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暗流涌动 y uzh ai wuvip.c o m

      在a栋教学楼上完两节选修课,琥珀伸伸懒腰,准备去隔壁b栋教学楼找纳西。
    她昨天学到了一些传统占卜法,只用一些木棍、贝壳和石头就可以占卜了,她竟然真的用这个占卜法找到丢失的袜子,她一定要好好展示。
    不能预言未来也没关系,咱们起码还能找找袜子。
    琥珀兴高采烈地……扑了个空,教室空无一人。
    这间教室处在高楼层背光处,本来就没人,阳光还照不进,显得空空荡荡,阴森苍凉。
    “咦……”琥珀抱臂摩擦突起的鸡皮疙瘩,快步逃离,心里想着先去上个厕所再找。
    厕所更为糟糕。
    清洁工具乱作一团,横七竖八躺在地上,都有损坏的痕迹,红色不明液体混合污水凝结在地板。像是有一群人在此打架斗殴过。
    她捡起清洁工具,摆放在一旁,瞥到最后一个隔间的把手被拖把卡住。
    不会有人被关在厕所隔间里了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琥珀急忙跑过去把拖把拔出来。
    一个无比熟悉的人,蜷缩在地上环抱住自己的双腿,脸埋在膝间。
    可怜、无助。更多免费好文尽在:i5 2yz w. co m
    似是听到了声响,他睁着水汪汪的蓝色眼眸,茫然无措地抬起头。
    血从额头绵亘到下巴,像一条静止的瀑布,触目惊心。
    “纳西……”琥珀慌忙蹲下去和他对视,从口袋里拿出手帕给他擦血,“谁干的?”
    他摇摇头,“没事……”
    “什么叫没事,你不要这么好心了,以前他们对你呼来喝去也就算了,但现在已经造成人身伤害了!”琥珀激动地叫起来,这么多血,她都快被吓死了。
    琥珀小心翼翼扶他起来,“我先带你去校医室,那些人之后再说。”
    在治疗这件事上,纳西倒是任凭摆布,乖乖的,校医处理伤口时手法粗暴,也不叫一声痛,看得琥珀又心疼又气,一直让校医轻一点。
    等处理完伤口,琥珀才突然想起,她和伊莱亚斯约定好,今天上午10点要在图书馆写题。
    完全忘记。
    超时一个小时。
    她不可能把纳西一个人丢下,也不知道伊莱亚斯还会不会等着,那个怨夫,估计满脸哀愁地在等。
    似是看出她的为难,纳西劝慰道:“你是不是还有事情要处理,不用管我的。”
    “没什么事,只是我和别人约好要去图书馆做题,我先去和他打个招呼下次再约,我不太放心你一个人。”
    琥珀还是很心虚的,放人鸽子一小时,得想想怎么哄。
    没想到,伊莱亚斯居然没有面色不虞,看到她的时候很高兴,看到纳西时虽有0.1秒的厌恶表情,但也很快调整好。这人越这样,她越心虚。
    解释了迟到原因后,伊莱亚斯惊异地捂着嘴,她居然以为他要关心纳西。
    她真是大错特错。
    “您真是太善良了,拯救了一个落难的……”他崇敬地说,顾忌用词,“呃,一个可怜虫。”
    接着,他又说了一堆赞扬琥珀的颂词,直到被琥珀一脸无奈地打断。
    纳西垂着眼睫在一旁听,蓝色的眼瞳像一潭死水倒影,石子也砸不出涟漪。
    纳西突然借口说自己要去一下卫生间。
    “你小心点哦。”琥珀叮嘱。
    伊莱亚斯起身,“我去安慰安慰他吧,毕竟经历了这种事。”
    真的能行吗。她持怀疑态度,不过她在这里,伊莱亚斯也不敢做什么。
    纳西在盥洗盆处的镜子前整理头发衣着,透过镜子,他看到伊莱亚斯缓步靠近。
    镜子照映出两人。
    狼狈可怜;美丽夺目。
    “真的很可怜呢,这么重的伤。”伊利亚斯假惺惺地用手指在眼下摸不存在的泪水,转瞬脸色一变,慢条斯理诘难,“你是什么东西?老鼠,也想登堂入室吗。”
    纳西唯唯诺诺,小声道:“抱歉,伊莱亚斯大人,我知道……我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你,伤口只是一些意外,我没有别的意思。”
    恶心,居然和梅塔那家伙如出一辙的假。
    “别演戏了,我没兴趣看,你想做什么你自己知道,如果你觉得舞台不够大,我帮你搭一个更大的。”
    伊莱亚斯猛地转身,红发似鞭子一般甩打在他脸上,火辣辣的疼。
    “伊莱亚斯大人,你也会哭吗?真的很可怜呢。”看着走到洗手间门口的伊莱亚斯,他突然开口,声调平和有礼。
    闻声,伊莱亚斯偏过头,神情迷惑又不屑,只扔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少妄想奇怪的事,以及别学我说话。”
    纳西畅快地笑出声。
    预言,仍会带来灾祸。
    他人的灾祸。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