
    苏沫看到她手里的花,揶揄道:“哟,这是约会去了。”
    “不算约会。”这只是她跟许嘉时之间的正常交流。
    “还瞒着呢?”
    “瞒着什么?”
    “论坛上这个就是许嘉时吧?”苏沫指着id给她看,跳到‘许加十’发布的评论,抛出意味深长的眼神,“宣示主权哦。”
    陶幼心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用手指擦开屏幕,看了两遍。突然就捂住脸蛋,声音夹起来:“啊,好害羞好害羞。”
    难怪许嘉时不肯当面告诉她,这要是说了,他们当场就得打两个地洞以缓解尴尬。
    苏沫忍不住八卦进度:“所以你俩今晚成了?”
    陶幼心双手托腮:“还没呀。”
    “没成?”苏沫盯着帖子皱眉,“没成他这是什么意思?”
    陶幼心撇头:“你不是说了吗,宣示主权。”
    苏沫一脸迷惑:“不是,你俩都没确定关系,他宣示什么主权?”
    女孩天真地问:“要确定关系才能宣示主权吗?”
    上次许嘉时来给她送早餐,路遇舞蹈系女生索要联系方式,许嘉时拒绝后,她看到女生偷拍下许嘉时的照片,跟朋友商量去校园墙找人问联系方式。
    于是她快步走到女生身后,手指点点女生肩膀,满脸写着认真:“他是我先看上的,你换个人追吧。”
    苏沫像走在路上突然被塞了一口柠檬,酸得她只能用大拇指代替语言。
    卧龙凤雏。
    不愧是青梅竹马,思维逻辑不能以常理推断。
    许嘉时回到宿舍,屋里三个男生连排坐在进门处,准备审问。
    傅云港翘起二郎腿:“哥们,你不地道啊,不是说有喜欢的女生吗?怎么还抢我前女神。”
    游戏哥歪头在他耳边提醒:“慎言,小心被鹿西娇知道。”
    上回见面后,傅云港跟鹿西娇真的看对眼,目前正在接触。
    听到鹿西娇的名字,傅云港立马放下二郎腿,双脚并拢:“口误,口误,接着审。”
    “咳咳。”室长捏着喉结清了清嗓子,拿腔作势准备发问。
    许嘉时抬手打断:“不好意思,先声明一下,陶幼心是我邻居,从她出生起,我们就认识。”
    “卧槽!”三人“腾”的一下从凳子上起身,露出同款震惊表情。
    这才真是赢在起跑线上。
    不用再审问,答案显而易见,许嘉时喜欢的人就是他守了十八年的小青梅。
    傅云港后知后觉,原来自己竟是这对“小情侣”play的一环?
    真想飞上天,跟太阳肩并肩。
    他立马把这个消息告诉鹿西娇,对面表示,陶幼心已经交代,并在接受室友们的恋爱指导。
    “你居然为了一款游戏机就把自己卖了?”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的苏沫满脸心疼。
    陶幼心纠正:“限定色。”
    鹿西娇重复:“你居然为了一款限定色游戏机就把自己卖了?”
    陶幼心掰着手指算:“难道不是我赚了吗?”
    许嘉时宣示主权等于双向绑定,那她最初的目的不就直接达到了吗?还能白嫖一个游戏机,多香。
    苏沫细细听完她跟许嘉时的过去,深有同感:“你这么容易被骗,找个知根知底的最合适。”
    鹿西娇托着下巴思考:“既然你也想谈这个恋爱,不如反客为主,拿捏对方,先下手为强?”
    陶幼心眼睛一亮。
    拿捏计划一:
    “他不是给你送早餐吗?你也给他送早餐,让觊觎许嘉时的追求者都知道,他有主了。”
    “好!”陶幼心一口答应,结果忘记设置闹钟,睡到第二天早上九点才醒。
    拿捏计划二:
    “有排课表吗?等他上课的时候,你就去教室蹭课,别人就知道你俩锁死了。”
    “好!”这次她算准时间溜进物理学院,找到许嘉时教室后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才知道整个班去了实验室。
    拿捏计划三:
    “我让傅云港约他们去篮球场,到时候你就上去递水。”
    “好!”结果当天下雨,市内篮球场爆满,他们没抢到位置,打球计划只能泡汤。
    一系列计划进行失败后,陶幼心蹲在原地画圈:“呜呜,许嘉时怎么这么难追!”
    篮球馆外下着密密麻麻的小雨,冷冷的风直往她脸上吹,女孩心不在焉,发间顶着细小的水珠也毫无察觉。
    一把灰色雨伞盖住头顶,陶幼心目视前方,看到一双熟悉的篮球鞋。
    这好像是她送某人的生日礼物。
    “许嘉时没有很难追。”少年撑着伞,单膝蹲在她面前,“只要陶幼心开口,他会自己走过去。”
    女孩撇开脸,故意看向别处:“骗人,那他为什么还不跟我表白?”
    许嘉时凝视着面前的女孩:“因为他也不知道怎么说。”
    陶幼心回头,睁着圆溜溜的眼睛问:“喜欢两个字很难吗?”
    许嘉时倾斜雨伞,将风雨挡在两人之外:“喜欢两个字不难,他只是怕把小呆鹅吓得飞走。”
    女孩鼓起脸颊,伸手扯住少年敞开的衣摆,小声道:“不会飞走的。”
    “这么乖。”女孩惯会撒娇,许嘉时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所以你到底什么意思?”她今天一定要从许嘉时嘴里听到明确的答案。
    “你当初不是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少年缓缓抬手,点在女孩眉心,“我喜欢的人,在这。”
    第一天早晨,他给陶幼心打电话无人接听,因为对方静音。
    第二天实验课,傅云港悄悄透露消息,当他放下手里的实验跑回教室,陶幼心已经离开。
    今天的篮球赛,他听到鹿西娇跟傅云港的安排,于是答应前来。
    他终于找到那只迷失方向的呆头鹅,将她稳稳牵在手心
    陶幼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物理学院篮球场回到宿舍的,只觉得整个人漂浮在空中,脚尖没沾过地。
    她慢慢踏进宿舍门槛,轻轻坐在凳子上,拿出手机一顿猛敲:
    “姐妹们!”
    “我我我我我。”
    “许嘉时跟我表白了!”
    消息发出十分钟,无一人回应,好似秋风卷过残叶,充满悲凉。
    陶幼心怀疑自己手机出问题,又把刚才的内容重发一遍。
    小呆鹅:我说,许嘉时给我表白了!追剧的人呢?
    赵一楠冒泡:恭喜恭喜。
    江书妤跟随:不错不错。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