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享受吧(h厨房play)

      人总是这样,得寸进尺。怨恨重回心底,最初她以为自己只是想要拆穿她的伪装——她侵入她平静的生活,难道还想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欲望在心底渐渐疯涨,一些夜里,她听到不堪入耳的声音;又一些夜里,她窥见她的风骚,生出更多欲望,想要知道她的上一段婚姻,她究竟是怎样的人,她惨遭抛弃的女儿……她也惨遭抛弃,父母刚离婚的时候,她偷听大人的聊天,男人说孩子还小,需要妈妈,之后他果然给她找了新的妈妈。凭心而论这些年,赵环尽到一个妻子、后妈的义务,林拾叶站在橱柜下,看着赵环周旋在厨房的身影,褪下戒指的手已有些粗糙,她原本不用做这些琐碎的家务,但总将自己扮得可怜,处处彰显这个家需要女主人,她的出现,竟像拯救。
    馄饨在煮沸的汤锅里翻滚,林拾叶走到她的身后,过近的身体距离让赵环害怕,抓着汤勺的手也不由自主地颤抖。
    “你很怕我?”林拾叶声音压得很低,让赵环怀疑她根本没说话,是自己幻听。
    她当然怕她,在这件事发生以前,她就怕她,只是维持着表面的母亲对女儿的关爱,她知道林拾叶一直都没有接受她。事情发生以后,她近来有一些释然,她不过是想侵犯她的身体,“不过是”,又说的有些轻巧,她难以揣测林拾叶到底怀着什么心思,索性不去想,尽力让自己忘掉,没有什么事情是会永远被记得的,曾经她有一段糟糕的婚姻,在婚姻中受过伤,不也忘记如前尘往事,日历撕过一页再一页,她会将现在所受的羞辱也忘掉。但现在林拾叶的手正探入她的裙底。
    赵环又变得浑身僵硬,林拾叶在她身后冷笑:“他射进去了吗?”
    “你们还想要个孩子?”
    手指挤在粘腻的肉缝里,林拾叶的指甲轻轻剐蹭着她的穴口,勾出一股热流。她身下再起反应,慌乱中碰掉汤勺,滚开的热水飞溅到胸口,赵环浑然不觉:“我已经四十岁了。”
    “四十岁也能生。”林拾叶的手掌严丝合缝地贴在她的肉穴上,承接着那股热流,两根手指粗暴地抽插,发出水声。
    赵环腿软几乎要站不住,她又在厨房侵犯她,这种记忆会伴随多久……比噩梦还要痛苦,上一次的阴影被加固,要永远持续下去。这一次,男人还在家里,赵环像抓住救命稻草,粗重的喘息盖过她断断续续的呓语:“他要下来了……”
    “他会听到……”
    “那你就喊出来,让他来看。”林拾叶并未因她搬出男人而害怕,另一只手隔着睡裙揉捏她的双乳。睡裙领口太大,让她得以看到白皙乳肉上没来得及消散的指痕,眼底神色更加晦暗:“他和你做一次,只有五分钟,你真的爽吗?”
    身下手指加快速度,毫不留情地撞击着赵环的两瓣阴唇,向更深的地方插入,捣得她穴肉软烂,喷出的淫水淌满大腿,失禁一样,赵环又痛又爽,彻底卸力,整个人被林拾叶拥在怀里才勉强站立。
    “被我操,你很享受吧。”林拾叶又开始蛊惑她。扯低睡裙领口,肆意玩弄着她的双乳。她一低头就能看到,却也只能看到她骨节分明的手,和自己发硬红肿的乳头。
    赵环被刺激到忍不住双腿痉挛,彻底不受控制,眼前发黑,虚脱一样倒在林拾叶怀里。
    听着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赵环从高潮中回过神,林拾叶的手不知何时离开了她的小穴,裸露在空气中的双乳也重新被布料包裹。赵环心虚地环视四周,林拾叶正乖巧地站在她身旁洗手,洗完手将锅里煮好的馄饨捞到碗里,问她需要加什么调料。
    男人则穿着整齐的成套睡衣走到餐厅桌前,对厨房里发生的一切丝毫不疑,低头看着手机。
    如不是身下被撞击过的阴唇还在发痛,她也会当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林拾叶端走两碗撒过葱白的馄饨,回头看她一眼,确认她衣服没有异样就离开了厨房。赵环却感觉身下好像有异物,才走一步她就差点叫出声。
    餐桌上,赵环刻意隔开男人坐,远离他们父女。林拾叶微微笑着,赵环刚才喷了太多水,越擦越多,她拿冰箱的蜜杏塞了进去,让她不至于湿透睡裙,显得难看。她该谢谢她。
    赵环却瞪着她,在明亮的餐厅灯光下,她脸上高潮过后的余韵一览无余,额发被汗液浸湿,双颊满布红潮,好在男人没有抬头,仍然看手机。
    ————————
    是评论宝宝的点梗,夫目前犯一下!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