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影迌刚刚扯下一只僵尸的脑袋,便敏锐的察觉到千旋动了动。看到她双脚离地飘浮了起来,它连忙一口吸干了手中僵尸的魂力,往千旋飞奔了过去。
    待它稳住身形后,千旋轻飘飘地降下,立足在它头顶。
    影迌等了片刻,发觉千旋没有动静。它好奇地放出神念探去,只见她正一脸肃凝的仰望着天空,视线仿佛穿透了灰鸦鸦的云层一般不知落往何处。
    “千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影迌察觉到一股奇怪的波动,不似法术波动,但确实有感觉到什么,不由担心的问道。
    千旋回过神来,收回了视线,她面无表情的说道:“没什么。”
    “没什么是什么啊?”
    “看到时预罢了。”千旋难得的没有厌烦它,低头想着心事。过了片刻后,她似乎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低低自语道:“咎由自取。满身杀孽之人,终究逃不过这一劫……”
    “啊?什么意思……”影迌不解,正欲再追问下去,忽然间,它却全身猛地颤抖了一下。
    在它眼前出现一只白嫩纤细的手,径直插进了它独眼上方的软肉当中,随即一股浓郁墨黑的能量流进了它体内。
    在君王的魔力之中,有一种能量是千旋无法吸收消化的,只有死亡世界的原住民方能受用。
    那便是令得死尸复活,重新拥有基本灵智的亡灵本源之力。这种能量并不属暗灵魔法一系,准确说是死灵系和暗灵系的区别。是以,若不能将这种能量排出体外,千旋也极有可能会被这世界同化。但要分离也极是不易,最简单省力的办法莫过于直接渡给影迌。
    可如今影迌也不太需要这种能量……
    若是以前,这绝对是一份大餐,可它现在已经是肉身,算半个生命体了,死亡能量可以吸收,但得少量吸收,转化起来也颇为费劲。但千旋大人的‘馈赠’它又怎敢拒绝?影迌还是挺会自我安慰的,至少在这一刻它感觉到和千旋的关系无比的亲近。
    随着那股冰冷的能量渐往体内渗入,影迌那大肉球状的身体表面,慢慢像个癞蛤蟆般鼓起了许多疙瘩。这些疙瘩大小不一,如水泡般不断蠕动,发出极细微的卟卟声,散发出浓厚强烈的死亡气息。
    紧接着,它的身躯又变了变,时而鼓胀的像吹起的气球,不断的膨胀变大,时而又突然干瘪往内深深塌陷,依稀塌成个人形的轮廓,表层的皮肤萤亮透白,看上去却有着奇异的金属光泽。
    就这么不停变幻了足有一刻钟,终于,变化停止了。它又恢复成圆圆胖胖的大肉球状,皮肤也渐渐松弛变回软软的肉质感。
    ——好险!
    差一点就进化出一层坚硬的铠甲来!
    虽说有了铠甲,防御和力量上都会有大幅提升,绝逼很帅气,但它不想啊啊啊啊!!!
    呜呜~~真吓死了,再来一次就真的变不回来了。不行不行,绝不能再接受这种能量了,要命啊……
    影迌在心里悲愤的干嚎着,暗自庆幸又逃过了一劫。千旋才不管它,她收回手,调整了一下坐姿。然后素手一招,将飘浮于天空中的锁魂卷咒收回掌中。
    卷轴内的世界无比广阔,弥子境界嘛,再多灵魂都容的下。可刚刚入住的‘新人团体’似乎不受欢迎,被里面的原住幽魂排斥着,表现于外便是卷轴的魔法波动忽强忽弱,在千旋手中烦躁地跳动着。
    趁她检查卷轴的功夫,影迌也赶紧先内视了一下,身体的状态倒比它预想的要好。它化出一条拇指粗细的触手,猛的挥出,击中了一块四米见方的巨石。巨石在它眼前爆成了满天星尘,连一丝石粉都没有留下。
    嗯~不错不错,影迌甚是满意。力量上虽然比它从前的骷髅身逊色了些,可柔韧度好啊。骨魔那老奸巨滑的从前总爱抢它地盘,如今也算连本带利收回来了。嘿嘿,回头把他的身体找来,用那些骨头制成武器也不错。剩下的边角余料还可以给千旋打磨个项链什么的。头骨制成头盔,头顶上那两根长角威风凛凛,且有终年不息的火焰,千旋戴上一定美煞人也......
    自己没长角便羡慕了人家几万年的家伙,用它那独特的美学艺术小小的意淫了一阵后,思绪又回到了刚才的问题。略一思忖,影迌小心的开口问道:“千旋,你刚刚的时预,指的是昊焱吗?”
