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室(上)

      自男人回来后,林拾叶一周没有回家,周末两天也找借口说学生会有事,留在学校。准确地说,是自上次浴室之后,赵环本该庆幸,但那天餐桌上的对话让她久久不能平静。她对她并未尽到一个母亲真正的关爱,如果说是因林拾叶并非亲生孩子的缘故,那她对陆平就更疏远,她不算一个称职的后妈,也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她太过自私。
    陆平对此没有过多的想法,林拾叶的从中作梗只是加重了赵环的心理负担,她认不认回亲妈都还是要过自己的生活,艰难的生活。
    规矩上课一个多月,天气变冷,陆平的头发长到齐眉的长度,快要盖住眼睛,和沉望青仍旧偷情般同居,偶尔在周末去到S城异地约会,她没有再提起那件事,只是隔几日上网看看,网上也没人“知情人”更多的爆料,或许是曾被偶遇,很正常,学生讲老师八卦往往捕风捉影,她们不在公开场合做亲昵举动,似乎没什么好怕。
    “没什么好怕的。”上课前,沉望青站在教师休息室的窗户前,门没有锁,只是单纯地闭着,但陆平还是频频望向门口。
    “不怕有其他老师来吗?”
    “我们不做什么,被人看到也只是我在与你谈话。”沉望青说。她今天到的太早,坐在这里等待上课铃响忽觉无趣,给陆平发了消息。
    陆平早上懒起,迟到中午才醒来。昨晚做过一次,她没有下楼,就睡在沉望青旁边,但出门时,两人岔开,沉望青让她先走。陆平搭上公交车来学校,她刚好开车出地下车库,竟比陆平早到,提前半个钟头就到了教学楼。冬日午后安静的教学楼像梦境重现,缺乏生机,新校区没建几年的楼体也显露出久经日晒的昏黄颜色,休息室里暗淡发灰。陆平进来时,她正打开窗户安静地吸烟,她讨厌烟味,只是偶尔心情烦闷、为使自己平静下来才吸烟,或者饮酒,但今天有课,她又不能饮酒。
    她们近来说的太多,在空旷的休息室里反倒无话,因怕被人偷听了去,教师休息室几乎有一间小教室大,说话都带着回音。如此沉默了一支烟时间,陆平说到她昨晚提起的话题:“要不要雇人查他?我记得电影里都有这样的桥段,雇……私家侦探之类。”
    “他”是指沉望青老公。沉望青自上回说到离婚话题,就常常与她分享自己家里的事情,但说出来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期望陆平作为参谋提出什么有用的方法来挽救这段岌岌可危的关系。如真到了那一步,她该找的是律师,显然现在还没有,她只是说说,说男人或许也出轨,疑似真正坠入爱河,和办公室秘书,这也是猜测,中年夫妻各自出轨,当然都是身边人,她是老师,便出轨学生——原本不是学生,可惜事有凑巧。
    灭掉香烟,沉望青坐到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陆平:“你不希望我离婚?”
    她离了婚,她就不再是小三。
    她这么漂亮,想要再婚应该不难。
    难道她会和她走入一段正常的恋爱关系?
    陆平被瞬间闪过的想法淹没,坐在沉望青对面的沙发上半晌无话。她今天穿一件洗到发白的蓝色帽衫,沉望青看着刺眼,这衣服实在太陈旧,泛白的蓝色衬得她容色可怜没有血色。她想起来,出门前她们没来得及吃饭昨夜做爱消耗又掉太多体力,门背后的镜子只照她容光焕发,像吸血的妖怪,距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她问她要不要吃点东西。
    陆平自然地想到其他,甚至忽略沉望青平常而非撩拨的语气,伸出的手触碰到她裙角时,沉望青才反应过来,她将这话当作性暗示。
    两人双眼对上,陆平的手停在她的膝盖上,隔着丝袜传递出掌心的热度。
    也没什么,二十分钟,可以做很多事,沉望青没有解释,任由她误会下去,自然地打开双腿。以前的陆平不敢如此大胆,刚才她还在害怕这里被人闯入、看见她们单独相处,但渐渐她发现沉望青喜欢在这样的场合……公共空间的半私密场合做爱,她们在她家地下车库做过几回,没拉窗帘的窗前也做过几回,工具新添,她买来穿戴,她挑选情趣内衣,一切都在向更加淫乱的方向发展。
    沉望青的丝袜里穿着T型无痕内裤,陆平跪到她裙下一眼看到,晃神地刹那以为她又没穿内裤。她发消息叫她上来之前,陆平就有着这样的猜测,在办公室做,她幻想过多次,有时都不知是沉望青的欲望作祟,还是她的欲望。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