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朋友所不能做的事 z ui jile. c om

      在知晓朋友遭受校园欺凌后,琥珀传统的学生思维让她选择找老师。尽管看起来没用,事实上也真的没用。
    学生管理处的老师听到什么“欺凌”,连眼都没抬,扔给她一张表格,让她要在指定时间填完并递交,不要耽误老师下班时间。
    “这很严重,那些人欺负我的朋友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最好立即处理。”琥珀激动地挥着那张表格,像挥舞游行的旗帜。
    老师只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冷漠样子,“按流程来,既然这么严重,你的朋友应该亲自过来。”
    去你大爷的流程!如果哪天有颗陨石要砸到学校来,那这些跟机器人一样的老师,也只会推推眼镜,拿出一迭表格说按流程来。
    尽管如此,琥珀还是拿着那张表格去到教室填写,她已经预感到这张表最后的命运归所是回收箱,但她还是要填写,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教室空荡荡,所有人都去吃饭了,只有纳西趴在桌上睡着,窗外的风很轻柔,他的蓝色发丝像花蕊般温柔舞动,肌肤白皙得透明,像用铅笔细细勾勒出的线条,一擦就会消失。
    琥珀静悄悄坐到他旁边,盯着看了很久,她突然发现他有种非人的美丽。
    伊莱亚斯的美是鬼气森森的林中之血,那血毫不留情地灼烧整个森林;纳西的美是冬末最后一捧细雪,脆弱易逝,阳光使他温暖,也加速他的逝去。
    “唔……我们是朋友吗?”纳西慢慢醒来,一睁开眼就看见琥珀盯着他看,他还沉在梦里没缓过来,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没头没脑问了一句。更多免费好文尽在:x unhuanli.co m
    琥珀正过身去,开始填表格,“是呀。”
    “你和伊莱亚斯……也、也是朋友吗?”等他反应过来时,话已经脱口而出,顿时感到羞愧,他有什么资格问呢?
    “啊?不算吧,”虽然奇怪他为什么要问这个,但琥珀思考了一下回答,“他更像是、是……我也说不上来。”
    “你们……好像很亲密……这也不算是朋友吗。”非常明显的失落语气。
    琥珀停下笔,看着他微笑道:“哪有,他很烦人。”
    有这样的回答就够了,停止,不要再说了。
    他的理智让他停止说话。
    可是,“我只是看到……你们抱在一起……”
    快停下!
    不要说出来!
    “我不是故意看到的,对不起……为什么我们不能那样……”
    好了,一切都无可挽回,已经无法停下了。
    他一下子大汗淋漓,双手捂着脸,眼睛不敢看面前的人,脑子里像有无数时钟在响,它们的秒针和时针一样慢。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他陷入一场无止境的惶然中。
    琥珀目瞪口呆地僵坐着,脑子里还没完消化纳西说的那些话,难以置信,这算是什么?
    喜欢她?
    安静,好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琥珀看着他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不禁怜悯起来,他应该太缺爱了,所以随便碰到一个对他好的人,就要把真心都剖出来,以后很容易被人骗的。
    “纳西,我真的把你当成朋友,我也不会怪你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不要难过好吗。”琥珀把纳西的手拉下来,看到他居然真的流眼泪了,感觉他傻得可爱。
    她凑上去,嘴唇一点点把眼泪抿干净,纳西不知作何反应,愣在原地,瞳孔骤然放大,绯红爬上他的双颊与脖子。
    “不哭了好吗,”她感觉自己在哄小孩,“我和伊莱亚斯确实没什么关系,就是这样。”
    那只虫子单方面缠着她而已。
    纳西想要擦一擦脸,但一想到刚刚琥珀亲了他,就立马放下手,脸更红了。
    可是还不够,只是这样还不够,因为是朋友才不能更进一步吗,可是他已经无法止步了。
    “砰砰”
    教室门被敲响,两人不约而同往门口看去。
    伊莱亚斯逆光站在门口,像镀上一层神圣光辉,他神色晦暗不明,似笑非笑,“真是打扰您了,但我有要事要说,旁边的无关人士可否回避。”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