    千旋朝身下瞥了一眼:“天机不可泄露。”
    “我知道...”预言术有许多忌讳和讲究,千旋无法透露更多,但不弄清楚影迌心里发慌。
    琢磨了片刻,它试着换种方式询问:“那,我们要不要在这界多逗留一阵子?待那边诸事平定,你所预见的情况发生后,我们再回去?”如果猜想属实,这么定然就安全许多。
    影迌这话,只因她俩算是逃到死亡世界来的。
    被昊焱从夷人山谷带走后,千旋极为虚弱,自是面对昊焱的任何行为全无抵抗力。
    而心上人在怀,却萎靡羸弱,昊焱又能做什么呢?无非是无微不至的小心照料着,看牢她,让她不再有机会离开。
    然而千旋的情况每况愈下,时不时的吐血,陷入昏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那仿佛眼睛一闭便会长睡不醒的模样令得昊焱惊怕不已。在办法用尽不见起色的情况下,昊焱询问过言芷枫后,主动拿出了卷轴交予千旋以期让她稳定伤情,施了结界后人便火速离开了,貌似打算去取回另一个莲妖火种。
    待昊焱一走,影迌的意识立马被唤醒,它取出卷轴中半成品的身体,勉强带着千旋传送回了死亡之地,但留在原本世界的坐标仍在昊焱手下暗枭军团驻扎的营帐里。
    此时回想起来,影迌才发现千旋的心思有多么深沉。她刻意压抑着自己的神魂之力扮柔弱,骗得昊焱放松警惕,甚至还算准了那个光系法师不会揭穿她,算准了去往异界后,昊焱无法追来,无法定位她们......可她是怎么知道死亡世界的情形?又怎么估算出得到卷轴后它的力量便足够她们横跨空间,而不至于被时空缝隙中的风暴乱流给绞碎?
    其实言芷枫又哪里是顾念交情不揭穿,她只是也无法确定摸不准千旋的病情罢了。被贴上了细思极恐标签的人儿,此时却拢着烟眉,低低回道:“不,我得尽快回去...”
    随着一年期的临近,神预之力逐渐复苏,那些凌碎杂乱的画面中,千旋预见的不仅仅是昊焱。
    众皇齐聚,尸横遍野,天地变色,大决战之日......
    “可是你的身体恢复的速度也太慢啦。”影迌嚷嚷道,就是回去也打不过呀!
    死亡世界君王们的力量,其实与爵皇相比亦不相上下,若是在全盛时期,影迌根本无惧昊焱。可他们的敌人不止一位爵皇,另外,还有契约一事……千旋这身子骨,明明一连吞噬掉叁位君王,如此强横的能量聚合在一起,就是撼山灭海、起死回生都足够了,可她却仍旧一幅不好不坏,能坐不想站、能躺不想坐的德行,都白吸收了不成?无底洞吗?!
    咦?难道……
    影迌忽然大叫道:“呀!你该不是把吸收的能量用于别处了吧?”
    它的声音过于尖利,千旋皱了皱眉,低斥道:“你无须过问。”
    “你——”见她这态度,分明是默认了,影迌气的想跳脚。如果它有脚的话。
    千旋可不想听它罗嗦,不容置喙的道:“我自有分寸,此界天地间的暗灵元素便足够我疗伤。君王的魔力精纯,我得积蓄力量尝试突破,不容有失。”
    放屁!
    影迌险些就爆粗口了。在它还是破破烂烂的低阶骷髅时,都知道得先把缺少的肋骨补足了再去干架,千旋这根本是本末倒置!
    可是和这个固执且一心追求强大的女人讲道理,被气死的也只有它。影迌唯有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再来好言好语的相劝:“我知道你心急,可咱先把身体养好成不成?你知道,力量越强大,每一次提升就越危险。身体的坚韧度、灵魂的稳定性、以及对力量的悟性都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如果在临近突破时......”何况千旋只是凭借外来能量的积累便欲达到本身法术精进的目地,没有一点点的融汇贯通,无疑更是难上加难,一个不好,那狂暴的能量失去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影迌,”清冷的声音提高了一分:“你该闭嘴了。”
    影迌僵了僵,无奈只得悻悻的阖上嘴。它惹不起千旋,不过好在能在她身边时时刻刻盯着她,倘若真有危险,再及时阻止她吧。也只有这样了。
    这时,两人的交谈告一段落,千旋紫眸一转,朝静立在不远处的黑武士君王看去。
    也是奇怪,两个人耽搁了这么老半天,黑武士仍老老实实的留在原地,精铁似的高大身躯似乎被这异界的风吹成了化石一般,一动也不动。
    在千旋转头看去时,便发现他的身周凝有一层结界,那双闪着幽绿色魂火的双眼正紧张、戒备、畏惧地紧盯着她。那眼神,活像一只备受惊吓的鸵鸟,仿佛她只要一有动静,他就会把头埋到土里去。
    对上他的眼睛,千旋微微一笑,美丽的紫眸中光芒闪了闪,下一刻,黑武士竟然跨出了他所设下的禁制,缓缓向着千旋走来。
    一股强大的吸力在拉扯着黑武士的灵魂,虽然他本能的想后退,身体却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一如他刚才几次叁翻欲行逃走,却僵在原地不得动弹一般。
    那是一种精神上绝对的控制,实力上绝对的碾压,就如神对人、老鼠见了猫一般,凌驾于物种之上的强大。
    伴随着他的走动,铁链撞击地面的脆响声也一步步的接进。黑武士不断提升精神力,可拉扯和恐惧的感觉也相应增加一分,恰恰好压制住了他的抵抗。
    “千旋,稍等一下...”
