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勾引

      才做了三道选择题的功夫,伊莱亚斯就回来了。
    “这么快,你安慰得怎么样了?”琥珀很好奇,他这张嘴居然还会安慰人。
    伊莱亚斯落座在她右侧,态度温驯,“放心,他看起来很感动,我一向很会安慰(威胁)人。”
    呵呵,你最好是。
    过了好一会儿,纳西才从卫生间回来,是完好无缺的,她这才放下心来。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在图书馆写作业了,到午餐时间后再走。
    琥珀碰到一道难题,想着想着眼神飘飞,飞到她右手边的伊莱亚斯身上。
    及膝长筒靴与超短裙之间的是——破洞式黑丝袜。伊莱亚斯的腿纤瘦匀称,但在紧绷的丝袜下仍会微微勒出红痕。
    科林斯冬青在炼制耐寒药第四步……丝袜为什么这么……不对……科林斯冬青……
    “好看吗。”湿热的吐息、压低在胸腔里的调笑声,吓得她一激灵,正襟危坐死盯练习题。
    放置在腿上的左手被悄悄拉到右边。
    她僵硬地看着题目,触感反而更强烈。丝袜是磨砂感,手指被引导向前,肌肤柔滑,手像滑冰般毫无阻塞地探进去。怪不得那些霸道总裁文总喜欢写什么“小妖精,你在惹火”,她现在也好想说这句话。
    琥珀边瞄周围的环境,边对他做口型:有人在。
    伊莱亚斯毫不在意地拉近距离,让两人紧密相贴,又装模作样去看那道让她卡壳的题目,悄声为她仔细讲解知识点。
    在外人看来,这两人正认真研究习题,不相干的人又从何得知这内里的缠绵与亲密呢。
    腿上的热度,从手心传达到耳垂和双颊。
    天啊,明明在占便宜的人是她,为什么羞耻的还是她?!
    琥珀决定放平心态,反客为主。手指从丝袜破洞的缝隙间伸进,细细抚过。
    伊莱亚斯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所以这道题选A……”
    琥珀心不在焉地点头。手越往里探,热度越高,直至隔着一层布料摸到一个硬挺的鼓胀物,她这才发现他硬了。
    琥珀转过头,不可思议地对他挤眉弄眼,只是摸了几下而已,而且不要在图书馆这种公共场合与知识圣地发情啊!
    “请不要分心,继续吧。”伊莱亚斯神色正经,用指节敲敲习题册,提醒道。
    一语双关。
    继续做题……以及,继续爱抚。
    狗东西。琥珀手下使了劲,直接握住那一团硬物揉捏,像捏面团一样。
    琥珀随便指了一道题,故意说:“给我讲讲这道题。”
    伊莱亚斯面色平静,右手抵住嘴在认真思考,耳垂却渐渐染上绯红,呼吸也开始紊乱粗重。
    这你也能爽?!她发誓真的很用力。
    图书馆内的钟敲响12下。
    琥珀感觉左手的柚子被拉了拉,吓得立马收回手,她差点忘记纳西坐她左边。
    “到午饭时间了,我们去吃饭吧?”纳西问她。
    表情没什么变化,纳西应该没有发现什么吧……琥珀侥幸地想。
    她点点头,收拾东西,“伊莱亚斯,我们先走咯。”
    “我也要一起。”伊莱亚斯被打断后很不爽,面色不虞地乜斜一眼罪魁祸首。
    “不要。”琥珀干脆利落拒绝他,头也不回地走了,“你这种优绩生去你们自己的餐厅就好。”
    我们,你们。这些把两个人撇开得干干净净的词,在伊莱亚斯听来刺耳得很,他以为他是主的所有物,可这件所有物对主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他第一次如此悲哀地意识到,
    他不被喜欢、不被需要。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