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关系

      陆平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她认为她们只是纯粹的金钱交易的肉体关系,做这行的,最忌讳的就是爱上客人——她近来在沉望青床头看到的港版书里,也看到这样的故事,小姐反复爱上恩客,结局凄惨。竖排很吃力,繁体倒好识读一些,沉望青在文学院里教古代文学一门课,课本也是繁体,但她与文学院无缘,她都算不上是她的学生。
    “她是老师。”陆平的解释苍白无力。
    林拾叶笑笑,她并未看到陆平如何看向讲台,只是想起开学第一次上这节课,陆平在手机里偷窥沉望青的脸,那时她一门心思想刺激赵环,引诱陆平去她家,没有过多注意。现在陆平奇怪的表现又让她提起兴趣,没想到她会对美丽高傲的文学课老师念念不忘:“老师也没什么,只可惜是她。”
    “她怎么了?”陆平对她语焉不详的一句话产生好奇。
    “她家庭幸福,生活美满。”林拾叶将学院里听来的八卦分享给陆平:“她老公很有钱,这不算什么,她老公的妈妈据说是学校前任校长,后来高升。”
    陆平心里淡淡的,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关于沉望青家庭的二手信息,她竟没有太多波动。
    “赖以生存的一切都由丈夫提供,她与学生从不交情过密。”林拾叶再作补充,饶有兴味地看着陆平。
    过了很久,陆平才自言自语般回答:“我没有喜欢她。”
    她是要当小三的,这叫不忘初心,说喜欢未免奢侈,好像有野心要与人一生一世厮守似的。她的野心仅止于攒钱,脱离这种生活。现在有一份哄骗有钱女人的能力,也未必能算作她的本事,被沉望青包养这么久,她并不觉得自己有说话艺术上的精进,也不时刻记得她是她的金主而主动讨好,她们太像一对自由恋爱的情侣。
    是沉望青对她的纵容。
    陆平的反应让林拾叶不满,后半堂课一语不发,直到下课时,才笑着提醒陆平:“她忘记拿书,你还有机会。”
    陆平坐在原地不动,知道林拾叶对她的关心从不出于善意,今天算自己引狼入室,主动要她坐过来。
    “她这样的女人,我怎么会有机会。”她想林拾叶是要听这句,不再否认自己喜欢沉望青。林拾叶从一开始就在摧毁她用力伪装出的一切,戳穿她的兼职工作、她的家庭背景,现在她认为她喜欢文学课老师,就告诉她,这是怎样一个她高攀不起的女人。
    林拾叶在沉望青上电梯以前追出去,将讲台上的课本递还给她。沉望青微微皱眉,她没想到会有学生多管闲事,她留下课本,原意是让陆平拿的,但还是礼貌说了谢谢,抬眼看着远远跟在林拾叶身后陆平。
    “你和她说了什么。”晚上回到家,沉望青第一句就先审问:“那个和你同桌的女孩。”下午林拾叶打量的神色让她不舒服。
    “你们关系什么时候好到坐一张桌子了?今天又没人强迫,是你主动。”
    沉望青已经换过衣服,脱掉了那条划破的丝袜,整个人包裹在棉质的白色睡裙中,看起来温柔随性。陆平却还在想课堂上发生的一切,她让沉望青出丑,如果林拾叶知道她们的关系……她不敢想下去。
    “还是她给你说了什么。”看着陆平失魂落魄的样子,沉望青的语气柔和下来。
    “我忘记拿书,就让她坐过来。”陆平小心地解释,站到她面前。
    “她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故意引起老师的注意。”
    沉望青稍稍愣神,随即抬眼看着陆平:“你怎么说?”
    陆平一时无话,她该怎么回答,面对林拾叶,当然可以表现出自己不配,绝无野心,面对沉望青,她不知道她想听自己怎么说。
    沉望青靠在新买的沙发上,继续道:“那你今天为什么要站出来,惹她怀疑。”
    陆平站起来时,她也吓了一跳。她不是一个没有魅力的女人,学生捣乱想要引起老师注意,也在情理之中,但今天捣乱的人是陆平,就让她不解。
    陆平犹豫很久,忽然道:“我还以为你会问我是不是喜欢你。”
    沉望青哑然失笑,她们已经睡过那么多次,这个问题实在没必要,在她的认知里,不会有第二个答案,在陆平那里,竟值得商榷。想起来她们同居、做爱,无论床上床下,陆平确实没说过喜欢之类的字眼,沉望青这时才感到微妙,脸上笑意渐渐淡去,从沙发上起身,走到餐桌前。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