    倏然间,影迌出声阻止,它倒不是怜悯黑武士,只是...
    “有件事我忘记告诉你。就在刚才,我失去了余下叁位君王的精神联系。”
    “何意?”千旋轻怔,问道。
    “那个,呃,意思是...它们躲起来了。”影迌讪讪地说道。
    死亡世界的君王之间天然有着淡淡的精神联系,凭着这联系,影迌先前可以大致判断他们的位置。而身为君王早已习惯了挑战,初时两位君王的消亡并没有引起他们足够的警觉,甚至对骨魔的建议也不当一回事。但随着骨魔君王的彻底毁灭,连求救信号都来不急发出,剩下的叁位君王终于意识到了危险,全体急眼了。他们不再束手待毙,纷纷放出精神干扰切断了联系,这下子再想在这无限广袤的世界中找到他们,形如大海捞针。
    “那可有办法?”千旋当然不会放弃原本唾手可得的力量,然而,影迌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前方却忽然传来“嗡——”的一声轰鸣。
    原来是黑武士动了。
    他挣脱千旋的震摄之力,欲遁入虚空逃跑。
    一片触目欲盲的青芒焰火亮起,在他身形消失的一瞬,便被游走在附近,尽职尽责的暗夜幽灵们从虚空中轰了出来!
    凶狠的青焰在黑武士身上燃烧开来,这股火焰灼的他双目血红,暗夜幽灵单论个体实力虽然远在君王之下,然而他们成群结队,又无实体,能自由游走于虚无空间中,怎么遁逃也甩不掉这些附骨之蛆。黑武士没办法,只好从身上猛然发出一股无形的震波,欲将其轰开,可立马又有几只幽灵被引爆。
    影迌和千旋并没有立即出手。
    望着黑武士被火光笼罩的巨大身躯,爆炸声太响,影迌不得不提高了音量,大吼着道:“我可以试着说服黑武士,由我和他的感应相辅,应该可以把君王们的位置圈定在方圆百里之内。但麻烦的是,他们也能感知到我们的行动,进而提前避开。”君王的速度都不慢,他们有无尽的时间与她们周旋,千旋却没那么好的耐心玩躲猫猫。
    “维持精神干扰要耗费不少的魔力吧?”千旋冰冷的带着穿透力的声音让影迌一愣。
    “是,是啊...”
    也就是说,无论有没有黑武士,君王们都迟早会现身,但以君王的能力也许是一两年。能够大致锁定方位,尚有别的办法可想...
    千旋思忖了片刻,才缓缓地道:“就照你说的办。只要能助我捉住他们,我可以留他一命。”
    “你听到没?”影迌分出几根触手,骤然伸到前方的熊熊火焰中,猛地一下将束缚着的黑武士拖了出来。
    “我拒绝。”黑武士眼中的血色火焰暗淡了许多,扑面而来一股尸体烧焦的臭味,却仍竭力维持着君王的尊严:“影迌,你可以取走我的力量,但你不能让我背叛。如果七位君王一个不存,世界的次序将会打乱,天地会回归最初的混沌,你的所作所为将会毁灭整个死亡世界!”
    “毁就毁了,就这么一块寸草不生的地方,也就你当块宝。”影迌嘲弄的笑了笑:“反正再过上亿万年这里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再说不是承诺过会放过你吗?”
    “您知道,在死亡世界里,存在或毁灭都没有意义的。”黑武士意志坚定地道:“我们黑武士一族成长极快,当我的灵魂回归武士墓地后,也许再有几百年,就会有另一个黑武士出现代替我。”
    “确实。”影迌发现千旋在捂鼻,赶紧再次开口,挑重点说:“如你所言,灵魂碎散了,若干年后也能再次凝聚,但若是连灵魂内核中的原始魂力都没有了,还会有重生的可能吗?黑武士,你之一族并没有生前的记忆,可曾听闻过何谓侵蚀技能,知道亿万年前的死亡世界是什么样的吗?我再问你,不断的转世重生,重蹈前世之路,你漫长的生命意义在哪里?你已经是君王了,但你有能力踏出这片死亡之地吗?”
    黑武士被它一连串的问题难住了,覆盖在铠甲里的双眼首次充满了对世界对生命起源对人生的置疑和思考。
    影迌再接再励,用充满了诱惑的口吻说道:“我去过了另一个世界,拥有了血肉和生命,感受过了活着和死亡,你不想跟着我们去那里看看吗......”
    看着震惊、沉默下来的黑武士,千旋垂眸扫了一眼影迌那光秃秃的脑瓜顶,哼,真是小看了它,脑子竟已这般灵光,看来得提早动手了。

- PO18 https://www.popofree.com